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问问自己,你在做什么?你未来想干什么?

  沉默者  

【周叶】目盲性崇拜 章一

新人周×嘉世时期影帝叶

期末考试前熬夜码文,我也是拼了♡

——你为什么站在这里?

——因为我想,试着成为一颗明星。

卷一 种子与星光

章一,

周泽楷到的时候,人还不多,片场里称得上冷清,群演在不远处等着,他看了一眼,乖巧的寻了个角落坐下。

作为轮回刚出道的新人,他只接了个短镜头,不过坐在这里,却已经和那群挤挤挨挨的群演有着天壤之别。但也没什么好骄傲的,混不下去的话,他们的今天就是他的明天。

好在他还有张脸可以卖弄,只是没有豁出去出卖色相的决心,摸滚带爬的路好像还有很久。

他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骚动,殷勤的问候像是在另一个世界里,他回过头,光线有点刺眼,还没看清楚来人,眼睛先闭上了,不过耳朵还是敏锐的:“叶神你来了,这么早?”

“叶神您觉得……”

……

那是一张和记忆里并无不同的脸,看上去他像是被时光丢下了。

叶秋立在一群人中,脸上还是那种不咸不淡的笑意,他眼尾略上扬,睫毛纤长,眼里盛着春水一般。周泽楷一个直男都有点心跳加速,很难说现场几个妹子的心跳到了多少。

周泽楷又把目光移回来,专心盯着他面前的矿泉水瓶子。

“周泽楷?”叶秋说,带着点漫不经心。

他转过身点点头,耳朵烧了起来,他只能暗暗地用指甲掐住手心,告诫自己别太失态,虽然多年来的偶像站在自己面前……

果然还是很激动!

周泽楷其人内敛惯了,看到叶秋反而不知道说什么,泉水在地下奔涌,他想说的太多,最后只是点了点头:“前辈好。”

叶秋本只有打个招呼的意思,看见周泽楷的脸,愣了愣,娱乐圈俊男美女那么多,这个档次的还是难找,又难得是个沉稳刻苦的模样。

在他心里怒刷一笔好感度。

“小周,”他马上叫上了,“轮回的吗?今年轮回不错啊。”

一句夸奖差点没把他的粉丝周泽楷的心给轰到天上,他觉得后背都汗湿了。不过叶秋说了这句就没有别的,去化妆了。

奇怪的是,叶秋居然没有专属的造型师,他的助理就这么冷眼旁观着,中途他还自己去拿了带来的豆浆。

叶秋上了妆之后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白衬衫配牛仔裤,清新干净,他只是调整了嘴角的弧度,就好像变成了无忧无虑的十八岁青年,笑得张扬肆意。

演戏为业的周泽楷清楚,这需要敏锐的直觉以及深厚的基本功,很多专业人士也不见得练的比这个白手起家的好,周泽楷也是见识过的,在很早之前。

当时他只是跑去影视城打工的群演,靠着脸偶尔得到几个镜头都兴奋半天,当时片场里有个剧院片景,布置相当专业,很少有人来,他有时候就会坐在这里很久,看着下面一排排座椅发呆。

其实他什么也没有想,学演戏不过是一时兴起,人生像辆慢车,悠悠驶向未知的远方。

他坐在阴影里一声不吭,却有个人爬上了台,姿势有点狼狈,估计是没有发现放在一边的梯子,那是个看上去比他大几岁的男人,穿了件白色风衣,一折腾显得有点脏。

他绕着台走了一圈,在中间站定:“ 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一个在舞台上指手划脚的笨拙的怜人,登场片刻,便在无声无息中退下,这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充满了喧哗和骚动,却一无所指。”①

他想起了邓肯,想起了围攻他的联军,带着嘲讽,带着愤怒,仿佛披上铠甲,对着命运发出无力的呼喊,熄灭吧,这灯火。

男人垂下头,再开口时,他又是深情款款的罗密欧,他热切地表白着自己的爱意,像是玫瑰吐露芬芳。

他切换着自己的角色,挥洒着才华,光追随着他的脸脚步,尘埃被他惊动,偌大的舞台下静默而肃穆。

周泽楷第一次意识到演戏也是一种艺术。

他是缪斯女神眷顾的人,每一个演绎的对象都活灵活现,他使人物从剧本里走了下来,隔着岁月洪流向着空无一人的台下微笑,周泽楷强忍住鼓掌的冲动,只是用牙齿蹂躏着下唇,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最后,男人像是累了,对着台下鞠躬致意,周泽楷恍惚间,听到了潮水般的掌声。

他还说了什么,周泽楷已经听不清,他的头脑已经空白,耳中轰鸣一片,风暴席卷而来,悄无声息。

种子终于长出心田,它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看见了满天星光。

TBC

①出自《麦克白》,莎士比亚果然是大师,傅雷的翻译更是锦上添花,我这个版本不知道是谁的……

本来还有很多戏剧可以写,但是太凑字数了……

临时写下,水平有限,复健中……

评论(2)
热度(40)
© 沉默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