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黄叶】久久归一 ①

想我也是个文艺的人ヽ(●゚´Д`゚●)ノ゚。呜哇~!

[1]



G市今日天气很好,久违的暖阳撕破冬天的云层,照得大地都舒展开来。


下午黄少天请了个假,上午还元气满满的剑圣,傍晚来时已经蔫成了霜打的茄子,在门口踌躇了一会,他探头问蓝雨众人:


“……你们吃夜宵吗?”


“可是我们还没吃晚饭啊。”郑轩弱弱举爪,表示副队今天情绪不对压力山大。


“出什么事呢?”喻文州停了训练,看着靠在门框上的黄少天,他穿着一件运动卫衣,是看上去相当明媚的柠檬黄,浑身却冒着一种表示不满的黑色气场。


黄少天抓抓头发,皱起眉道:“也没什么……那我们就吃了晚饭再去吃吧。”


……庆功宴就没见你这么大方,蓝雨众人很识相地把这句话吞了下去,藏在了肚子里,只是小鸡啄米样的狂点头——送上门的鸡,不宰白不宰。


黄少天的目光在卢瀚文身上掠过,“小卢就别去了,今天我们喝酒,一醉方休!”


请夜宵对于黄少天已经是反常,如今提出要喝酒更加是太阳打东边起来的奇观,大家愣了愣,意识到今天的抽风肯定是有缘由的。


见众人神色不对,黄少天换了个靠门框的姿势,“我先不来了,就缺个一天的训练,过一会吃肉串。”


训练室里众人面面相觑,都没猜到今天黄少天哪根筋搭错了。



肉串烤鱼一上,几瓶啤酒一来,推杯换盏的雪碧配啤酒就开始了,老板再三确定这群年轻人只要五瓶而不是五箱啤酒,嘀咕着把酒瓶子送上来。


空盘子铺了一桌子,酒却没有喝多少,一群人还是有所顾虑,黄少天自斟自饮也只是喝了一瓶,别说一醉方休,脸都没怎么红。


不过话还是要说的,黄少天一拍桌子,愤愤道:“你们说我是不是个完美男票?!”


坐得最近的徐景熙把碗搁远了一点,回忆起前不久死在窗子上的仙人掌,还有一天跑几次宠物医院的猫咪……都和黄少天相关,若说好男票,连电子宠物都会养死的剑圣着实不好说。


“还好,还好……”郑轩远目同时心虚。


黄少天估计刚刚还没缓过气,现在才发挥了神烦本质:“我失恋了别跟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些话说了跟没说一样,最郁闷的是他还不告诉我为什么直说我应该知道,还来句对不起这种人完全就不值得我喜欢!!下次我肯定要在竞技场戳死他看我三段斩剑影步……”


老板看了这里一眼,思考要不要去报个警,这个撒酒疯的青年好像要报社。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的碎碎念越来越偏离主题,还没开口,就被身边一群人的大吼淹没了。


“我去你什么时候脱团了?!”郑轩首先发问,一举戳中重点。


“身高多少年龄多大荣耀玩得好吗,是你的粉丝吗?等等你什么时候交的怎么一点口风都没有……”这个时候舌头再不灵光也得灵光,蓝雨庙一个和尚还俗,简直是奇闻。


黄少天郁闷,“现在你们还问这个,不知道我是被甩的吗?”


被甩的……


众人把这三个字消化了一会,瞪大眼睛看着男主角的脸,试图找出一点开玩笑的意思。


虽说黄少天电子宠物都玩死了,纯粹是打比赛的时间有点紧凑,再打开的时候宠物已经饿死了,那只吃了过期罐头的猫在黄少的精心照顾下,现在反而跟他最亲近,仙人掌的死是花盆的问题……黄少天没有那么粗心大意,对于喜欢的东西,他从来视若珍宝,比如荣耀,还有这个女朋友。


可是他被甩了,这就让人有点难以理解了,黄少天外貌并不逊色,除了话多或者说活泼点以外,是个在冬天像个大暖炉的角色,还不时中央空调,只做一个人的暖手宝,从照顾猫咪的行为里这就可见一斑。


他要是被甩了,这事绝对有蹊跷。


可是黄少天竹筒倒豆子样的说了一堆,接下来就不再说话,只是喝着就吃那盘没人问津的麻辣肉串,一根接一根,他本来就不能吃辣,现在吃得脸通红,还不停的灌啤酒。


他吸溜着鼻涕,嗓子有点嘶哑,抓了一大把纸蹭了蹭脸,放下筷子去结账了。


徐景熙问喻文州怎么办,喻文州只是笑了笑,“少天没打算告诉我们,就让他自己想想吧,我相信他。”


过了一会黄少天回来了,他绕着桌子走了一圈,说了句“明天不会这样的”,就径直推开门先走了。


蓝雨队员们坐在烧烤店里,有点担忧的凝视着那抹亮黄色隐入大片灯光里。


辣椒刺得喉咙火辣辣的疼,寒风瑟瑟,黄少天双手插兜,打算散散心再回去,街边一家奶茶店放了首歌,只听着有个女声唱什么分手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去你妹的。


黄少天踹了一脚街边的一个易拉罐,又把它捡起来丢进垃圾箱,继续往前走。


谁说分手快乐的,这肯定不是真爱,比如他,现在就郁闷得要命,头上都要长蘑菇了。


找到更好的?


黄少天抬起头看着高高的商业大厦,扯着嘴角笑了笑,剑圣的眼光可是很挑剔的,他一开始选中的,就是最好的。


荣耀前第一人,现在的嘉世队长,你说好不好?



『那我吻你咯,你要是不拒绝,就是也喜欢我,对吧?』

叶秋靠着窗子吞云吐雾,苏沐橙从他身后悄悄靠了过来,探头探脑往底下看了看,看到的还是一群粉丝的摇旗呐喊。曾经他们喊过嘉世必胜,现在喊的都是质疑,都是嘲讽。


叶秋就这么看着,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烟蒂丢了一地,甩在他那双褪色的运动鞋边,颇有点萧索的味道。


“少抽点吧,”苏沐橙叹口气,她知道自己现在也劝不住他,“你和他真完了?”


叶秋熄了烟看她一眼,又望了一眼楼下的人群,那些群情激愤的粉丝们喊声一声高过一声,好像非要把这个他们爱过,自豪过,夸赞过的王朝震成废墟。他打开窗子把烟草气味放出去——苏沐橙不喜欢这个味道。


完成一系列动作之后,他回答很果断:“嗯。”


在嘉世,人多眼杂,谈及这方面的事,他们总是用代词,听上去神神叨叨的。


“怎么回事?”苏沐橙压低声音道,黄少天和叶秋在一起的事,没几个人知道,作为唯一的非当事知情者,她虽然不看好这段感情,但是黄少天的执着的确让人叹服,没道理两个人就这样分了。


叶秋有点烦躁地想再去抓一根烟,又碍于苏沐橙只得克制,“他爸妈找过我……说了一点话。”


苏沐橙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前几天吧……其实也没什么,这种事,不好说。”叶秋的手指敲击着一尘不染的窗沿,“他技能点又加得不错,没必要找个大老爷们过一辈子的……就干脆分了呗。”


苏沐橙深深望了他一眼,她觉得叶秋绝对不是这样想,可他不说,她也不会猜到。


她一直都是站在叶秋身后揉着裙角的小女孩,她只需要尊重和支持,叶秋自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粉丝还在喊叫,打油诗满天飞,苏沐橙不喜欢这种吵闹,揉了揉眉心打算劝叶秋别处站着,叶秋却已经转过身往楼梯走。


他身上那件黑色的羽绒服旧得不成样子,前不久黄少天还给他寄了两箱衣服,也不知道他都折腾去了哪里。他一边走一边从兜里掏烟,动作娴熟流畅,正是她最讨厌看到的。


荣耀啊,爱情啊,真的就如叶秋打趣说的那样,来得也快去的也快。


哪里快了?一年的爱情长跑,十年的荣耀征途,一朝一夕全部崩塌,她看着他的背影都快要哭出来,他好像站在一地废墟里,身边没有一个人陪着。


分手就分手,天涯何处无芳草,苏沐橙几乎是愤愤地想着,叶秋最需要人陪着的时候,黄少天都不在,还打算一走了之,这种人不要也罢。

有太多老事在脑子里循环播放,叶秋去卫生间洗了个脸,拍了拍额头,颇有点无奈。那些五彩斑斓的回忆好像是非要折磨他一样,翻来覆去地唱着。


声音已经失真了,画面已经褪色了,情感还是鲜活的。叶秋还是记得他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年轻人朝气蓬勃,笑起来眉飞色舞,就这样撞到了嘉世的休息区。刚刚的比赛精彩纷呈,他的表现更是抢眼,明日电竞之家的头条估计名字都定了。


他是来要叶秋联系方式的,走之前还叫嚣着肯定挑翻他。


后来?后来和黄少天一日三打都成了习惯,早上起来刷牙时开机,洗完脸就来一局,把小剑圣打得嗷嗷直叫,再下楼吃早餐。


午饭终了,午睡前也不忘记来一场,长矛凌厉光剑飞舞,目不暇接的招数满天飞,两个人打得痛快淋漓,半天不肯关电脑睡觉。


晚上也不忘斗个你死我活,到了床上还比划几下招式,嫌刚才的天击太慢,炫纹用错。


就这样打着打着,半年如水过。所谓不打不相识,两个人在这期间见了不少面。一个蝉噪的夏夜,黄少天向叶修表白。


想来时光如潮,也难得有人情深似海,这些温馨的碎片都化成流沙,随风扬了。


当时那个年轻人手里还抱着铁板烧的袋子,另一只手挂着杯米酒,在人流褪去之后突然转过头,问叶修:


“那我亲你咯,你要是不拒绝,就是也喜欢我,对吧?”

叶修想着想着,微微扬起嘴角,眼睛却酸涩起来。

回忆里的他侧过头,吻了吻黄少天的嘴唇。



TBC

(ノω・`o)我已经是条咸鱼了啊啊啊啊啊

旧文,下一更不可能这么长(ಥ_ಥ)

评论(8)
热度(78)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