每天问问自己,你在做什么?你未来想干什么?

  沉默者  

【周叶】风声

校园文。点文。小清新。

没什么手感的胡思乱想




淫雨多日,终于盼来一个放晴的日子。

叶修又一次被不知名的学妹满脸通红的堵在墙角。

他心中默默叹气,和蔼道:“给小周的吧,我下午放学转交。”

妹子脸更加红,几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叶修只怕她直接熟在他面前,淡定补充道:“我也不喜欢伤女孩子心,但是你真的不要抱太大希望…”

“我,我知道,但是,还是拜托了!”

叶修拿着粉色信封,看着女孩子兔子似的蹿走了。

周泽楷比叶修小两年,在初中就是叱咤风云的帅哥,堪比男版秦罗敷,无奈为人寡言少语,妹子们抓耳挠腮不得近身,全部采取迂回战术,寻找叶修当自己的传声筒。

叶修被迫在升上高中后,还要每天去初中部门口等人。

下课铃响起,叶修飞似的下了楼,带着今天又收到的四封情书和可乐,踩着单车往初中部跑,初中部最近进入夏令时,放学比高中早二十分钟,周泽楷却不介意等这一会半会,就在门口的榕树底下等着。

旁人说周泽楷如同高岭之花南极冰山,叶修倒是没什么共鸣。他骑着车过去时,周泽楷正笔直地站在树下,大夏天里却没出汗,树影斑驳落在他的手臂肩膀,走过去的女孩子用余光看他,他却只盯着骑过来的单车,露出一个浅淡的笑。

叶修跳下车把可乐丢过去,顺手把情书也塞向他,“没见过几面的女孩子就这么热情,小周你在班上岂不是万人迷?”

周泽楷摇头,把情书放进书包里,开了瓶盖,听着叶修的喘气声。他的眉眼生的很好看,叶修夸过几次,就没再多说,放叶修再一次想起这个事,盯着身边从小到大的玩伴看时,突然想起一句话来。

眉如远山,眼中深海。

他一口喝完,在原地笑起了自己,瞎想些有的没的夸一个同性,简直魔怔了。

周泽楷也有车,他和叶修并肩往家里去,两人住一条街,关系硬得跟金刚石一样,从小就是叶修做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情,叶秋周泽楷在下头加油助威,后来叶秋跟爸妈去别地,叶修却待着不肯走,他和周泽楷的革命友谊经过考验,越发深厚不可摧毁。



到了晚上,周泽楷在家里拿出冷落多时的情书,一封封往里头塞纸条,回复那些荷尔蒙泛滥的少女,他虽然没兴趣和她们谈恋爱,却还是深知水晶心摔不得的道理,暖男的称呼因此跟了他几年,他拆开最后一封,带着香水味画着花藤的信纸掉出来,上面的字却让他一愣:

叶修前辈,您好。

……

这是给叶修的。

他明白自己应该收手,放回去,等着明天交给叶修,他没有权利干涉叶修的一切选择。通过情感攻势让他不和叶秋一起离开,用情书的借口换得每天一起走的幸福,已经是最大的努力。

人不能太贪心,贪心会一无所有。

他看着信纸很久,还是自虐似的看了下去。

少女的爱慕跃然纸上,他看过这么多情书,只觉得这个言辞最打动人,语句最贴切,情感最真挚,就要把他最在乎的人往远处拉。

他不允许的。

于是他默默把信看完,和信封一起收进了抽屉里。



第二天,他把昨天收到的情书又还给了叶修,叶修做这种事已经相当顺手,嬉皮笑脸说了一句:“没一个看得上的?”

周泽楷一边把牛奶递过去一边摇头。

叶修数了数:“怎么少了一份?”

周泽楷开锁的手一顿,回答:“匿名的。”

“好。”叶修把信封装进书包,催着周泽楷快走。

风把他身上没拉拉链的校服衣角吹了起来,周泽楷落后一点,看着叶修从坡上往下直冲。

拉链打在车身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少年的背影像是要飞起来。


可能未完也可能完了



评论(2)
热度(44)
© 沉默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