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周叶】周影帝,叶神喊你回家吃饭! 终

   依旧长……
    【4】
   
    叶修爬起来的时候觉得老腰都要断了,只能靠在墙上,软绵绵地没精神,听到苏沐橙的问题抬起头扬起嘴角。
   
    清晨的阳光不大,薄如蝉翼地覆在地板上,外面的天空一片阴沉,跟他第一次遇见周泽楷一样的天气,当时好像是要下雨吧,反正看见小年轻的那天半夜,就下了暴雨。
   
    他把目光和思绪一起收回来,看着满脸责备的苏沐橙,“不喜欢他不喜欢我这一点,其余都可以。”
   
    苏沐橙咬咬牙,“你这样死缠烂打就有意思吗?”
   
    这两个人其实都有问题,除去娱乐圈里的层层暗涌外,还有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叶修若是被拒绝后决然而去,或者周泽楷的手段再狠一点,也就没这么多扯不断的麻烦。
   
    现在的状况都属于两人咎由自取,苏沐橙心里即使偏袒叶修,也不希望看他这副模样,委曲求全得跟个小媳妇一样。
   
    叶修见她神色不对,也软了话语:“追个人哪有那么容易,慢慢来,搞三步走战略,一步步奔小康嘛。”
   
    “你以为你搞经济建设呢?”苏沐橙被他气得想笑,她最不喜欢叶修这副苦往自己肚子里吞的样子,吃了黄莲还骗人说是蜜糖,“追这种人,那就是建设空中阁楼。”
   
    “真是这样,能建起来不是很好吗?”叶修反问,恢复点力气后他试着走了几步,昨晚又有点着凉,喉咙里像塞石头似的哽着,鼻子更是堵得严严实实,走路恨不得杵根棍子。为了不让别人看出端倪,他还只能装出一幅老子活力满满的样子去吃早饭。
   
    他和魏琛共个卧室,近几日他清闲不少,吃完早饭就回房补觉,魏琛在他身后叫嚷着他刚叠好被子,被苏沐橙使用女神的拳头打败。
   
    躺倒在床上,他才感觉到席梦思的美好,一边心疼了会古人的不容易,一边幸福的闭上眼睛。
   
    他活了这么久,虚虚实实演过不少戏,戏里他分分合合爱的要死要活,戏外他甚至没握过喜欢的人的手。
   
    说他死缠烂打也罢,他过了几十年,就只遇见过一个他喜欢的人,虽然是男人,不过脸也不错,不抓住了,这辈子就只能单身贵族。
   
    都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那男追男呢?是不是千山万水,愚公都没辙?
   
    苏沐橙的责怪他懂,拖泥带水的现状他也不喜欢,可是深陷泥沼的人哪里是点拨几句就能飞升的,他跟周泽楷有戏没戏在他看来,全看争取。
   
    也许追着追着,他就不再喜欢他了,人心易变,他也是如此。
   
    说起做梦,古有庄周梦蝶,物我难究,今有叶修闭眼就睡,啥都没有,周泽楷没来骚扰他的梦境,虽然他挺希望的。
   
    据说你梦见一个人,这个人正在思念你。
   
    周泽楷哪会想他呢?一觉醒来,叶修看着窗外的雨想到。
   
    《谁主沉浮》的女主是千里挑一的美女,跟苏沐橙有的一比,名气也是不相上下,为人低调,没什么心思玩权谋诡计,只想好好拍戏。
   
    这种核心念头跟周泽楷不谋而合,两个人的戏份过得很快,叶修的身体又差不多好了,他就又得跟他碰上,这份不情愿还只能自己消遣。
   
    S 市这几天天气很好,从轮回大楼远眺,可以看见很远很长的高楼大厦,填满整个视野,看得人喘不过气,叶修以前感叹就说这景色太丑,他更喜欢住在山里种菜养鸡什么的。
   
    想起这话的时候周泽楷正在小憩,这个场景在他睁眼靠窗时突然冒了出来,就好像一锅煮沸的水一样,蒸汽拦都拦不住,咕噜咕噜全跑了出来。
   
    叶修是个怎样的人?外人不懂娱乐圈里的都心知肚明。例如很多人知道叶修以前有个好友,出车祸死了,也知道苏沐橙是那人的妹妹,还知道叶修每年会去扫墓。
   
    可他不知道的也有太多,比如叶修为什么喜欢他。比如他要怎样才能结束这种荒诞的关系,这种无意义的追逐跟丝线样,绊住两个人的步伐,不是同路人的两个人拴在一起,只能彼此拉扯到遍体鳞伤。
   
    除非他们中有一个迁就。
   
    叶修不会轻易放弃,周泽楷也不会喀擦一声弯,这是道无解的算数题,叶修写出来,就是世上最大的错误。
   
    叶修这人其实很好,以前在摄影棚里叼着根棒棒糖混时,告诉周泽楷世上最好玩的事是在那些亭台楼阁里穿着西装走来走去,像是穿越一样,其余的小演员看着就破功。
   
    他说他以前在演大殿的地方穿着件休闲装,和那个龙座合影,一脸天下无双的样子,把自己都给逗乐了。
   
    ……
   
    他真的很好,做朋友,做前辈,都很好,唯独恋人这种身份让周泽楷望而却步,他无法接受,也不可能接受。
   
    拍摄继续,这次水乡古镇的一次见面,周泽楷又和叶修遇见了,叶修对那天的熬夜事件只字不提,只是撑着把伞站在雨里,问周泽楷要不要跟他一起坐船玩玩。
   
    周泽楷站在屋檐下,本想开口拒绝,叶修又甩出了找戏感的必杀技,他也就点点头应了。
   
    叶修把他请上船,很体贴地递给他一把伞,他摇摇头示意不用,叶修就把自己撑着的伞也收了,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正要下雨。”叶修开口。
   
    【我想和你淋同一场雨,看一样的风景。】
   
    【5】
   
    烟雨淅淅沥沥,水面罩着层水汽,船工识趣地站得比较远,正好聊天。叶修擦擦鼻尖上的水,打了个喷嚏。
   
    “感冒没好?”从上船开始就不自在的周泽楷转过头,说了第一句话。
   
    叶修眨眨眼,“一般般,怎么,你关心我?”
   
    周泽楷不吭声了,只是睁大眼睛盯着他,一脸正气搞得叶修也没辙,“你也不用太在意,我和你的关系,你自己当做朋友也不是不可以。”叶修道。
   
    “为什么?”周泽楷这没头没脑的问话一出,叶修也愣了愣,不过他是何等人,心里思量会就有了解释。
   
    “你是指为什么我会喜欢你吗?”叶修摸了摸湿透的面颊,“这么自恋可不太好。”
   
    “想知道。”周泽楷身上也湿了大半,雨不猛,胜在润物细无声,他身上那件灰色夹袄已经湿成了黑色。
   
    叶修看着雨势也是抽不了烟,有点烦躁地捋下头发上的雨水,睫毛粘在一起,眼睛睁着像是挂着铅块似的,“你这个人,挺好的,长得又合我胃口,就喜欢咯。”
   
    他说完就去看小年轻的反应,不出意料地看见一张皱着眉的俊脸,也不再多做解释。
   
    两个人沉默了,船慢慢靠岸,船夫问他们是否坐回程,周泽楷还没开口,叶修已经拒绝了,付了钱抢先上了岸。
   
    “如果你觉得和我在一起不太舒服,你拒绝不就成了,”叶修边走边说,“一个不字,从你嘴里怎么就那么难撬?”
   
    周泽楷步伐一滞,钉在原地看着叶修的背影,他的话和苏沐橙的不谋而合,都在叫他表态,可表态哪有那么容易,是嘴皮子一张一合就能搞定的事。
   
    他要等,可他到底在等着什么,他自己也分不清楚,你让他斩钉截铁,他却宁愿拖泥带水打消耗战。
   
    乱七八糟的思绪氤氲在这场雨里,回过神的时候,叶修早就走远了,周泽楷这才觉得,凝视一个人走远,真的是很不舒服的事。
   
    两个人虽有芥蒂,拍戏还是顺顺溜溜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剧本相当好没什么羞耻的台词,他们入戏很快,不一会,世上就没了叶修和周泽楷,多了两个快意江湖的侠客。
   
    叶修吊着威亚在那里飞檐走壁,还真有了点仙风道骨的味道,他翩翩落下,踩了一地残花,周泽楷这时推门而出,这就是相逢了。
   
    朱瓦碧甍,烟雨悄悄,一个是富家公子,一个是弄剑侠客,他们一个漫长的注视,都看出了太多东西。
   
    “你……”周泽楷话音未落,叶修就已经按照剧本安排快速说了出来,“叶修。”
   
    导演组:“……”
   
    周泽楷:“……”
   
    场面沉寂好一会,导演的怒吼才打破沉默,“你演的是叫林飒,背台词没看人啊?!?”
   
    “抱歉抱歉。”叶修回过头笑了笑,“再来。”
   
    刚刚月白长衫的周泽楷从门里一出来,他早就在口里的“林飒”两字,鬼使神差就变成了真名,实在失态。
   
    好在接下来没什么乌龙,半个月的日子就这么顺利过去了。
   
    隆冬到了,情人节也到了,从清晨开始,兴欣的邮件就没停过,叶修抱着一大束一大束玫瑰往卧室走,同房的魏琛嫌弃得不得了,捂着鼻子嫌弃。
   
    “羡慕嫉妒恨了吧?”叶修看着贺卡上的内容,还不忘记给他补刀。
   
    魏琛就不乐意了,“想当初老夫也是神一样的少年,玫瑰都能用卡车装了。”
   
    “好汉不提当年勇,”叶修翻着贺卡,“哦,对了,把你支付宝拿来用用,我买的东西快到了,得付款。”
   
    “我靠怎么专宰我?”
   
    “你钱多嘛。”叶修笑咪咪的。
   
    周泽楷那边的忙碌一点不比叶修差,玫瑰巧克力得拿卡车装这个形容毫不为过,不过一堆红玫瑰里,有几朵白玫瑰格外引人注意。
   
    这些玫瑰来自世界各地,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各地,来自荷兰的甚至还附赠了一朵郁金香,有的花已经半枯。不管花瓣娇嫩还是即将枯萎,都执着的挂着一张贺卡,上面是一排汉字:
   
    全世界让我爱你。
   
    周泽楷低头看着这排字,还有源源不断的玫瑰被送进来,经纪人催着他去上节目,他嘱咐工作成员把白玫瑰放在他的休息室里,匆匆离开了。
   
    坐在车上,兜里的手机震了震,叶修给他发了条消息,问他收到了吗。
   
    他手指僵了半天,发出这条消息时手都不听使唤,好像车窗外的风雪全部进到车内。他说:
   
    不。
   
    搬了那么久的石头,终于砸到两人心口上了。
   
   
    【6】
   
    叶修其实一直在逼他,逼着他在理智和感情之间作出个选择,叶修步步紧逼,他只能连连后退,直到现在,他终于在理智的托盘上放下了最后一个砝码。
   
    忽视内心的颤抖,忽视奔涌而出的不乐意,周泽楷在这种天气突然大汗淋漓,不想再看叶修的回复。
   
    他似乎浸入了冰水里,五脏六腑全是冷,冻得他说不出话来。
   
    他在那一刻讨厌死了叶修。
   
    叶修那边好像等这个答案已经等了许久,周泽楷都能揣测叶修收到消息时长舒一口气的表情,他说:
   
    好。两年了。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再回复几句,那边就匆忙下了线,灰下来的头像与其说是示弱,不如叫做示威。周泽楷脸色的变化让坐在前排的经纪人都忍不住回过头看他,问他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他摇摇头,把窗子开了条缝,窗外涌进来的冷风灌进他的口鼻,刚打理好的造型毁于一旦,经纪人看了一眼,还是把话吞进了肚子里。
   
    现在周泽楷看上去像是只疲惫的野兽,困倦地巡视着自己的领土,却又恹恹的不想去捕猎,只想伏下身子安睡。
   
    他揉了揉冻僵的脸颊,轻轻地呵了一声。他已经给出了一个早就应该说出口的答案,现在的患得患失或者懊丧不已,都没有任何意义。
   
    剧本已经演完了,该收工就收工吧。他想,一边闭上了眼睛。
   
    另一边,拍摄将近两年的《谁主沉浮》也宣布杀青,粉丝们翘首以盼,同时,演戏途中兴欣还录了一首新专辑,就叫《兴欣》。
   
    名字固然俗气,内容却让人大吃一惊,极好的歌唱水准和完美的编曲安排,加上戳人内心的歌词,兴欣凭借不俗的表现,一举坐上舆论高潮,同时登上了辉煌的顶峰。
   
    没过几周,叶修宣布离开娱乐圈,告诉所有人,江湖再见。
   
    那个半生非凡的叶影帝披着一身灯光,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就有不少女粉丝当场落泪,除了高喊不要走的,更有祝福要幸福的。
   
    最后要幸福的口号淹没了整个会场,无数花束和贺卡满天飞舞,叶粉们红着眼角听完了叶修的单人原创歌曲《单人永远》。
   
    周泽楷也在听,他不知道叶修唱这首歌有着怎样的寓意,他甚至觉得这首歌似乎是唱给自己听的,他看着屏幕里笑得释然的叶修,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不明白什么。
   
    叶修认为,爱上一个人必然从相处开始,而他爱上周泽楷的时间里,周泽楷也在和他一起度过,从来都不是单人视角。
   
    他沉默地听着《单人永远》,第一次觉得世上真的有一首歌,它平平淡淡的,却可以唱进你的心中,还要在那里猛踩几下。
   
    周泽楷还是忍不住约见了叶修,当时叶修正要开车走人,周泽楷就从身后走位冲了上去,又一个急停,有点局促地看着他,“叶修……”
   
    叶修在衣兜里找钥匙,抱怨自己平时不放好,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听到他的话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这是一张他看了两年都没看厌的脸,可他已经不想再看了。
   
    “你放心,”叶修掏出钥匙,解了锁后打开车门,碍着礼仪还是站在车下,“我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他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去看愣住的后辈,“被你拒绝后,我一直在努力,在努力不爱你。”
   
    “你每一次的选择都让我学会放弃,比起自己主动放手,我更喜欢你一点点把我推开。”
   
    看着周泽楷的脸变得煞白,叶修也狠不下心去,他暗暗骂了句没出息,把钥匙丢进了副驾驶座,只打算马上扬长而去。
   
    战术大师不会亏待自己,周泽楷的态度已经站定,他没必要自找麻烦,话说得干脆对两人都好,他已经不会在夜里傻傻地等着一个人的信息到天明了,他不会再一次挑着世界各地的花店选花而夜不成眠了,他要学会爱自己,爱那些爱他的人。
   
    几个呼吸就像是一个世纪,几步路就像是隔着银河,他听到身后的周泽楷轻声说:
   
    “我觉得……有点喜欢你。”
   
    “哦,可是我已经不爱你了。”叶修甩下这一句就启动了车,他发现这种丢下别人就跑的感觉真特么爽爆了,不知道周泽楷每次是不是也这样觉得。
   
    他只有一个心脏,他或许还喜欢他,可他不会再把钥匙交给他,再让他插自己几刀。
   
    《单人永远》里怎么唱的来着:
   
    这是我一个人的永远
   
    你何必为我遗憾
   
    自由是我的结局
   
    我比谁都幸福地走向终点
   
    ……
   
    几个月说过就过,《谁主沉浮》上映时,轮回的片子《绝对王者》也上映了,购票处的招待员看着包裹得严实的男人,问他到底买哪一张。
   
    男人指了指《绝对王者》。
   
    电影拍得很好,富有张力的情节让人目不暇接,好几个妹子被帅得尖叫,男人只能皱眉捂上耳朵。
   
    国内很多电影院都没有看完片尾曲的好习惯,等片尾曲放到一半时,人已经走得差不多,男人还是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吃着爆米花。
   
    片尾曲后果然有花絮。摄像机拍摄的是一个明亮的房间,先进入视线的是一扇大窗户,窗外蔚蓝的海面托着红日缓缓升起。
   
    窗边有一个穿着黑风衣的男人,仅从剪影的帅气来看就能把身份猜个八九不离十。男人在看日出,这段时间里,摄像机仔仔细细把房间里每个角落扫了一次。
   
    一张白色单人床,红色地毯和灰色窗帘,这就是房间的全貌,床头柜上还摊着一本便签,上面只寥寥写了几个字。
   
    像是谁的名字,画的乱七八糟。
   
    男人开始关窗帘,只听“嘶啦”一声,房间里有一半陷入黑暗中,男人正好站在光暗交界处,缓缓回过头,好像想要说些什么。
   
    他的嘴唇形状优美,唇角微微上扬,像是在说什么甜言蜜语,而他的神情是那么肃穆,眼睛里完全没有落进太阳的光辉,黑漆漆的一片。
   
    他说,有时候你分不清爱和孤独有什么区别。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画面一点点暗了下来,最后,一切陷入永恒的寂静当中。

不是每个故事,都有它最好的结局。

    Tbc

评论(40)
热度(269)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