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周叶❵周影帝,叶神喊你回家吃饭!上

    叶追周。我也很喜欢的一篇,已完结。
   
   
    【1】银色森林
   
    叶修搓着手站在雪地里,披着陈果给他的大衣,冷得牙齿打战。他们兴欣一没钱二没人,什么东西都要掰成两半用。
   
    他一把抹掉脸上的雪花,看了眼周泽楷那边,周泽楷也正好抬起头看过来,他的目光极是平淡,就这么浅浅的从叶修身上画了过去,落在白茫茫的雪地上。
   
    《谁主沉浮》开拍以来,不断有大牌明星加入,闪闪发光的名字点亮了演员表,老戏骨叶修和新秀周泽楷立在主演的位置上,更是吸引人眼球。叶修虽然和嘉世纷争不断,还有谣言说有官司打,可个人实力还是结结实实摆在那里,主演定了他,也没有起什么风波。
   
    周泽楷裹在厚厚实实的毯子里,手上捧着一杯热水,看着雪地发呆,他知道叶修在不远处盯着他,目光有实体似的粘在他身上,他却已经不会为此脸红了。
   
    两天前,叶修再一次向周泽楷表白。
   
    去年,叶修已经跟他在网上说过一次,他不信,这次拍戏两人遇到了,叶修就趁机亲口告诉他了,他信或者不信,都拦不住这个人。
   
    “我不喜欢你……不喜欢男人。”他试着摆出一幅强硬的姿态拒绝,然而这种招数对老油条根本没用。
   
    “要是你喜欢我,我还追你干嘛?”叶修眨眨眼睛,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我喜欢你,和你喜不喜欢我没什么关系。”
   
    想到这一幕,周泽楷忍不住侧过头又看了一眼叶修,对于叶修,他只有对于前辈的敬重和对强者的佩服,超越这些的感情,他一点也没有。
   
    叶修没有任何为此死心的征兆,他会每天早上晚上对周泽楷问好,偶尔会在重要节日送一个飞吻,周泽楷对这种骚扰完全没辙,他也不好跟任何人倒苦水。他习惯性地把这些消息咽下去,忍无可忍的那一天,他在QQ 上告诉叶修,这样让他不高兴。
   
    叶修说明白了,放下一句你要记得我喜欢你啊,就利落地断了这种联系,偶尔找他,都是些演戏的事,聊天记录一本正经,有时候会让周泽楷怀疑自己是不是记忆偏差,或者叶修那段时间被人盗号了。
   
    结果上次活动,一群大腕凑在一起吃饭,叶修又单独见到了周泽楷,他估计是喝了点小酒,双颊红得跟蒸桑拿一样,眼睛亮亮的,一字一顿道:“周泽楷,我说我喜欢你,你还记得吗?”
   
    周泽楷一僵,脊背像过了电,嘴冻住似的一句话说不出来,最后只能挤出一句“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叶修一脸情场老手的样子,看向周泽楷的目光澄澈坚定,搞得他忍不住偏过头盯着地板数格子。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叶修的目光像手掌一样抚摸他的脸,让他有点毛骨悚然,甚至觉得有点恶心,却还是忍耐着不离开,只是分神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然而叶修其实根本没看他,他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又提高音量重复了一次,他说:“一年了。”
   
    周泽楷快失去思考的能力了,这种尴尬的场面让他无所适从,打心底讲,叶修并没有做什么过火的事情,他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盖过去就盖过去,两个知情者就够了。
   
    叶修又说:“哪有什么不可能,在遇到你之前,我还以为我根本不会喜欢上男人。”
   
    周泽楷说:“请你自重。”
   
    叶修笑了笑,像是特别高兴一样抖着肩膀笑得有点失态,他又说了那句话,“才一年。”
   
    周泽楷对这个时间没有兴趣,他只想快点走,头也不回地摆脱这个泥沼,叶修疯了,疯得不知所以,他不能也跟着发病。
   
    看着他大步流星地跑走,叶修叼了支烟在嘴里,再看向周泽楷时,他已经消失在夜色中。叶修把视线投向天空,满目繁星如钻,闪得人眼疼。
   
    他咬着烟又笑了起来。
   
    即使都是圈子里的人,叶修和周泽楷过得完全是平行线生活,很少有机会能这么看着周泽楷,叶修的头就止不住往后辈那里偏。
   
    周泽楷一张俊脸放在哪都是最吸引人的,雪地里也美得不像话,就算现在盖上雪了有点狼狈,还是帅哥。
   
    那厢陈果急匆匆地捧着杯热水过来,塞到叶修手里,满脸焦急:“沐沐那边出了点事,我能不能……”
   
    “去吧去吧,”叶修挥挥手,继而又醋溜溜地说道,“你敢不敢再偏心一点啊?”
   
    “少贫几句会死啊。”陈果也就是来知会一声,关于苏沐橙的事,叶修绝对比她关心得多。
   
    目送陈果搭上了车,叶修闭上眼睛叹口气,昨晚失眠,今天小助理给他化妆化的急死,他只能摊摊手表示无奈,前不久在心里滚过好几次的剧本又被他拿出来重新过一次,这样一来就怎么都睡不着。
   
    故事其实挺简单,男主和男配约好一起闯荡江湖,喝天下最烈的酒,登天下最高的山。结果中途分开了一段时间,途中男主几经坎坷,心累无比,跟女主携手同归,不再陪男配走下去了。
   
    江山还是美人,男主选了后者。
   
    叶修饰演那个最后孤身闯天涯的男配,周泽楷饰演满身风尘陪着女主的男主,叶修把这两个人一重叠,突然觉得自己也心累了。
   
    男主选江山还是要美人,从来都没有要男配这种选择,而现在周泽楷要女友还是要事业,也都没有叶修这种选择。
   
    昨夜又下了雪粒,嘭嘭啪啪击在人心上,打得有点疼。
   
    叶修再回过神时,导演已经在催他了,他道了歉走上前,毯子一放下,一身戏装就受不了风寒,他瑟缩一下,面不改色继续往前走。
   
    好雪景已经难寻觅,只有这湖心固执的留着一点白。他们烟急火燎的等这点戏杀青,卷了行李就来这演,有几个村民劝诫,也全当耳旁微风。
   
    两人入戏又快又好,渐渐也就感受不到寒风呼啸,满天大雪里他们谈笑风生,论剑喝酒,快意自足,却都是以剧中人的身份。
   
    演着演着,叶修听到脚下冰层一声脆响,脸色一白,一句快跑还没说出口,他就已经掉进了水里,只会咕噜咕噜冒气泡。
   
   
   
   
    【2】
   
    冰渣子混着水争先恐后地往肺里涌,冷到骨子里,叶修还想扑腾几下,最后还是被别人拉上去的。
   
    虽然发现的早,这样一掉也不是闹得玩得,轻则感冒重则肺炎的,一行人又风风火火地往医院赶。周泽楷站在原地踌躇半天,经纪人催他继续赶通告,他看了眼绝尘而去的车,点点头走了。
   
    他绝对想不到,叶修醒来第一句话问的就是他的安危。
   
    苏沐橙一大早就跑去医院看他,见他这个德行,翻了个白眼道:“就你关心,人家一声不吭早跑了。”
   
    “小周本来就不怎么吭声。”叶修笑,看着苏沐橙提着的餐盒咽了口口水,“我也没指望他跑过来看我。”
   
    “是是是,估计他也就你死了才会出来意思下,我说你,喜欢人家喜欢得这么带劲干什么?”苏沐橙拿出一碗热气腾腾的海鲜粥,一边把叶修兜里的烟没收了,“你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嘛。”
   
    “你个小丫头懂什么,有本事给我谈场恋爱看看啊,”叶修看烟被收痛在心里是却不敢言,“哥演了这么多年偶像剧,总得会点什么。”
   
    “根据偶像剧,一方无条件付出的肯定是be 。”苏沐橙开始拿筷子。
   
    叶修正色:“怎么说话的了,这不还没追到吗。”
   
    “我看难,知难而退吧。”苏沐橙摆放好早餐,叶修马上开始大块朵颐。
   
    他咬着包子,口齿不清地说:“我也想啊,结果我一想放弃,就又觉得没准明天他就回心转意呢,”
   
    苏沐橙只能叹口气,对于叶修的倔她是没法子的,要她看,周泽楷哪都不好,叶修那里都好。“明日复明日,看你等到什么时候。”
   
    床上的人伸手够纸巾,抿着嘴压抑住咳嗽,他说,“我再试试,没准追着追着就不喜欢了。”
   
    苏沐橙知道跟叶修耍嘴皮子功夫是没什么用的,她站起身去拉窗帘,窗外初冬的阳光藤蔓样伸来自己的触须,迅速爬满靠窗的那一块,衬得叶修的脸又白了点,简直跟张纸没区别。
   
    “不厚道啊,我还想再睡一会。”叶修眯着眼睛。
   
    “还睡,”苏沐橙指向钟,“你敢不敢作息正常点?”
   
    叶修慢吞吞起了床,披上外套向厕所走,苏沐橙也是大忙人,看到任务完成,就打算离开。
   
    “别担心,我会努力。”叶修站在阳光下笑了,阳光挽着他的肩膀,布满他的后背。
   
    苏沐橙还想说什么,他已经转身进了洗手间,只留下在光里飞舞的微尘。
   
    周泽楷忙得焦头烂额,叶修的事被他排到九霄云外,要不是遇见苏沐橙,他真的没怎么上心。
   
    苏沐橙向来是很漂亮的,今日做的运动装代言她更是活力四射。穿着件枣红色短袄从转角走来的苏沐橙看到周泽楷,就敛了笑意。
   
    周泽楷抱歉地笑笑,他意识到苏沐橙不高兴什么,急忙道:“会去。”
   
    女生摆摆手,“如果你根本不想去,那也就别去了。”
   
    苏沐橙觉得,周泽楷这种暧昧不清的态度最让叶修脱不了身,每次他想着放手吧散场了,周泽楷就过去撩几句,又把叶修的心给牵着跑了。
   
    周泽楷站在原地想了想,终究还是决定去一趟,毕竟除了跟叶修有那重关系外,他们私交还是不错的。
   
    经纪人不介意,这种形象的营造也是必要工作,他把周泽楷送到医院,给他二十分钟时间,全副武装的周影帝马上进了大门。
   
    叶修的病房安排得挺隐蔽,他又不好直接问苏沐橙,光是绕圈子就花了十分钟。在病房门口站定时,周泽楷很幸运地发现叶修居然在睡觉。
   
    他睡觉时睡姿端正,拉开一半的窗帘刚好用光线把他分成了两半,他的脸全部藏在阴影里,腿脚又盖着阳光,周泽楷看了看,垂着头把花轻手轻脚搁在了床头柜上。
   
    他不想吵醒叶修,这一番动作甚至有点滑稽,怕打扰对方睡觉是一个方面,醒了不知道怎么说更是一个方面。
   
    比如叶修一睁眼,“哟小周来了啊,我喜欢你这事考虑得怎么样啦?”周泽楷想想这句话就觉得脑仁疼,他站在床边看了五分钟,腿都麻了,然后如释重负地叹口气,蹑手蹑脚地走了。
   
    他前脚刚走,叶修就睁开眼看那桌上的花,花瓣上还淌着水,他抽下一支百合放在枕边,看着天花板想事情。
   
    他突然想起这样一句话,是说一个人真的想等另一个人,等到海枯石烂都无所谓,只要等一会就走的,多半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想到这他忍不住掐断思绪,想找根烟,结果苏沐橙没给他留下一点机会。他靠在枕头上闷闷地想,这都还嫌弃,周泽楷肯来就不错了。
   
    他又伸手摸摸百合柔软的花瓣,缩回去继续睡。
   
    门外的周泽楷收回了探求的目光,揉了揉眉心,向楼梯间走去了

   
    【3】
   
    叶修自然不会直挺挺地躺几天,兴欣人还没来探望,他就活蹦乱跳出了院,除了嗓子疼流鼻涕外,真的没什么大碍。
   
    周泽楷的探望真的如苏沐橙所想,成了一种再接再厉的讯号,周泽楷可能没想多,叶修一厢情愿的脑补却足以填满这个遗憾。
   
    他的骚扰变本加厉。
   
    周泽楷秉承“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乱动”的核心理念,通告数量以直线上升,叶修根本见不到他人影。
   
    除了工作,兴欣这群人的发展前景也要他操心,一来二去,他又选择了手机聊天这种让周泽楷厌烦的方法。
   
    周泽楷是直男这事他知道,可他没喜欢周泽楷之前也是个直男,以为自己迟早娶个漂亮妹子,没想到一转眼,高速公路成了山路十八弯,掰都掰不回来。
   
    君莫笑:
   
    小周,在吗?
   
    一枪穿云:
   
    不在
   
    周泽楷是真的情愿自己不在线的,奈何他的头像当时不争气的亮着。
   
    叶修再怎么喜欢他,和他会喜欢叶修这事是画不上等号的,这个道理听着残忍,但真实。
   
    君莫笑:
   
    哟,还会开玩笑了,大有长进嘛。
   
    我也没啥事,就是来找你聊聊天。
   
    周泽楷也不回应,盯着屏幕半天没动作,他在等着叶修的下一步动作。
   
    君莫笑:
   
    你知道王大眼那个魔法师的外号哪来的?
   
    周泽楷听说,王杰希有个魔术师的外号,魔法师这个称呼,他还真不了解。
   
    他仍然不回应。
   
    君莫笑:
   
    上一次他强势英雄救美,被记者拍到,只见他一手提着驱魔粉,带着一种谁能挡我的气势杀了上去
   
    周泽楷:
   
    驱魔粉?
   
    叶修一拍手说这话题有用啊,还好平日里小周不刷微博,不然他还真没办法编出什么段子来,他又不是黄少天。
   
    君莫笑:
   
    他刚从超市买的辣椒粉,一点不落全撒歹徒眼睛里去了,妹子得救,歹徒狼哭鬼嚎,马上被抓。
   
    周泽楷看着自己不听话的手陷入沉思,他真的没想理会叶修,不是我方不坚定,纯属敌人太狡猾。
   
    然后,周·磐石无转移·泽楷沦陷在微博段子手的攻势下,愣是跟着叶修聊了大半个小时才去上节目,还是导演来催的结果。
   
    明日头条:周影帝上节目为何变身段子手,画风突变主持人风中凌乱。
   
    节目录完,他才刚坐下,叶修的消息又来了:
   
    要回家?
   
    周泽楷想了想,问过助理后回答:
   
    嗯
   
    叶修在那端顿了顿,他跟周泽楷聊天的全文阅读起来,完全间接流水账,周泽楷不愧是话题终结小能手。
   
    主持人:“请问再次坐上人气王宝座,周影帝有什么想说的?”
   
    “谢谢……支持。”周泽楷对台下粉丝点点头。
   
    再比如,“请问这次《一枪穿云》票房破纪录,您有什么感受吗?”
   
    “高兴。”
   
    以前叶修看这些东西都会笑得前俯后仰,现在轮到自己受苦他才知道厉害,只能长叹一声继续问:
   
    到家没?
   
    周泽楷的公寓离轮回近,他已经在开门了,为了不显示不礼貌,他还是回了:
   
    到
   
    想了想又觉得叶修搞不明白,又补了个了”。
   
    叶修无语了一会,只能由着他挤牙膏,这还是个小口径儿童牙膏,难挤得很,不过绕了这么久圈子,他终于等到了正题时间。
   
    君莫笑:
   
    你怎样才会喜欢我?
   
    周泽楷懵了,这个问题着实是大杀器,简直堪比直接接受枪炮师的卫星射线,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应付。
   
    他喜欢女人,虽然现在还没有女朋友,不过任凭叶修怎么蒲苇韧如丝,他照旧磐石无转移,还可卒千年。
   
    他放下手机,用沉默来劝前辈知难而退。
   
    叶修九点开始就在健身房做形体训练,又忍不住拿出手机骚扰周泽楷,现在十二点快到了,皓月当空美不胜收,他看着屏幕一边跑步,就等着周泽楷给个回答。
   
    夜晚寒气逼人,叶修又披了个外套继续练,安慰自己熬夜是为了健身,绝对不是在期待周泽楷的回答,借口拙劣得他自己都想笑。
   
    跑步机两小时跑完了,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他清楚周泽楷不会回复了,心里却还是悬着放不下,叶修又把手机拿出来,重复解锁动作。
   
    他突然觉得自己从出生开始就只会这个动作,目的就是让他在漫漫长夜等一个不可能的回答,他心里一片酸涩,还是勉强地笑起来。
   
    那就看看吧,他还能坚持多久。
   
    最后叶修在健身毯上抱着健身球睡着了,苏沐橙起床看见时,他还紧紧攥着手机。
   
    新的消息就在这个时候到了,上一条消息是在午夜时分,这条消息很短,短得让她转瞬间就想到另一个人。
   
    周泽楷说:
   
    不会
   
    苏沐橙蹲在那里看了这条消息许久,几乎要把手机盯个洞出来。叶修睁开眼就见到这副画面,心虚的笑笑。
   
    他站起身时浑身骨头都在打架,发出机器没润滑油的那种干涩声,苏沐橙站在他身边,幽幽地问:
   
    “你到底喜欢他哪里?”
   
   
   
   
    Tbc

评论(17)
热度(253)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