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乐叶】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黄少天! 真,全

全文一万二,短篇完结,异能者paro,我最喜欢的一篇文。all叶背景下的乐叶,此文为本系列第一个故事,欢迎订阅霸道会长爱上我标签。

预计接下来会有翔叶,孙叶,江叶,乔叶,双叶【重点】

请叫我冷西皮的发糖者,我为自己代言。

  一楼——叶神脑残粉:


    众所周知又到了荣耀学院每年一度的学院祭啦,我家男神终于不得不出现在大家面前了,我也终于不用金屋藏娇还生怕娇被人压了……


    明日就是每次都会出现的环节组队探险了,要知道同组之间是不能组队的,只能选择其他组的人一起玩耍……方叶党真是哭死在了厕所里。


    二楼——昼夜不倒不服开战:


    沙发?


    三楼——枪王的荒火:


    前排抱媳妇@枪王的碎霜

    记得去年叶神都没有参加了,另外叶神是我的。


    四楼——枪王的碎霜:


    我来了~

    别说去年,前年都没有Q_Q


五楼——往事随疯:


这些悲伤不必提(。•́︿•̀。)叶神好歹是回来了对不,我记得大前年他的搭档是枪王大大,作为喻叶党的我哭晕了好多次……

牵个小手啵个嘴都因为叶神能力有理由了好不?!这种特权我们都没有的好不?!

周叶党得意的笑啊混蛋!!

记得当时结束的时候外交部部长黄少问为什么的样子真的好萌,虽然坐在音响旁的我被吵得眩晕了好一会,可是黄少绝壁是吃醋了吧,吃醋了吧?!


六楼——治安维和小分队:


那还用说~吃醋的剑圣大人萌萌哒!

叶神当时居然回答因为小周比你安静,黄少那个表情我至今难忘……有表情包吗?


七楼——此用户已被和谐:


一种混合悲惨求宠爱心不服人太累各种情绪的复杂神情……黄少别哭,今年我看好你!!

所以首杀我赌五百是黄少的!!


八楼——路过的疯子:


学院论坛已经开始下注,黄少居然用夜雨声烦下注了两千块2333,赌得还是自己。


喻队留言黄少还欠他钱,黄少半天没做声……点根香意思下。


九楼——我是叶神的烟:


学院祭啊(沧桑脸)


组队探险啊(崩溃脸)


喻队的能力完全不能愉快的玩耍好吗?!要不是韩队发过糖我就会想和发明者手持白刃来对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让一个行为控制能力的人怎么去和一群异兽试验品打啊啊啊啊啊啊啊


十楼——磐石不转:


张佳乐下注了!他下注了两千五,押的也是自己,(*´・v・)还说这不是爱?


十一楼——嗷呜:


可是这本来就是爱。


周泽楷也下注了……虽然感觉几率不大但是枪王大大还是押了两千块,这就是爱~爱~爱~


十一楼——路过的疯子:


刷新之后吓我一跳诶,石不转下注两千附言居然是你得带上牧师了。


大漠孤烟也下注两千,就说了句欢迎回来,帅我一脸!


十二楼——叶神脑残粉:


我押三百块钱的周叶!尽管可能性不大但我怎么会放弃!!


十三楼——繁花不败:


你们都不要乐乐,我就押张佳乐。


我们的教学楼距离探险地点好近啊他会不会把我们这里炸掉……


十四楼——打个酱油:


会的,相信我。


……如果我押吴雪峰你们会怎么说?


可是我真的好想吴队回来啊,吴队你去哪呢你还记得你的小队长吗?


十五楼——叶神脑残粉:


楼上站住别跑,不知道我很容易哭的吗?

记得当时吴前辈走的时候抱了一下叶神,轻轻说了句“保重,小队长”,当时温柔得让人泪流满面啊

Q_Q为什么去了外国的分校,为什么不能回来……


十六楼——无叶不欢:


别说了我又想起当时的悲伤


副队走的那一年学院祭探险叶神是一个人完成的,最后韩队赢得最高奖项的时候还笑话了叶神来着,当时我还没有入校,看视频的时候觉得韩队好生气……


说着交出了自己的钱包。


十七楼——叶神脑残粉:


怎么办我是周叶的人硬生生被吴叶塞了一口玻璃渣糖……


你们都给我站住!!


十八楼——无叶不欢:


楼主淡定~入我all叶神教吧,入教送资源哦~


十九楼——喵喵喵:


哦哦!发现同党?!



————————————————————


楚云秀身穿特制防护服不紧不慢地走进学生会会议室,步子干脆利落,手掌被深灰色的橡胶手套包裹着,一大摞文件夹被甩到了特殊合金制作的会议桌上:“现在是文明社会,你们可不可以不要一开会就喊打喊杀的?”


后勤部长,烟雨区区长楚云秀有雷电女王之称,特殊能力是电,发起怒即使是在学院能力压制区域里也会引起极大破坏,是绝对不能得罪的学生干部之一。

不过也没几个是能得罪的。

她直接抬起腿恶狠狠地跺到桌子上,“预算直接超出了两倍!一个月下来地板居然换了三次,这一次已经是重金打造的SS级训练室地板了,要是再有人搞破坏,我就发配你单独去完成任务怎么样,免费送学分哦~”


她的尾音一提,整个人笑得越发和蔼:“黄少天!”


正在刷论坛的黄少天抬起头,还没来得及开口,账单已经砸到他面前,楚云秀声音阴森森的:“冰箱剑圣大人,两次损坏中第一次你是直接用冰钻透了地板,第二次你冻坏了设施,共计赔偿两万元,需不需要我放段录像做个证明?”


“楚云秀求放过,你也知道不是我一个人的错张佳乐那混蛋不是也炸了桌子吗……”


“我管你,本次赔偿金额你大概四万,准备回家卖血吧。”楚云秀抖着手里的账单。


黄少天绝望:“你这是黑心老板无恶不作……”他扫视一圈寻找一个垫背的,“张佳乐呢?还有老叶我靠学生会长都不来你指望我们开个什么会议?”


苏沐橙本来还在一边咬着勺子吃冰沙,听到声音抬起头清清嗓子,“他们有事。”


“他们两个人能有什么好事?苏家妹子你可要说清楚。”黄少天有了危机感,再联系上明天的组队探险活动,这种公然秀恩爱吃豆腐的便宜千万不能让张佳乐给占了。


话音刚落,大门打开,叶修有一下没一下地丢着权限卡走了进来,“这么想哥?我这不是来了吗?”


“……你不要想多了我明明思念的是张佳乐。”黄少天确定自家会长绝对又使用了倾听技能,不然隔着号称核弹都炸不坏的大门,听到谈话是不可能的事情。


叶修用一种相当诡异的眼神打量得黄少天发毛,然后带着了然的微笑点点头,“哦。”


“这么快?”苏沐橙把帮叶修打包的一份果汁放到身边椅子对面的桌子上,招招手示意他坐过来,刚好和这空位子相连的王杰希还没开口,楚云秀的文件夹又飞了过。


“别以为你的藤蔓问题说没就没!死心吧崩坏能力不会总在这个方面的,带上微草的人把堵死的管道疏通,顺便赔个上万块我就放过你们。”


“噗哈哈,老王你们这是真的成了清洁工了。”叶修幸灾乐祸。


楚云秀马上调转矛头:“叶大会长,缺席了一两年的会议感觉怎么样啊?”


“……今天会议的内容有关于学院祭,我们清楚资金已经不多了……”


楚云秀的问题就这样被绕了过去,叶修在除他以外所有人的眼刀下继续一本正经地继续会议。


关于为什么叶修对黄少天态度这么奇怪,只能解释为学校论坛是个奇妙的地方。不仅有人高价悬赏一条男神的内裤,还有一些标题就让人觉得很有深度点开果然很有槽点的帖子,比如叶修最近点开的一个名叫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帖子。


帖子里声泪俱下讲述了自己冷西皮战斗的艰难历程,最后用八千字安利了一对新西皮——乐黄乐。


叶修一开始是不信的,可是楼主举例充分,感情充沛,逻辑清晰,让他有了一种大概就是如此的感觉,瞬间脑补百八十万字的双向暗恋苦情戏,然后叹一句这两个人真墨迹,忍不住充当按头小分队。


现在叶修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两个人有猫腻,怎么想怎么觉得他们还不扯证简直急死人。


叶修再次确定了黄少天在张佳乐不在场的时候就会心不在焉之后,满意继续解释道:“关于之前我说过的今晚烟花祭取消这个问题,我找到解决资金的办法了。”


“也就是又可以看烟花祭呢?”黄少天眼睛一亮,据说在烟花下告白成功的几率提高,没准到时候自己抢得先机,直接把那群虎视眈眈的情敌顺利秒杀掉。


“别想了,你想一起看烟花的人不能来。”


“你怎么知道我想和……”黄少天一时被梗住了。


“张佳乐是吧,我跟他聊了好久并且答应各种丧心病狂的要求之后终于搞定了他,他不能和你一起看烟花了。”


“……”这是感觉信息量太大无法反应过来的女子组。


“……”这是莫名感觉到威胁的众人。


“……”你等等我是不是听错了什么哪里不对,不,是哪都不对。这是主机过热然后死机的黄少天。


一群人诡异的沉默好久,最后还是韩文清敲敲桌子,沉声说了句:“会议继续。”



帖子:烟花祭又恢复举行了各位让我听到你们的欢呼~


学生会八卦部【并不】刚刚发出最新通知:今晚的烟花祭还是照常举行,祝大家玩得开心!


二楼——说走咱就走:


欢呼着抢二楼!


三楼——叶神脑残粉:


资金解决呢?


四楼——你们记住我了没:


楼上别闹,不提友


五楼——新人在转瞬间就见血封喉:


据说是叶神给大家的一个大惊喜~


我叶神果然体贴!


六楼——叶神脑残粉:


那当然,我们队长哪都好。


资金断裂好像是因为学生会有一次执行任务把一栋楼给炸了……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 ˍ •̀ू )


七楼——这个名字没人占:


啊学生会果然凶残如此……我关注好几天这事的动态,还好负面影响还是被压了下来,毕竟当时也是形式所迫,只希望世界对异能者的歧视能再少一点Q_Q


八楼——叶神脑残粉:


是啊,大家明明都很好……


九楼——楼主:


烟花祭这么样的好消息可不可以聊点开心的啊喂,

听说过关于学院烟花祭的传说吗?


十楼——小天使:


你说的是——那几个重口味鬼故事?


十一楼——新人在转瞬间就见血封喉:


像我这样的小清新才不会知道那些女鬼天上飘小鬼地下跑的恐怖传说呢!!


谁说我跟谁拼了!!


十二楼——楼主:


我可以打死你们吗?


我说的是表白成功几率提升的传说!!!!!!


我要去写给我男神的情书!!!


十三楼——叶神脑残粉:


楼主死心吧,自家男神都是用来许配给别人男神的


十四楼——我是个蘑菇:


人艰不拆啊楼上Q_Q


这样子来探险的讨论热度就会下降一点吧……然而我还是好在意叶神跟谁搭档


十五楼——叶神脑残粉:


重点是谁会拿下今晚的首杀!!??我赌枪王大大!


【子弹所及之处,周泽楷即是规则。】


——————————

“张佳乐我告诉你,这事只有你能帮我了。”叶修言辞恳切,表情严肃。


“不行。”张佳乐铁石心肠。


“只有你可以做到了,算我一个人情行不?”


“我靠,”张佳乐郁闷:“平日里王杰希用能力种个草你们都嫌大材小用,我用爆炸放个烟花怎么就是正当用途呢?”


“张佳乐,你感觉我怎么样?”叶修开始打人情牌。


废话,我喜欢你你说我觉得你怎么样。张佳乐心里默默吐了句槽,“是个好人。”


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这不是发卡嘛


叶修没在意:“那你热爱我们的学校吗?”


“这不废话?”张佳乐不耐烦了。


“看在我的面子上,为学校做贡献不好吗?”


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张佳乐还在沉默,就听见叶修抛出了最后一个条件:


“我请你吃饭可以了吧,”叶修对自己的金钱损失做痛心疾首状,“这要是不行我就真的只能硬上了。”


“成交!”张佳乐突然爽快得出乎意料,“你和我两个人啊,多余的人在都不算数。”


“哦对了,”叶修一边把集体聚会这个选项心痛的划掉,一边说,“你续航能力不够,我跟你一起去。”


这个条件比任何条件诱人得多,张佳乐心中暗喜,烟花祭能和叶修一起看,足以让自己兴奋几天了。


然而表面上还是要矜持一点的,张佳乐还没开口,叶修一句话把他弄懵了。


“黄少天介意吗?”


叶修这是自言自语还是对他说的?为什么黄少天跟自己和叶修一起看烟花有关系?难道叶修的首杀已经被黄少天拿下了?可自己现在才找到副本入口黄少天那混蛋是怎么做到的?!


张佳乐愣愣的,叶修还以为他是被戳穿心思不怎么好意思,就好言安慰道:“太小气的人没什么好的,气一下他也好。”


张佳乐还在纠结中:“老叶你跟那混蛋有什么关系?”


“不是我的关系,是你的。”


张佳乐更加晕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恋爱中的人都会变白痴。叶修感叹着对面这个人不会还没搞清楚感情问题,也暗暗决定自己迟早要戳破这层纸,做个媒人。


“算了,”叶修拍拍张佳乐的肩膀,“你迟早会明白的。”


你们迟早要出柜还是怎么着的,张佳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蔫了,干脆不见不心烦,学生会会议也不去了,直接转过头往楼外跑。阳光灿烂,内心崩溃。


以上就是叶修搞定张佳乐的全过程,不得不说道听途说害死人,因为这个悲伤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夜幕降临,万物笼罩在黑夜的寂静中。学院还是灯火通明,学院祭的时候这里总是热热闹闹的。

荣耀学院是荣耀联盟的总部,设立在c国中原地带,作为本国的异能者联盟。

荣耀学院仍旧可以说是异能者的救赎和最亮的光,随着异能者逐渐增多,成就逐渐变大,他们对更好的未来充满希望。


所以这和烟花祭有什么关系?



这是现在坐在钟楼上吹着冷风的张佳乐死活想不明白的一个问题,难度堪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叶修和黄少天什么关系这种疑问。


他打了一个喷嚏,又觉得如果叶修和黄少天在一起的话……他肯定会炸死,不,祝福他们的,真的。


那么今天自己和叶修一起看烟花是不是挖墙脚啊,不是说朋友妻不可欺嘛,呸,谁和那个情敌是朋友。


他坐在风中胡思乱想,几次想直接顺着梯子下去算了,最后还是等着叶修那颗毛茸茸的头从下面钻上来,披着件大衣的他爬到张佳乐身边,碰碰他的手腕道:“你都不穿件外套的,明天感冒了怎么探险啊?”


“我不参加探险。”张佳乐闷闷的说。


“你不参加的啊,”叶修遗憾,“我本来还想和你搭档试试。”


你有黄少天找我干嘛?这句话张佳乐还是说不出口,一种当备胎的悲伤充满了心腔,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把叶修脑补成了绿茶婊。


察觉到张佳乐兴致不高,叶修也郁闷:“离开黄少天你怎么就这么不乐意?”


还没等张佳乐察觉到哪里不对,叶修就已经站起来把自己外套丢到他身上,动作粗鲁,表情嫌弃,声音也是不情不愿的:“快点穿,你手冷得跟冰似的,我用下能力就没问题了。”


好像外在哪都不怎么好,心却温柔得不像话,张佳乐抓着外套在那一刻突然心就软了,涩了。他真的嫉妒死了黄少天,蹦哒着蹦哒着就得到自己喜欢的,叫嚷着叫嚷着就过得高高兴兴的,可他始终是那个站在高墙里往外张望的第二名,他走不出高墙,也追不上叶修。


他不明白为什么,也不明白怎么会这样,他本来就比别人执拗,反映出来就是野草样的坚强。可是感情这样的事情,纵然野草韧如丝,磐石还是无转移。


或许本来就不是付出一定就可以有回报的世界,他付出了这么多,自己想要的还是没拿到手。


“一脸严肃地想些什么呢?”叶修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等楚云秀闪个灯就断电,到时候你就该上了。”


张佳乐对于想不出回答的问题从来都忘得很快,他也站起身问道:“就在钟楼这一块放吗?”


“当然不是,”叶修指着前方大片漆黑说道,“我特意去找了沐橙,到时候我们可以直接高空行走,帅不?”


苏沐橙能力是风。


话音刚落,学院的灯就闪烁一下,夜晚的狂欢就要开始了。


叶修往前径直走了一步,就像大无畏跳下深渊一样,却没有下坠,而是悬浮在空中,为了显示稳妥还跳了跳,才伸出手笑着邀约:


“张佳乐,机会难得,来不来?”



张佳乐在外人眼里大概就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疯子,因为他怕的东西大多他就习惯了。


他怕自己一个人,他的搭档就走了,他怕自己会输,他就幸运E爆棚输了好几次。


可是搭档走了可以再找,比赛输了可以再赢,感情没了就真的没机会了。


他看着站在空中像是玩杂耍的叶修,学生会会长穿着单薄的衬衫,没怎么认真打理的碎发吹得乱七八糟,伸过来的手却是暖的,就像是很多年前他看着伸长脖子往外望的张佳乐,笑着问他是不是下不来。


张佳乐站起身握住他的手,披着他的外套,也投身进寒冷的夜色中。他的内心睡着一个疯狂的孩子,想哭就哭想闹就闹,他总是哄着孩子睡着,只有两个人面前他无需压抑。


孙哲平会由着他疯,所以他是他最好的搭档,可叶修会陪着他疯,他就是他最好的伴侣。


“发什么呆,快点开始吧。”叶修扣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打了个响指,烟火立即在两人头顶盛开,余下的灰烬被风卷走,他们就像站在星辉殿堂里的新人。


叶修满意的看到张佳乐脸颊和双眼一同,被这火光点亮了。


张佳乐试探着炸响一次,巨大的轰鸣声即使隔着老远都要震碎人的耳膜,叶修捂着耳朵没好气的吼:“我是叫你放烟花,不是来炸天的好不?”


“行行,我再试试。”张佳乐说完,天空传来“噗”的一声轻响,一朵小小的烟花绽放开来。张佳乐脸色一变,叶修笑得都要蹲下了。


叶修一边抹着笑出来的眼泪,声音都在抖:“张佳乐你这是放屁呢?”


“我靠放个烟花这么高雅的事情都能被你说得这么庸俗,”张佳乐也是气到了,“敢不敢有点下限。”


“可是,”叶修憋着笑指着人群,人群正笑得开怀,“他们也在笑。”


“滚滚滚!!”随着这几个字出口,烟花此起彼伏嘭嘭几声终于是正常了,叶修拍了拍手,中肯的建议道:“干脆你滚个上百次,这个烟花祭就圆满了。”


一个深情的滚字卡在张佳乐喉咙上,转了个弯又咽下去了,“我干脆炸天了怎么着的?!”


叶修笑:“随你啊。”


张佳乐狡黠地笑了起来,能力范围提到一个新的阶段。整个天空随着他嘴角的上扬被慢慢的映亮,黑夜亮如白昼,好像有无数流星拖着金黄的尾巴尽情跳舞,又好像精灵路过洒下金灿灿的碎金,叶修抬着头看着满天烟花无声的惊叹。


张佳乐却没有看这场自己编织的奇迹,他一边等自己的能力冷却,体力恢复,一边小心翼翼侧过头看着叶修,身边人的侧脸轮廓清晰,这张脸从青涩长到成熟,有狡猾也有温柔,自始至终他都移不开眼。


烟花的灰烬噼里啪啦的击打在叶修操控的风屏障上,像是突然下暴雨一样畅快淋漓。


叶修最喜欢张佳乐被他撩得炸毛一样,像是一只傲娇的猫,他更喜欢他不再装得深沉,而是像个孩子一样的神情。


所有人都在追着时间长大,叶修也是,张佳乐也是,其他人都是日渐成熟,可是张佳乐有两个灵魂,一个拔高自己的身体,锤炼自己的精神,另外一个还是个爱玩的孩子,趴在高墙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就像多年前那个灰暗的研究所的铁墙边生长的那株野草,就是叶修第一次和他正式见面的样子。


那个孩子醒了。


于是叶修也变成另外一个孩子,他拽着张佳乐继续往前狂奔,张佳乐东倒西歪的跟上他的脚步。夜色很浓,他其实是完全看不见叶修给他们准备的空中道路有多长,最起码他知道,叶修绝不会让他掉下去,叶修也确定他一定会跟上。


两个孩子般的大人奔跑着,叶修像是挥洒星星一样的招手,火光点亮两个人前进的道路。


他们突然同时大笑,对视一眼,一种无需言语的默契让他们同时释放爆炸,漫天的星光都活了过来,方圆几里的天空云朵在燃烧,星星在尖叫,月亮都被吓得睁不开眼,整个天空都镀上一层金。


张佳乐看着近在咫尺的叶修,原来动心完全不像是小说里那样心如擂鼓,现在他们并肩站在这里,头顶星辉盛放,他就想要吻他,想要和他一起奔跑到永远。



“张佳乐,”叶修转过头看着他,在嘈杂的烟火声里听不太分明,“我有一个主意。”


“谢谢,不约。”张佳乐拒绝。


叶修的主意不是人玩得起的,记得以前两个人执行任务的时候,每次叶修说这句话就代表逃亡,暴乱,蹦极等让人崩溃的事情将会发生,这次为了防止摔胳膊断腿,张佳乐是绝不会同意的。


可是叶修不是你不同意他就不愿意的人,小时候为了不给家里添麻烦离家出走的时候叶秋也没少劝过他,他就当耳旁风过了算了,张佳乐在长年累月里已经深知这个脾气。


果然,叶修毫不犹豫的抓住了他的手,和他的手指根根相扣,握得格外紧。张佳乐可以感觉到那只炽热的手掌传来的热情和力量,灼得他灵魂开始沸腾,开始发烫。


“千万别松开啊。”叶修笑嘻嘻道了句,两人脚下原本强劲的气流渐渐消失,他们因为地心引力开始坠落。


“我靠下辈子我不会放过你的!!”张佳乐即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往下掉落的那一刻还是吓了一跳


“来世你还要来找我啊。”叶修说这话的时候两个人正现在动荡的气流里,张佳乐好像抱着根透明的柱子,叶修被他带着只能趴在上面,“怕什么,我准备了一只大鸟。”


苏沐橙平时联络喜欢用风传递,她说风就是一只飞鸟的形状,叶修这一次大概是把信鸽扩大了个几十倍,两个人才能安全的乘坐。


“我脑补好久来着,怎么样?”叶修得意。


张佳乐缓缓爬起身看着脚下,这次着力点绝对没有刚才稳当,细长细长的脖子站着摇摇晃晃:“大晚上看得到什么啊?”


“说得好像你白天就能看到一样,你那渣渣视力。”叶修嘲笑着,大鸟翅膀一振,笔直地冲着高空飞了过去,抱着鸟脖子的张佳乐就像是在坐过山车,整个人头晕眼花的,也不忘记冤有头债有主,往叶修头顶来了次爆炸,特意控制着灰烬落了他一头,张佳乐看着灰头土脸的肇事者笑得幸灾乐祸。


“……你要明白,”叶修严肃,“你现在还在我的地盘了。”


张佳乐确信叶修不会直接把他扔下去,就更加有恃无恐,两人阴森森的对着笑了会,密集但是没什么杀伤力的爆炸就铺天盖地对彼此涌来了。


鸟托着两个人飞遍了校园每一角,观众看上去就像是烟花盛宴后的一首尾曲,有人声称自己看到了两个人影,不知道是在打架还是跳舞,但是没人相信。


他们冲向树林,又跃上云海,潮湿的水汽里他们疯狂大笑,两个人出乎意料的合拍,就像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


大鸟的飞翔一点点慢了下来,叶修转头看着头发乱七八糟的张佳乐,“记得不,当时你哭成还要看的烟花。”


研究所里张佳乐总是不听话,夏日烟花祭的那天,所有人都可以破天荒的登上研究所的高楼,看看和他们近在咫尺却远在天外的城市,结果他又惹了祸,一直关在小黑屋里到了半夜。


年幼的张佳乐站在漆黑的走廊里嚎啕大哭,当时他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和外面的人如此不同,黑暗和孤独把他把他的心脏填满,他在那一刻突然被世界忘了。


“别像个女孩一样哭个不停好不?”张佳乐不抬头就知道这个声音是谁的,尾音拖得有点长,听上去漫不经心的,不是叶修这个死对头还能是谁。


“你又过来了啊。”张佳乐没什么好气,叶修这人似乎以欺负别人为趣,每次遇见都是自己狼狈的时候。


叶修没做声,他站在黑暗里像是被吞没了一样,张佳乐感觉到他情绪的不对劲也就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


“……你想看烟花吗?”叶修沉默许久终于开了口,“烟花其实还没有停,我带你去。”


张佳乐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当时的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被叶修牵着跑,他们穿梭过漆黑的走廊,踩着苍白的月光往前跑,叶修小心翼翼的绕过那些树干,碎石,带着他走向未知的地方。


最奇异的是,他根本没想过叶修会欺骗他,他只是开始猜想自己将会看到些什么,他对他的信赖毫无缘由,却又坚定不移。


踩着吱呀呻吟的木制梯子,两个人登上废弃好久的三层房屋,屋顶已经破了一个洞,地板潮湿,角落里还有积水,右边的窗子小小的,却刚好高过那铁墙,张佳乐兴奋的伸头张望。


“烟花来了哦。”叶修的尾音还没停,巨大的黄金花朵已经惊艳了两个人的眼睛,一朵谢了另一朵又盛开,伴随着轰鸣声,城市里的灯光一盏一盏亮了起来。


张佳乐疑惑:“放烟花他们怎么就睡了。”


“总会有人不想看嘛。”叶修回答迅速。


张佳乐撅起嘴:“我们好不容易才看上一次,居然有人不想看。”


“是啊,好不容易看一次,居然有人关了小黑屋。”叶修斜着眼瞟了他一眼。


很久后张佳乐才知道,这是一场城市里意料之外的花火,是只为让他看的。


他也觉得,叶修生来就是那种带领别人穿过黑暗,到达更高远的地方看更美的东西的那类人。如果走出黑夜迎接黎明的那一刻叶修身边会有一个人的话,他希望是自己,陪着他劈波斩浪,看着他勇往直前。

  

“这种黑历史你还记着,多大仇?”张佳乐自然记得,“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大半夜里是有烟花的,天天就往外面看。”


叶修露出一种“你智商被狗吃了”的表情。


张佳乐又顿了顿,“不过有一天居然真的有,大概是……儿童节前几天的样子吧。”


“……五月二十九。”叶修肯定,“生日烟火。”


“我靠这不是你的生日吗?要不要这么自恋啊。”张佳乐惊讶,他分明看到叶修眼里散漫开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神色,好像他有点高兴,但又有些无奈。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天过生日。”叶修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微微的笑。


怎么说呢,张佳乐罕见地感觉那个表情称得上温柔,这种情绪由何而来他不知道,可他知道一定不会是因为他。


叶修的过去他只是陪着走了一段,所以他才会想要争取一个未来。


属于张佳乐和叶修的未来。


两个人在天上飘了那么一会,张佳乐开始打喷嚏,叶修顺手帮他把拉链拉上,他还没来得及感叹下这难得的善良,就听见一句“又不帅耍什么酷”。


张佳乐的愤怒化作烟花绽放。


“我们回去?”叶修建议道,不等张佳乐蹦出一个字,大鸟已经往下俯冲,疾风刮得两人眼睛都睁不开。叶修穿透风的重重阻碍凑过来,眼睫毛快要刷到他的脸,他能看见叶修眼眸里细碎的光亮,像是头顶的星辰。


“飞一场呗。”张佳乐血液里的冒险因子也被激了出来,高空蹦极玩成这个样子,可以试着挑战下吉尼斯世界纪录。


他们脚下的气流大鸟消散在夜空之中,叶修扯着张佳乐的衣角,两人一先一后开始因为重力坠落。


张佳乐一生有许多疯狂的时刻,没有一次不是跟叶修这个疯子在一起过的,叶修和他的实力让他无所畏惧,他灵魂里的孩子总会在这个时候钻出来拍手尖叫,两个人就马上一拍即合。


这大概是高空多少里?张佳乐努力睁大眼看着他身下灯火璀璨的城市,就像是整个世界世界都踩在他的脚下。他觉得这个期待已久的景象并没有研究所里想象的那样漂亮,他现在走出了那个笼子,却发现外面的树林还不如身边有一个人。


钟楼塔尖离他们越来越近,一阵狂风卷起他们往学院的草地上空飞去,那里人山人海,今晚最佳的观看位置却是被他们独享了。


“张佳乐,”叶修认真的,一字一顿地叫他的名字,张佳乐紧张起来,生怕他口里又说出什么心惊肉跳的故事来,比如我和黄少天在一起了啊,比如红包要包多少啊……什么跟什么,这种时刻他的思维大得能跑马。然而叶修的下一句话果然让他炸了。


叶修说:“你知道吗?黄少天喜欢你。”


他的一句我靠还没说出口。气流已经掀开浓密的草皮,人群被撕开一大块空地,两个人依靠着风的缓冲在万众瞩目下平安落地。


这里有一个无关紧要的细节,真的无关紧要——因为张佳乐始终处于叶修上方,虽然两个人算是平稳着陆,但是他们呈现的姿势,略不雅观。


“天啊!!!”妹子的尖叫划破寂静,“张前辈推倒叶神了!!!!”



张佳乐闲来无事就会想起自己是怎么认识叶修这个混蛋的,那时候叶修还叫叶秋,对烟还没有特别的嗜好,在各个研究所辗转,据说他的异能相当厉害,具体哪里厉害又都说不出来。


年幼的正太张佳乐对这种强者还是很有几分憧憬的,脑补中叶秋就是身后七八个小弟,搂着个千娇百媚的妹子那类黑社会大哥,完全无视叶秋只不过比他大几岁,早一点出去执行任务,而且也不是去的不是横店,只是战斗场地,不会跑去演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


如果现在叶修真的搂个妹子跟着小弟,这妹子得炸死,小弟算是一顺溜的情敌。


研究所换言之不如叫做异能者监狱,各式各样的异能者关在其中生活,他们明明是组成世界的一部分,却又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最早的异能者是被各种实验折磨致死的,随后颁布的异能者权益法案终于赋予异能者生存权,却又把自由给带走了。


叶秋和韩文清比起来可以说是相当幸福的一代,韩文清从小就在研究所里长大的,当做军人培养,行如风站如松。叶秋就不一样了,他是百年来第一次自己找到研究所的能力者,十几岁的年纪,整个人没什么正形,也不谈起自己家,中秋的时候更不会吃着月饼看天四十五度的忧伤,像是个孤儿样的没心没肺。


异能者的待遇一代胜过一代,张佳乐这里已经有了特别福利,只要在半年一度的考核中夺得区域第一,就可以出去溜达溜达。


张佳乐从此获得万年老二这一个气得他牙痒的称号。


输给黄少天这一个新人的张佳乐寂寞如雪,坐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思考了半天人生,决定自己翻墙出去看看。


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干脆炸掉,张佳乐原本想搬个梯子,逛了一圈连根柴火都没找着,几个凳子加摞书往墙底下一放,就开始艰难的攀爬之路。


经过半个小时的努力,张佳乐终于把下巴搁在了墙边缘,可再怎么努力也上不去一米,看了外面的杂草好一会,沮丧地想下来——太高下不来了。


年幼的张佳乐一下子懵了,他要是叫人过来,这次预谋逃脱肯定是露馅了,他也不能挂在墙上孤独终老,这简直纠结死了张佳乐。


在墙上快要风干石化的张佳乐听到了一个嘲讽值满满的声音,“你下不来了?”


他颤颤巍巍的回过头,看见的就是叶修那张欠揍的脸。


要说这个时候叶修嘲讽是嘲讽,若是善心大发把张佳乐救下来,没准多年后还不会有这对冤家,糟糕的是叶修直接飞上墙壁,坐在上面张开双臂特别帅气的迎风说了句:


“You jump ,i jump.”

然后他就把张佳乐从自己的垫脚石上拎起来,丢了下去。


面对快崩溃的张佳乐,他反应极其冷静,“你不是下不来吗?”


若干年后,张佳乐再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叶修表示自己大发慈悲赐予空有胆子没能力的张佳乐飞翔的力量和翅膀,其美好的心灵简直让人热泪盈眶。


张佳乐的回应简单粗暴:


“呵呵。”


两个人跑出围墙还是玩得挺嗨的,让张佳乐认识到一个残忍的现实是叶修的一句话:“我没带钱。”


张佳乐带了钱包,这说明他会变成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出纳员,还不能找人还钱,只能开始哭着大出血的历程。


两个人挤在熙熙攘攘的上车人群里,张佳乐喜欢这种感觉,好像那一刻他和他们完全相同,他是背着书包要去上学的学生,他是会兴奋讨论游戏的孩子,他有一个会等着他回家的父亲或者母亲。


叶修显得驾熟就轻,穿梭在大街小巷也不会迷路,他领着张佳乐跑去一家偏僻的小店,店铺却是很干净,装修简单,泛黄的墙壁有些地方已经脱落了,可以看到红色的砖块,整个地方弥漫着陈旧的气息。


叶修拉着张佳乐坐下,店子里没多少人,也没有职工,老板慢腾腾的走过来,还打着哈欠和叶修打招呼。


“又来了?老规矩?”老板的眼睛在张佳乐身上溜了一圈。


“两份。”叶修回答。


张佳乐碰了碰他的胳膊肘,低声问他:“你经常来?”


老板很健谈,耳朵也好得很,“那是当然,前几年几乎天天来,还有他弟弟……”


“喂喂,”叶修敲敲桌子,“快点去啦。”


老板应了声往内间跑,张佳乐看着菜单发呆,这里的一切对他而言相当陌生,他从记事起就很少出门,他的父母最后把他交给研究所的时候,他好像还只有桌子高。


“这里还是这么烂啊。”叶修抬着头感叹,老板在内间还不忘记接他的话茬,吼了句这是情调你懂个啥就砰的一声扭开火。


店子里安安静静的,靠街边有面大落地窗,窗帘都褪了色,两个人落座在窗子旁边,窗外人行色匆匆,都是张佳乐不曾见过的,就像是那些急着去报告的研究人员。


店子里突然响起了音响沙沙的声音,张佳乐屏息凝神好奇这种环境会放什么,一边举起杯子送到嘴边,就听见角落响起了嘹亮的大合唱: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噗。”张佳乐呛到了,想回头跟叶修吐槽这什么鬼的时候,叶修已经拖着脸轻轻哼唱起来,他的表情还是那样,眼睛里却已经有一些不明白的情绪在荡漾。


张佳乐握着光滑冰冷的杯壁,突然就想起不知什么时候看过的那句话:


是个有故事的人。


叶修没沉浸一会,就放开嗓子往内间吼:“老陈你还听啊,没听吐?”


老板骂了句“没大没小”,就端着一碗汤走出来,砰的砸到桌子上,另一只手敲叶修的头。


“都长不高了好不……”叶修捂着头哀嚎。


张佳乐还是会记得,当时叶修坐在窗子旁,窗外人流不息,时间却好像静止在他身边,岁月沉淀在两个人之间的那壶水里。




次日,探险日到了。


论坛上百花缭乱的帖子一炮走红,内容只有一句话:


叶修,我要追你。


君莫笑回复很快:


追我干嘛?讨债啊?


百花缭乱:


因为我喜欢你。


君莫笑:


你不是喜欢黄少天吗?


以下省略若干同志的“贵圈真乱”




评论(19)
热度(237)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