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问问自己,你在做什么?你未来想干什么?

  沉默者  

【吴叶】致亲爱的小队长 全

     嘉世星球是个四季分明的地方,唯一特殊的是它的冬天格外冷,格外长,大雪会铺满所有街道和屋顶,整个世界都会变成一片纯白。
   
    一个本来就不怎么注意运动养生的omega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打滚耍赖无所不为的结局就是——他生病了。
   
    然后传说中无所不能的斗神大人,在停战时期玩得有点嗨,或者说太孩子气,现在只能躺在床上咳嗽,头上敷着制冷袋。吴雪峰无奈的看着自家队长暗搓搓的把药注射进地板,再一本正经地把空了的容器放到桌上。
   
    嘉世的条件越来越好,副队已经不需要和队长一个房间睡了,尽管副队长不是很想分居。
   
    叶秋听到动静,就知道肯定是副队又跑进来唠唠叨叨,急忙把头埋进枕头里。感冒时医生不建议服用抑制剂,叶秋的信息素是冰凉提神的薄荷味,现在浓郁得充斥整个房间,像是刀锋一样在呼吸道里翻搅,吴雪峰刚进来就浑身一震。他也没有服用抑制剂,信息素也开始蠢蠢欲动。
   
    床上的人自然也闻到了那股甜腻的蜂蜜味,叶秋没有怎么在意,军队里大部分都是群血气方刚的alpha,时不时发情是常有的事。他天生对信息素就比较迟钝,察觉到吴雪峰的状况后也只是笑笑,没怎么在意。
   
    似乎在两个人常有的见面中,叶秋总是躺在床上当个病号。吴雪峰踌躇半天还是走了进来,蜂蜜味和薄荷味缓缓交融在一起,原本还有点辛辣的薄荷味缓和得像是糖果。
   
    叶秋嗅了嗅空气中的甜味,“这味道好像糖果啊。”
   
    他说着还舔了舔嘴唇:“记得以前每次吃药后,我们都会被塞一颗糖来着,那种糖像是最好吃的了。”
   
    叶秋和他小时候经常生病,比起打针医生更支持吃那些味道古怪的药,那个时候他还会抢叶秋的糖果吃,后来他离家出走跑去参军,这种家庭的味道他就再也没有尝过了。
   
    吴雪峰看着空杯子,“你喝了没?”
   
    叶秋非常笃定的使劲点头,一脸真诚:“当然喝了。”
   
    “可是我看到的是地板喝了药。”
   
    吴雪峰的话刚出口叶秋就蔫了,清楚副队作风的他知道这杯药估计是逃不过去的了。果然不一会热气腾腾的汤药就呈到他面前,吴雪峰笑得暖意融融的,用勺子舀起汤就示意叶秋张嘴。
   
    “我警告你啊,性别有别就应该自重。”叶秋开始死缠烂打,吴雪峰只是悠哉游哉的吹几口气。
   
    这个时候的叶秋为了不喝药几乎什么都干得出来:“你是a我是o,你得照顾我懂不?”
   
    “我是在照顾你啊。”吴雪峰把勺子伸到叶秋面前,叶秋无可奈何的张开嘴吞了下去,五官苦得都移了位:“你搞得像我妈妈。”
   
    一碗药下了肚,叶秋满脸都是生无可恋,吴雪峰把碗搁到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糖。
   
    叶秋愣住了。
   
    他剥开花花绿绿的糖纸,乳白色的糖果圆润地坐在他的指尖,吴雪峰笑得宠溺:“吃糖不?”
   
    “我又不是小孩子……”叶秋说着还是配合地吃下这颗糖果,舌尖不经意划过吴雪峰的指头。
   
    糖果是薄荷味,不过不怎么清凉,反而有点甜,在舌尖扩散出丝丝微微的甜蜜。叶秋含着糖果一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吴雪峰注视着自家的队长,他是一个强大的机师,也是一个可靠的队友,现在他彻彻底底成了一个被他照顾的omega他不排斥这种感觉。
   
    他希望这个他所爱的omega多一点依靠他,信任他,直到他的位置无法被别人取代,他就可以试着和他在一起。
   
    这就会是最棒的未来。
   
   
   
    下雪了。
   
    吴雪峰有时候会郁闷自己怎么还不跟自家队长表个白,其他人看到两个人出现都要举起邪教的火把,用句时髦的话来说,只想给他们办证费直接拎两个人去结婚。
   
    叶秋对于感情的概念是很模糊的,他分不清对你好和爱你的区别,不过吴雪峰在他心里还是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等到战争结束他们也许就会拨云见月,吴雪峰这样想。
   
    看着光脑上传来的最新资料,他脚步匆匆的往办公室跑,雪球就一下子丢到他的脸上,叶秋在雪地里抱着肚子笑得猖狂。
   
    他身后悄无声息的冒出另一个人影,是嘉世新人,他给吴雪峰比了个别说话的手势,伸手就把叶秋直接摁到雪堆里。
   
    叶秋挣扎着把他一拽,也放倒在了雪堆里。吴雪峰见此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拉起来,叶秋的手套已经湿透了,睫毛上头发上全是雪粒。
   
    “你又想感冒啊?”
   
    叶秋笑嘻嘻地讨好:“这不是有吴大大的糖嘛,超级有用的。”
   
    头朝地的嘉世队员觉得自己估计是雪盲了,要么就是被圣光刺瞎了。
   
   
   
    一叶之秋能量告罄,氧气逼近临界值。
   
    手臂上零件都裸露出来的机甲悬浮功能供应都有些困难,腹背受敌的机甲笨拙的转身,气冲云水困在另外一个区域里,刚刚叶秋强行切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他看不到现在一叶之秋的状况。
   
    “气冲云水呼叫一叶之秋!!”他焦急的在通讯里吼叫。
   
    过了好一会,叶秋的声音才飘了出来,夹杂着刻意压抑的喘气声:“在呢,吴大大,撑得住么?”
   
    这次麻烦真的有点大,星河联邦军选择了分割的战术,两个人脱离了舰队独自苦战,除非以一敌百,否则只能死在这儿。
   
    吴雪峰舒了一口气,“那你就把通讯完全打开。”
   
    叶秋看着状态栏上闪动的红色警示,氧气制造也开始跟不上他的消耗,苦笑一声道:“这个功能损坏了。”
   
    他不想再让副队担心了。
   
    “那你的氧气到底怎么样了?”吴雪峰听着细微的警报声,急切确认道。
   
    “好得很,还可以把这群人打回去!”话音刚落,一叶之秋胸前的量子炮光辉璀璨,把面前的机甲从腰部撕裂,像是在证明自己还很好一样。
   
    “……你是不是在逞强?”气冲云水铺开能量罩,冲击波从他的掌心奔涌出来。
   
    “说真的,我们很久没有这样战斗过了。”叶秋难得在战斗里说这么多话,他的反常让吴雪峰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叶之秋属于近战型机甲,最常用的武器是却邪,那支火红色的战矛光芒大盛,捅进一辆黑色机甲的胸膛。

  一叶之秋状似无意的远离气冲云水,攻势却还是滴水不露,“吴雪峰,”叶秋很少直呼副队的名字,“一叶之秋……价值多少?”

他问这个问题的同时,却邪顶端亮起红光,横扫开半包围的机甲群。

这什么问题?吴雪峰来不及细想:“怎么呢?加上你的战功,估计价值接近亿元。”

“我好像赔不起啊……”叶秋感叹了一会自己的浪费,“这辆机甲又不是黄金的。”

吴雪峰再听不出什么苗头就是傻了,气冲云水破开包围圈,却也是向着一叶之秋相反的方向跑了过去。

机甲自毁程序,本来是要在舰队接回机师的前提下进行的,机师如果没能力离开,恐怕会被炸成宇宙尘埃。

叶秋动了这个念头,吴雪峰也有。

“你想干什么?!”叶秋心中大惊,他身边的机甲数量不够多,现在自毁也没用。

敌军越来越多,在空旷的宇宙还是无比渺小,他们两人更加是沧海一粟。

气冲云水一步步走进敌人的包围圈,自毁程序他不急着启动,他还想尝试着突出重围,不管几率多少。

“你还没有结婚……你不是说你有个特别喜欢的人吗?你不是说她特别优秀特别棒吗?吴雪峰,我命令你停下!”叶秋劈开又一辆机甲,对着吴雪峰叫道。

吴雪峰听着他的声音在抖,他是不是害怕了?他想告诉他那个特别优秀的人就是他,可是他说不出口。

如此情深,却难以启齿。

敌军注意到气冲云水战力没有一叶凶悍,大部分都围在它的身边,这正是吴雪峰最想要的局面,两辆机甲看起来还是威风凛凛,完全猜不到其中的博弈,敌人什么都没有意识到。

他想说小队长,你真的特别优秀,特别棒,是世界上最好的队友,他真的很希望和你走完一生。

他想说叶秋,如果这次死里逃生,就不要再跟个孩子一样了。

最后他这些都没有说,黑压压的机甲球一样包裹着他,那些甜言蜜语,那些欠着岁月的表白,其实已经没什么意义,只是一种残忍的二次伤害。

那三个字在他的唇齿流连已久,说出口还是变了:“小队长,再见。”

“老吴,你先等等。”一叶之秋斩开面前的机甲墙,在刀锋弹雨里向他靠近。

吴雪峰确认程序的手一顿,他听见叶秋粗重的呼吸,想象着他现在是不是正在舔嘴唇——他平日就有这个习惯。

“嘉世要下雪了,我想和你一起看,带上你的爱人也好,总之,要有我和你。”
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像表白的鼓励了。

若干年后,有人谈起这场死战,都惊异于两人的意志和魄力,到最后,一叶之秋的供氧都快养不活一只兔子了。

叶秋,或者说叶修和他的爱人相视一笑。

会不会是因为嘉世的雪太漂亮了呢?

end

评论(10)
热度(105)
© 沉默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