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问问自己,你在做什么?你未来想干什么?

  沉默者  

【周叶】家有影帝 上

陈年甜饼,相当想哭了

我为什么打tag

为什么?


娱乐圈,双影帝,架空,HE

章一.城市骨骼

“喂,你在看颁奖典礼没?”魏琛大喇喇地坐在贵宾席里,拿着电话跟叶修聊得眉飞色舞。

台上的影帝正在发表获奖感言,周泽楷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但他会演戏,三言两语就能征服听众。他穿着件价值不菲的西装,举手投足里都是被魏琛唾弃的昂贵的味道。

“你可别嫉妒得犯罪啊老魏。”叶修这边呵呵笑了笑,他看着在台上微笑的青年,眼睛不由得眨了眨,像是被小小的电视屏幕的光线刺痛了一样。

魏琛马上不服,“我看拿着刀冲上去要杀人的是你才差不多吧,看看人家,风头已经盖过当年你的英姿了,还比你帅,比你有钱……”

“那又怎样,人是我的。”叶修得意扬扬地哼了声,这股恋爱的酸臭味听得魏琛一阵不爽,想奚落几句却见现场已经开始鼓掌了,怕镜头扫来扫去留下什么把柄,也跟着配合地鼓起掌来。

等他再低头看手机时,叶修已经挂了。

尽管蓝雨推出的《藏剑》和微草的《壶中日月》都是佳品,真正叫好又叫座。两部影片一出,不少影评家都说轮回这次夺冠难,没料到周泽楷再次挑战自我,主演的《正负世界》在四面楚歌里杀出重围,坐上了NO.1的位子。

《正负世界》里他饰演精神分裂病患,白天是道貌岸然的企业家,夜晚是杀人如麻的连环杀手,身边跟着个漂亮妹子,告诉他要改变这个世界。

妹子频繁洗脑,观众愤愤不平。周泽楷的表演有张有驰,情节转折让人目不转睛,所谓的夜晚爱人,女孩站起身向他鞠躬,告诉他她只不过是他的另一个人格。

“你要走了吗?”剧中的沈华颓然地倒在阳台上,“不是只要我一直杀人,你就会陪着我吗?”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女子笑了,“我是你的善,我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你停下手,去找一个真正爱的人。”

沈华看着包围别墅的警车,有点苍凉地笑了起来,“我要被抓了,所以你要走吗?”

“我不会走,”女孩摇摇头,“我一直在你的心里,我本来就是你。”

沈华走进警车,却在回头那一刹那看到路边站着的,他最熟悉的幻想爱人。

最后是沈华疑惑而崩溃地呐喊,他问身边的警察,你们能看到那个女人吗?

警察回头看了眼公交站牌下的白裙女子,她提着个中性钱包,见有人看过来,还弯起嘴角露出个甜美的笑容。

叶修抽空去电影院里看了一场,反响相当好,观众们议论纷纷地从放映室里走出来,他怕被人认出,一直低调地等在角落里。

周泽楷发短信问他在哪,想和他出去吃饭,他回了个常去饭店的名字,迅速闪人了。

两人点了菜,扯东扯西说了几句,当然大部分是叶修在说,周泽楷只需要眨着眼睛看着他就够了,被盯着叶修有点不好意思,拉了拉衣襟故作镇定:“看什么呢?”

“你。”周泽楷还是看着他,他的眼睛深邃清澈,摘了乔装用的眼镜后更加漂亮,像是片大海样要把人溺死在其中。

“天天看还看不烦啊。”叶修干咳几声,想着包房里是不是空调开太热了。

“不烦。”周泽楷摇头,“可以看一辈子。”

叶修的脸还是沁了点红出来,连忙低下头吃饭,口里塞着饭嘟囔道:“随你怎么看。”

周泽楷眼睛一弯笑了,目光已经颇有点色气地向下扫过去,在叶修线条有力的大腿上停留了一会,再一直看到脚上的皮鞋。叶修本来就没把心思放在食物上,看他这样看着自己更加心不在焉,敲敲盘子想把后辈的节操拉回来:“想做呢?”

周泽楷狂点头。

叶修伸出手指摇了揺,“NO,别每天饱思淫欲。”

周泽楷指着自己的空盘子,表示他还没饱。

“没饱就思淫欲,饱了还了得?”叶修一脸痛心疾首,一边把汤碗拖了过去,“快吃快吃,你请客啊。”

周泽楷嘴上难赢叶修,动起真格来叶修却是个战五渣,行动派青年走到桌对面的人身旁,掰过脸就亲了上去。

他循着叶修的唇型慢慢描摹,趁着叶修张开嘴呼吸时,舌尖长驱直入,跟爱人的搅和在一起,吻的怀中人呼吸急促,脸算是彻底红了。

最后他满足地亲了亲叶修的睫毛,又把叶修揉进怀里多抱了一会,才依依不舍地退下。

叶修喘过气第一件事还是作死:“最近没少拍吻戏吧?”

“借位。”周泽楷皱眉。

叶修不说话,就是眯着眼暧昧地笑了笑。周泽楷觉得这还得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状况都来了,索性彻底放下筷子,伸手去解叶修的外套。

叶修扭扭腰想跑,周泽楷直接跨坐到他身上,堵住他的嘴继续扯扣子。

“别闹啊,好好……嗯……吃饭。”叶修说个话都不连贯了,周泽楷扒了他的毛衣,正在吻他的锁骨,他被压在椅子上看着青年的头顶的发旋,觉得自己这个一被亲就没力气的毛病必须改。

片刻后他衣衫不整地继续吃饭喝汤,周泽楷算是彻底饱了,一脸满足的看着他吃,还时不时舔舔嘴唇。

酒足饭饱,他整理好衣服,就看见青年一脸期待的望着他,他也就望回去,两人对视良久,周泽楷还是沉不住气了:“我的电影……”

“没看。”叶修理直气壮说瞎话,觉得不挫挫这人威风,自己得被压着亲。

周泽楷先是有点失望,垂着眼睫不说话,叶修马上被这个姿态折服了,暗骂自己没出息后,还是实话实说:“刚刚看了。”

“怎么样?”周泽楷眼镜唰的亮了。

“我觉得嘛——”叶修拖长音调,看着有点忐忑的青年,“这个电影……”

业内人士的评价是很有分量的,叶修的更加有,结果半天没下文,周泽楷想说句什么催催,却见桌子那头的人托着脸看向他,眼睛亮得惊人,嘴角还挂着浅浅的微笑。

“我家小周最棒了。”

拿着奖杯往下走的周泽楷又笑了,比起挂了好久客套笑容,他现在更加有人情味,像是冰河解冻。

他觉得,这万人欢呼的场面,还比不上叶修撑着脸坐在杯盘狼藉边,笑着说的那句话。

他是叶修的小周,叶修是周泽楷的爱人。


章一ⅱ.城市骨骼

街道上车水马龙,城市喧嚣得很,叶修下了车去看唐柔拍MV的现场,兴欣现在没什么名气,逮住一个露面的差事就上,一个个年轻人朝气蓬勃,也不怕忙得团团转,要去哪去哪。

片场人声鼎沸,他绕过人群,看到有个小家伙在跟导演理论,导演让他重拍,他死活不肯,说什么已经拍了八次了再拍得累死他。叶修看了一会,不由得出神。

他想起了周泽楷。

当时周泽楷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在群星闪耀的娱乐圈,帅也不能当饭吃,处处受挫。轮回的经纪人很有头脑,一眼看中这个年轻人,签了约却没给什么好机会,只靠张益玮提点提点。

张益玮当时已经日落西山,对这个新人没什么好眼色,端茶倒水全部推到他身上,周泽楷硬是闷声不吭地收下了。

张益玮男一,周泽楷混个配角,戏多压身还要当助理,自然诸多不便,没过多久就在三月份里感冒了,又怕被说身娇肉贵,一句话都没说,打了吊针就去了片场。

结果拍的正好是周泽楷落水,张益玮相救那一场,第一次张益玮像是没发现开拍一样,站在湖边跟人说话,导演也不紧不慢,工作人员也心照不宣,最后周泽楷从水里浮上来瞪着张益玮,他才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了歉。

第二次仍然如此,周泽楷也是沉得住气,干脆跟他杠上了,来来回回跳了八次水,张益玮好不容易下了水,又挑剔周泽楷表演力度不够,让他再试几次。

叶修逛到那里时,周泽楷脸都煞白煞白,抱着个毯子瑟瑟发抖,剧组其他人像是没看到一样,张益玮还有意无意的挖苦几句。

虽然看不惯,但毕竟是轮回内部的事,叶修也没法子插手,就隐了身子再看了下去,这些人心的暗涌波澜,可不比剧中逊色多少。

周泽楷又结结实实跳了几回水,再爬起来的时候腿都在抖。在导演喊重来之前,叶修终于看不下去,大步上前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我看这演的挺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再让人家小年轻往水里砸,能告诉我哪不行让我也学学呗。”

大神一开口,导演也没了底气,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叶修朝着张益玮招招手,哥们似的凑过去耳语道:“别把人丢进了脏水里,还让他继续往坑里跳啊。”

张益玮不说话,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横了周泽楷一眼,就听叶修继续说:“该来的总会来,你跟新人较什么劲?”

娱乐圈新陈代谢速度堪比细胞活动,经常是一眨眼世界都变了,张益玮的不甘心人人都有。叶修也不多客气,搬了个凳子就坐下了,美名其曰“学习学习”。他估计张益玮那群又要给他扣上几个耍大牌不讲道理的帽子,也不在乎,反正人红是非多,哪天没有他的负面新闻那才稀罕。

周泽楷这场戏就在叶修监督下顺顺利利过了,邱非来找老师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裹成球,叶修在旁撩着年轻人,同时劝他喝几口水。邱非提醒几句后,就放下杯子冲着那人笑笑,转身要走。

“谢谢。”

邱非听到了,叶修估计是心思不再这上面,也没回答,跟他打趣着就要走,还笑着说:“他跟你倒是挺像的。”

“嗯?”邱非回头看那个年轻人,他还盯着叶修的背影,眼睛里藏着什么也看不清楚。

“都倔得人没办法……”叶修叹口气,“不过他比你帅点。”

邱非:“……”

这事还没完,叶修想了想张益玮那脾气,最近有个轮回艺人的访谈,张益玮是非得说几句不中听的话来损人的,帮人帮到底,叶修当晚就登录微博。

叶秋V:

今天去片场,看到个轮回的艺人还不错,那个演配角的谁啊?

@方明华V

叶秋的微博,几年来只有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连官腔都不卖,粉丝们关注着也只能看看头像,如今一条微博一出,转发量评论数马上爆炸。等方明华满头大汗回复时,头条已经被占了。

张益玮的访谈也要掂量下叶修一席话的厉害,只能把一口气自己吞了,噎得翻白眼。

叶修摇摇头把自己从回忆里提溜出来,继续往前走,唐柔坐在椅子上摆拍,穿了件中性西服,英姿飒爽。

看见叶修,她没什么反应,淡淡点个头算是打了招呼,继续工作去了,叶修就坐在一边看着人们忙来忙去,他们过得充实,他倒是无聊得要命。

嘉世风波过去了,他也不解释那些流言蜚语,就懒懒地袖手看着,等兴欣一步步走入正轨,自有打他们脸的时候。

不远处传来几声尖叫,叶修抬头看过去,周泽楷今天居然来了影视城,戴着个墨镜,正看着自己。







糖发了,等刀子吧×

评论(4)
热度(64)
© 沉默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