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all叶】兴火燎原


Chapter.0星火

银河历2015年,兴欣星


“你还记得这场战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吗?”男人的脸隐藏在黑暗里,唯一可以看见的是一点发红光的烟头。


陈果摇摇头,“不记得了,似乎是我父亲童年时就开始了。”


“我也不记得。”男人含着烟含混不清的说,“反正我没看到。”


陈果白了他一眼,“你要是看到了现在早就死了,要么老死要么战死。”


“战死的可能比较大。”他反而很认真的分析起来,“那样嘉世兵团可能成立得早一些,当然它也不会叫这个名字。”


“啧啧,”陈果别过脸觉得自己眼睛又有点酸,“你一个O怎么心这么大?”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叶修终于完全从阴影里走出来,傍晚的天空好像有火红色的战旗在舞动,陈果瞟了一眼他嘴里的烟,没好气伸出手:“烟拿来。”


“喂老板娘不至于吧,我今天才刚刚抽了一根啊。”叶修按住裤兜,死命挣扎。


“骗了我那么久肯定得有些补偿啊。”陈果也不多说,淡定的晃晃手掌,“想不想吃晚饭了啊?”


叶修把烟盒双手奉上。


女子没有像以往一样把烟直接丢进垃圾桶,反而自己也抽了一支叼住,示意叶修把打火机给她,刚抽了一口就呛得咳嗽,还非要对着风作出一幅世事无常的样子。


“烟这么难闻你们怎么抽的下去的?”陈果夹着烟皱眉,“装深沉?”


“熬夜抽下,结果上瘾了呗。”叶修拿过打火机,又揣进兜里。


陈果也清楚当时战争的艰苦卓绝,战士们的每一步都是在鲜血和荆棘上踏出来的,她避重就轻的回答,“那就喝咖啡啊。”


烟已经逼近了叶修的手指,他好像是回忆什么发了会呆,“没什么用,当时吴雪峰就试过。”


“太舒服的东西,一般都是没什么用处的。”



“蓝雨和嘉世的对立已经在断裂的边缘,民众认为……”


全息影像啪的一声关掉,黄少天靠在沙发上没什么精神,昨天晚上他没睡好。


“为什么我们还得看着这群白痴胡搅蛮缠还有那群没分清楚情况的八成民意简直急死人啊,嘉世野心都要路人皆知了居然还是不信……”身后的门锁传来权限通过的声音,黄少天头都没回就知道估计是喻文州回来了,个人光脑有权限进入这里的只有三个。


现在只有两个了。


喻文州脱下外套,声音也没什么精神,“民众总是难以接受的,这没什么。”今天各个星系开的会议简直是战术大师的博弈,一群人谁也不让谁,要不是隔着屏幕估计都要打起来,结果那个声音居然还是阴魂不散的跑出来,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黄少天估计也是扯半天才别扭的提起那个话题,“队长你说叶秋那混蛋搞什么诈尸啊,上次追悼会都差点办起了,简直吓死我,浪费本剑圣的表情,定位到他在哪里没?”


喻文州摇摇头,想起这事眼中还是忍不住有点喜悦:“没有,他那家伙再跟苏沐橙一会合,谁抓的住。”


狡猾的跟只狐狸似的omega真是让人头疼,不过他很喜欢。


“也是,那家伙肯定还会再跑出来的,这个人间祸害哪里停得下来。”黄少天的开心还是藏不了多久,整个人看上去就像高兴得要飘起来。这个蓝雨著名的机会主义者遇到这个人,通常都幼稚的像个孩子,又像个摩拳擦掌的斗士。


“再说你当时哪里是吓死,”喻文州一边往档案室走一边毫不留情的补刀:“你当时明明哭了。”


黄少天还在笑,他抱着抱枕快要滚到沙发底下,过了好久他的声音才闷闷的传过来:


“队长你不也是。”



周泽楷稳定了下情绪,确定自己的笑不会把轮回众人吓到之后才刷卡进入餐厅,轮回餐厅原来是开放式的,然而太多女性曾经在用餐时忍不住偷看轮回之脸严重影响进餐速度,不得不把餐厅隔离出去,这里是高层人物才能享受的无奈特权。


会议上那个声音毫无征兆地插进来,周泽楷的心脏在那时猛地漏了一拍,他几乎觉得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些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各星系代表人物还是头一次,从那坚硬的外壳里露出人的丰富感情。所以出席会议的人都是一脸不可置信,极端的人甚至在掐自己的大腿。


当时周泽楷的反射弧还在拐弯,也许是所有人都幻听了吧。


并不是,这个声音有条不紊地分析着如今状况然后提出建议,完美解决了刚刚三个战术大师争论不休的话题,在谈到嘉世问题的时候还保持了沉默,但是话语中却是毫不留情。


如果这一切还可以看做高人在民间的话,那谈话中时不时的嘲讽和奚落就只能说明这是个叫做叶秋的高人,或者说刁民。


苏沐橙一脸此时与我无关的模样,嘴角却忍不住上扬,很明显她对此绝对不是一无所知。


杜明端着盘子在周泽楷身前晃荡来晃荡去,江波涛推了他一下,关心的凑上前去:“队长在想什么吗?”


“怎么和副队一样发了半天呆。”吴启嚼着食物嘟囔。


周泽楷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杵在大门口大半天,马上在队友们迷之目光的注视下去挑选食物。


餐盘里的食物五花八门,轮回的饮食总是相当不错的,周泽楷支着脸吃得心不在焉,江波涛端着盘子凑过来:“队长很高兴啊,那个人估计真的是叶秋前辈吧。”


周泽楷点点头,帅气的枪王曾经在战场中一鸣惊人,以在娱乐圈都有立足之地的颜值成为不少少女的梦中情人,让无数omega吼着非他不嫁,此时他连眉梢都写满了喜悦的笑意。


他回来了,尽管前不久他已经死去。



“我觉得这就是叶秋没错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框,他的手指在悬浮键盘上运转如飞,“嘉世果然在骗我们。”


韩文清坐在椅子上抱着手臂,这个素来以铁血悍腕直来直去的alpha将军,在战争白热化阶段时期叶秋、他、魏琛和吴雪峰等人出现在战场上,成功的给人类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成为了不朽的传说。


然而随着魏琛的离开,吴雪峰的死亡,甚至最近斗神的陨落,从站上战场那一刻开始,在时间湍急的河流里始终站立的,就只剩下韩文清一个。


“他怎么会死。”韩文清的语气像是钢铁在敲击,崩射出火花,他再清楚不过这个老对手的脾性,多大的事情在他口里都云淡风轻,然而真正做起来似乎也没那么困难,叶秋就是有一种天塌了当被子盖着睡的觉悟,潇洒的要命。


张新杰,这个霸图严谨的战术大师停下手中的动作:“当时我以为他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结果我忘了那个人是叶秋。”


斗神本来就是创造奇迹的人。



张佳乐今早没睡醒,一场非正式会议大家也没怎么当回事,毕竟实实在在的利益博奕还是不要让民众看到比较好,所以他蒙着头大睡也没人管他,只是语气遗憾的请了个假。


然后他现在懊丧地想要撞墙,今天的会议出现重要人物,那充满嘲讽的“张佳乐是不是又没睡醒”直接转播在宇宙中,他这个名字估计都成了懒虫的代名词,他想到这里就恨得牙痒。


也高兴得发疯。


弹药研究专家张佳乐是个喜怒形于色的疯子,也是最棒的攻击者。从百花一路辗转来到霸图,他原本心中唱着一首忐忑,硬是被叶秋一句怕了没搞得没了脾气。


同时,他作为一个经常被怀疑成omega的alpha的心脏,也终于从悲伤的泥沼中拖出。


因为他回来了,或者说他根本从未离去。



王杰希手边的茶已经被冷落了三个小时,他正在编写高英杰的训练数据,但是叶秋回归的消息已经在一边悬浮的屏幕里滚动播放了好几次,那几句带着笑意的调侃和建议在他的耳边回放。


说不高兴绝对是骗人的,他还是使自己冷静下来做一些早就计划好的事情,虽然状态已经相当不稳定。


叶秋曾经说王杰希是把整个微草背在背上的人,每当这个omega说了什么很有深度的话时他就会说一句一秒毁气氛,果然他的下一句是“可是你还是比我高。”


王杰希后来接到嘉世发出的斗神死讯时忍不住想,按照他的逻辑,嘉世岂不是比微草还重,重的叶秋始终没有他高?


茶杯里的茶叶在茶杯底无精打采地躺着,王杰希端起来一饮而尽。


喝茶的时候他会想到叶秋,一个明明是身处弱势的o,用着铁的坚毅成为他心中最棒的伴侣,似乎这个男人和烟茶等容易让人上瘾的东西一样。


他也是整个联盟,最想要的伴侣。


Chapter.one


吴雪峰始终记得嘉世刚成立的那一阵,自家队长还是个孩子,混在一群比他大了不少的军人里。身架子倒是拔得很高,穿着军服时候浑身都闪着逼人的锐气。


吴雪峰当时还年少气盛,不怎么服他的命令,在他眼里可以当弟弟的男孩说话时就是故作老成。


后来战争进入白热化,嘉世战战告捷,叶秋成为联盟最年轻也最优秀的队长,同时以毫不隐瞒的o身份出没战场上,他身上那件军服勋章越来越多,吴雪峰也不能低看这个不凡的英雄人物。


从吴雪峰上将的笔记本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他的上司态度鲜明转折发生在一次战役中,可以说那是一场绝对的苦战,嘉世损失兵力一万多人,机甲报废三十多辆。


弹尽粮绝之时,没有人可以想象当时嘉世队长叶秋是如何做到临危不惧,硬是抵抗了半个月撑到援军到来。他所用的抑制剂码了一大盒子,用着只剩下移动能力的一叶之秋,强行使用武器装备引发天体失衡,力场失控,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给敌方带来毁灭性打击。


从此斗神之名用着绚烂的火光和无数战士白骨绘成。



吴雪峰去看叶秋的时候,他正因为信息素紊乱,体力透支住院,裹得像粽子一样的青年看着门外的他皱着眉笑,抱怨为什么现在还要吃那些苦得要命的药而不是注射。


出示身份证明之后吴雪峰走进病房,床头花瓶里插着的不知名的花,叶秋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解释道:“沐橙送的,她说医院的颜色太讨厌了……”


吴雪峰点点头,他把那株快要垂到枕头上的花拨到一边。


叶秋靠在枕头上,手臂搁在外面,难得可以见到这个总不安分的omega这么乖,一般这么听话都是他干了什么坏事后,不过这次他真的算是干了坏事,他让他担心死了。


叶秋被要求全力养伤,不得插手最近的战争事务,好在大战之后敌方也元气大伤,蓝雨魏琛和霸图韩文清又都不是白拿军饷的人,边境才平安无事。


吴雪峰把目光转到他身上缠满的绷带,那双漂亮得女人都要自愧不如的手上都是抑制剂管打下的针眼,根据报告,上帝之吻本来就稀少,大部分时间叶秋都是疯狂注射普通抑制剂的。叶秋也察觉到他的神色不对,打趣道:“看不出吴大大还是个手控?心疼啦?”


他的声音在那一瞬间好像又变成刚来时那个孩子,软糯调皮,吴雪峰一反常态的点点头,搞得叶秋也无言以对,低着头看了自己的手一会,换了个更沉重的话题:“多少人离开了?”


这是叶秋惯用的说法,他不喜欢用死亡这种词语,吴雪峰一开始就被嘱咐过别让队长多想,犹豫半天还是不肯告诉他确切的死亡人数。


叶秋或许算是个豁达的人,他当然不会把所有人的死亡都背到自己身上,他看得开,强大的人都是看得开的,不然他们看不了那么远。


他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吴雪峰本着照顾队长的心理坐到床边上的漂浮椅,信手拿起苹果削皮。叶秋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副队的逃避让他认识到这次战争的惨烈,尽管他真的完全竭尽全力。


吴雪峰拿刀削皮相当不熟练,军人拿刀是为了伤人的,圆滚滚的人目前还没有出现。他拿着刀不像是在处理苹果,倒像是在和杀父仇人决斗。


叶秋看着扑哧就笑了,这个明明在血腥里滚了好几圈的人,笑起来还是跟个孩子差不多。吴雪峰不知怎的一下子怒气就软了,就化了,叶秋真的不像是个声明显赫的军人,此时他更像是一个惹人喜爱的omega。


苹果表面坑坑洼洼的丑的像是毁了容,吴雪峰还是把它递给叶秋,叶秋摊摊手示意他现在不能自己动手,只能依靠副队来丰衣足食了。


他就着吴雪峰直接咬苹果,每咬一口苹果吴雪峰的手就会往下一沉,小小的起起落落里他的心绪好像也在起伏,从吴雪峰的角度看去,刚好可以看到他尖尖的下颔——虚胖脸被这一饿都没了,锁骨没包绷带,线条流畅,在往下走就是白色的被子,遮住他的遐想。


叶秋含着苹果两颊鼓得像只仓鼠,仓鼠叶用一种不容拒绝的问道:“这次战争损失到底多少?”


“一万四千六百人,机甲三十二辆。”他叹口气说道,叶秋想知道的话他迟早都会知道,这场战役是他目前打过的损失最大的一场。


叶秋没做声,他垂着眼睫沉思了一会,“原来这就是你们这几天死活不肯让我看报告的原因啊?”


他的眼睛还是亮亮的,只是突然红了眼眶,还是强撑着一幅无所谓的样子。说到底他只不过还是个刚成年的孩子,从星际荣耀学院第一名毕业又如何,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残忍的面对死亡。


“这是我的错吗?”他低声问道。


吴雪峰心一紧,“不是。”


“那是谁的错?”他的声音在抖。


吴雪峰放下那把刀,伸手揉着叶秋的发旋:“这不是谁的错,你的战争学不是满分吗?战争的损伤是不可避免的啊。”


很多年后叶秋叫做叶修时,他不再会为这种事干扰心情了,他当然会心疼,也会自责,他同时却也明白,眼泪是不会让已故之人回来的,比如那些并肩的战友,比如说这句话的吴雪峰。


当时这个尚且年幼的omega突然抱住吴雪峰,被子垮了下来,大滴大滴的泪水从他的眼睛里涌出来,把被子打湿了,也把吴雪峰的心泡涨了,变酸了。


这是吴雪峰今生唯一一次看到叶秋哭,他承认自己在嘉世待的几年里,慢慢爱上了这个omega,或者说被他折服。


他心疼的不仅是手,是叶秋。






Chapter.two. 乱世


在小说里有一种神奇的性别系统叫做男女性别,人类简单粗暴的分为男女,异性繁殖下一代,甚至还有文圈大神为此画出身体结构图。


在人类分裂成两大对立阶级——星河联邦和荣耀联盟时,第三势力也开始崭露头角。一群科学怪人带着狂热的研究热情,通过开采无名星球的特殊矿石,提炼出可以控制发情的抑制剂,从此,omega挣脱性欲带给他们与生俱来的牢笼,同时也是对人类繁殖的一大打击。


曾经被迫成为生育机器的omega终于掌握了享受正常生活的权利,他们把这种神奇的药剂称为“上帝之吻”,原本孱弱的omega以与生俱来的细腻内心和本就不逊色其他人的智商,也开始在人类社会取得更高的地位。


在漫长的第一次宇宙大战前期,完全是强大具有支配力的alpha作主要战力,在大战中后期,有一个浑身闪烁传奇色彩的人物从浩浩荡荡的o权运动里拔得前筹,成为第一个直接影响整个宇宙的omega。


他就是叶修。


他的名字在时光长河里始终熠熠生辉。


然而若干年后,民众们反而更加在意他的情感经历。无数闲的没事干的人类最想要去探索的,莫过于究竟是哪一个富有魅力的alpha征服了这样一个强大的omega,要有多少鲜艳的玫瑰才配得上这颗钻石一样的心脏。


这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后的事。


(毕竟叶修是我的。)



嘉世最近磁场一直不稳定,关于新入军队的孙翔消息封锁得很好,外界连他的三围体重都是不准确数据。高层人物对于嘉世主星什么时候会受到信号风暴这一点掌握得炉火纯青。


等一叶之秋易主,整个宇宙哗然之时,嘉世才慢悠悠地向各星系高层发去一封紧急加密文件,打着嘉世专用的紧急图标在茫茫星海里穿行几百上千光年,在光脑屏幕上只剩下一句话:


叶秋死亡。


当然全文是有相当多委婉铺垫,还有个人自我谴责没照顾好队长、科研人员给出的事故发生报告等等。陶轩在随后召开私人视频会议,向各个主星迷惑不解的人们给出解释。


他眼眶微红,说到动情处还会流下失态的眼泪,最后隆重介绍了一叶之秋新的主人孙翔。


“逝者已矣,孙翔也会挑起嘉世的重任,成为荣耀星系最好的盾牌和坚固的第一层防线。”


嘉世和其附属行星是距离太阳系最近的,也就是位于荣耀联盟和星河联邦交界的边缘地带,面对已经持续百年的战争,它是最重要的第一层防线,一旦嘉世倒下,其余的蓝雨轮回也会卷入战局,整个联盟都会赴身这场席卷宇宙的星际战争。


尽管明面上各个冷静淡然的接受了战友的死亡,暗地里都用各种手段调查真相。


其中最有名的是喻文州写在日记本上的那句“如果叶秋死了,苏沐橙第一个作乱”,直接点出嘉世消息的疑点。


还有不敢相信的民众,屡战屡胜的叶秋在众人心里已然成神,叶秋的死亡就等同于神明已死,那些听着叶秋传说长大的孩子们在学校里哭成一团,曾经被他救过的成年人走上街头,为他追悼祈祷,整个荣耀星系都笼罩在沉重的悲伤之下。



黄少天打开窗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事到如今他始终不肯相信叶秋的死亡。那个曾经在茫茫宇宙中腹背受敌,仍旧会笑着调侃他,从未放弃希望的强者,他应该是在战场上战死,或者如他所说的战争结束后安享晚年,绝对不会是这种不清不白的死法。


他不会接受的。


喻文州从房间里走出来,见他对着窗外发呆,“不下去看看吗?”


他摇摇头,“他没死,没死搞什么追悼会。”


喻文州俯视肃静的人群,尽管他们来自不同的星球,但是在英雄赫赫的战功之下,怎样的祭奠似乎都是配不上的,有一些情绪过激的人甚至泪流满面。


叶秋作为战争教科书,也作为一个创造奇迹的omega,还是他最渴望的恋人,无论哪个身份都让他惋惜,让他心如刀割。


喻文州沉默半晌,抓起大衣往外走,刷卡通过的一瞬间,他回过头看着蓝雨剑圣的背影,这个人是叶秋走得最近的人之一,关系好的让他嫉妒,此时此刻他只觉得他们感同身受。


“他没死,”他看着金属大门缓缓开启,一边往外走一边催促黄少天,“如果你这个样子在家里宅几天,他估计会气死。”


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喻文州现在安慰起人也是剑走偏锋,但又行之有效。今天他们将会公开处理叶秋的死亡,明确自己的态度,虽然英雄的死亡让人悲痛,但是只能不断向前走。


黄少天关上窗子,疾步走回自己的房间。



叶秋和黄少天关系好这不是什么秘密,黄少天记得自己和他说过很多话,大部分都是他在说,那个人一脸不耐烦的听着,虽然如此他从未拒绝过倾听。


当时还没有这么冷静客观的机会主义者,内心所有的纷杂和焦虑,都会被这个懒散的人一一从长篇大论里挑出来,用着半嘲讽半体贴的方式解决。


叶秋是个适合战争的人,黄少天在看到他的战绩时这么想,然而他又是和厌恶战争的人,他的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他对战争的憎恶和痛恨,叶秋还没有被架空权力时,他曾经非常中二的用网上的话来表达自己的立场:


“我真是想把这个魔鬼钉死在十字架上。”


黄少天听了马上提问,颇煞风情:“十字架是什么?”


叶秋没做声,他白了黄少天一眼。


“人丑就该多读书。”


后来他滞留蓝雨请求一叶之秋的补给时,他也在无聊的时候跟黄少天聊天,这估计是第一次叶秋说话黄少天听着的情况。


他说他第一次失望是在十几岁时,他的父亲经商,不希望他参军作战,当时战争已经延续几十年,虽然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人们习以为常,大部分人还是麻木在战火纷飞之中,每一片看到的湛蓝星空,都也许有士兵在作战。


流星或许真的代表生命陨落。


“当时放学后我在看电视——光脑是近几年才普及的,当时那个秃了顶的播音员用特别正经的语气说,很快宇宙就会迎来和平。


“听到这句话我简直傻了,当时在家里大呼小叫,我的爸爸却皱着眉说这个节目完全是胡来。”


叶秋说这个话时笑了笑,笑得有点疲惫,黄少天看着他这个样子,突然就意识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那一天叫愚人节,古地球的无聊节日,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节日了。”


当反抗的血液终于停止沸腾,人们已经习惯了无休止的战争和前线千篇一律的战报,没有人计算死去多少人,甚至快没有人在乎。


“我当时特别生气,第二天就偷偷摸摸报名参军。”斗神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声音坚定:


“和平绝不会是个笑话。”


黄少天不知道说什么安慰这个被欺骗的omega,他只是非常难过,非常难过。叶秋眼睛里也许从幼时就点燃了不屈的火,那火苗燎原,也灼痛了黄少天的眼睛。


他想和这个人并肩,迎来真正的和平。



黄少天拿出权限卡打开门,追上在门口等待已久的喻文州,笑得温文尔雅的军人一身正装,肩上的勋章闪闪发亮。


“走吧。”



剑圣黄少天,擅长速度极快的奇袭,驾驶机甲夜雨声烦,机甲颜色骚包得可以,蓝幽幽的,曾经被叶秋嘲讽成荧光水母,是暴露军情的罪魁祸首。


这只是玩笑话,斗神和剑圣平时关系好得各种嘴欠都可以往彼此身上丢,夜雨声烦潜伏时色彩犹如黑夜鬼魅,特殊材质还会吸收光,最擅长趁人不备偷袭,人送妖刀之称。


从战斗风格分析,一个冷酷无情的剑客,硬是被他玩得画风崩坏——因为他话唠。


其实他最可怕的明明是嘴上功夫,斗神也这么说过,这是他和黄少天第一次模拟决斗后得到的结论,从那以后黄少天见叶必Pk,视为一种百玩不厌的游戏,他享受和他同等级人物的战斗。


当然不能排除他想要亲近这个omega这个因素。


冷静客观的机会主义者,向人示好的方式就是缠着他,当然一开始他只是出于朋友兄弟这方面,后来打着打着也就滋生出一些不明意味的感情来。


优秀的人就像两颗星星,因为引力慢慢靠近。



这就是个段子。

评论(12)
热度(103)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