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问问自己,你在做什么?你未来想干什么?

  沉默者  

【周叶】采摘一朵高岭之花的正确方法 章二

依旧是恐同与深柜的小甜饼。

心力交瘁的七夕贺文,感觉混不下去了。

以及,本章主要是过度_(:з」∠)_

章二.顽石与水滴

【1】

人品丢进地心深处,作品也可以被抛出太阳系。

周泽楷想。

但叶秋似乎不是那种人。

叶导平生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很有原则和分寸。所以脏水也算是很多泼不到实处去。挖不出什么事了,记者大部分也只能闭嘴。

嘉世有两个阶段。

叶修脑残粉和叶修脑残黑。

泼脏水能力堪比饭圈萝莉,特别是叶秋解约那几天,简直马力全开。

周泽楷听着曾经叶秋的同僚纷纷落井下石,你一言我一语的爆料,头条天天换,对着这些人情冷暖,他早有体会,只是放到那个有那样目光的前辈身上,总让他心里生出点不可名状的惋惜和感慨。

嘉世说的太多和实际不符,只是他从未在意过。

【2】

周泽楷和叶修的合作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因为嘉世和叶修解约了。

叶修带着真正的身份证,走进杭州的漫天风雪里,

那晚杭州的雪特别大,穿灰色羽绒服的男人走了对面小小的摄影工作室。

嘉世的记者发布会将矛头尽数对准叶秋这个名字,而叶秋始终未发一言,沉默也是一种回答。

叶修想,叶秋这个名字和它代表的一切已经是不可承担的重量,他离开那个陈旧的世界,渴望嘉世可以真的燃烧起变革的火焰,把腐朽和败落烧的完完全全。

只是现在的他恐怕没想到,只有彻底的分崩离析,才能看到新大陆与光。

【3】

过年了,轮回的人去拜访那些已经息影的老前辈,张益玮自然是最重要的,一群人手忙脚乱的准备食物,电视机里正绘声绘色地讲着叶秋铺张浪费的细节。

这种八卦,业内就是看看笑话,真真假假圈内都看不清,圈外人追风补影就更加搞笑。

张益玮看着笑了半天。

“叶秋哪来的钱,”他说,“早期有些人还找他借了不少,估计一分没还,他那叫一个两袖清风。”

周泽楷看了看镜头前光鲜的叶秋,默默包了一个饺子。

他突然觉得叶秋这张懒洋洋的脸还挺耐看的,一分一毫都不比别人差,也没什么渣男印章盖在脸上。

赏心悦目,足以下酒。

此时的周泽楷还没有意识到,一个gay这样想是很危险的。

【3】

兴欣的发展越来越好,叶修就在片场里看到了周泽楷,他知道现在两人的合作恐怕没什么指望,毕竟兴欣不比嘉世,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周影帝肯定不是他这破庙供得起的。

他先没打招呼,转身对乔一帆说戏,他的语调还是漫不经心,内容算得上针针见血,没什么人云亦云的地方,连怎么站位怎么走路都提出要求。

乔一帆听得很认真,叶修也很满意。

缪斯周泽楷人帅腿长,就站在不远处,他走过去搭讪,“小周,好久不见。”

周泽楷点点头。

【4】

兴欣周泽楷算是有所耳闻。

叶修讲戏的声音却跟炸雷一样,把他的神志都给震出去。

这个声音他听过。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倒霉都和厕所有关,他刚入圈的时候卡戏,就是在厕所里背剧本,结果背着背着,隔壁突然传来声音,吓得他剧本差点掉进马桶里。

“这一段不对啊,”那个声音说,“哥哥的感情恐怕不只是惋惜,还有一点暧昧,你不如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弟控,多看几次。”

周泽楷没好意思回话。

那边自顾自说了起来,“相依为命两兄弟,几十年如一日,你看他们之间的互动,可不是什么纯洁的同性情谊,这个恐怕还有一点同性恋人的倾向,你可以自己理解一下。”

“我先走了,小年轻继续啊。”对面传来冲水声,那人推门。

周泽楷半天憋不出什么话,那人脚步一停,想了想又说:“不过你挺刻苦,也很有天赋,没事可以联系我问问戏,我绝对回答。”

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那人不点明自己的身份,回复也不怎么及时,却很有用,周泽楷近些年跟他联络减少,却还是会说几句话的。

两人的相似撞进周泽楷脑海里,他第一个清晰的念头居然是

叶秋第一次见面就谈起同性恋,果然是个基佬吧。


tbc


啦啦啦,下一章就是周明白自己心意啦!

评论(3)
热度(54)
© 沉默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