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周叶】好想告诉你

[在意的人总是找不到。]

  
 

周泽楷从闪光灯围堵和话筒攻击中突出重围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整个天空阴沉沉的。

  
 

江波涛走过来,手上拿着两把伞,“据说是要下雨。”

  
 

他点点头,往自己的车那里走,身后又传来记者们的脚步声。他回过头,明明心中不怎么高兴,还是勉强自己回头笑了起来。

  
 

周泽楷有一张好脸,这是娱乐圈人尽皆知的事情。

  
 

周泽楷平日不怎么说话,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

  
 

周泽楷现在不高兴的原因,恐怕世上不会有另一个人知道。

  
 

脱下外套,周泽楷穿着白衬衫的样子曾经出现在一部早期的偶像剧里。那里面的周泽楷和女主爱的死去活来,曾经就这么穿着白衬衫奔跑在公路上,仅仅为了说一句我爱你。

  
 

女主最后离开了男主,若干年后又搭着火车回来,火车况且况且的响着,漂亮的女主角走出火车站那一瞬间,帅气的男主就站在那里等着她。

  
 

所以说剧里都是假的啊,周泽楷哪有那么会泡妞,哪有那么饥渴别人都走了这么久还不结婚生子过太平日子。

  
 

现在,这么帅气的周泽楷就这样坐在自家地板上,曲起一只腿,看着电视机发愣。

  
 

站在很多人已经不会再看光碟了,周泽楷却有这个癖好,他的电视柜里挤挤挨挨的都是一个人出现过的作品。

  
 

一叶之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神级别配音演员,原本是嘉世旗下的人,今天上午解约,宣布各走各路。

  
 

电视机男配正在安慰女主,尽管按照剧情,接下来男主就该带女主走了,不管男配多深情不渝,女主都属于男主。

  
 

周泽楷只是在捕捉他的声音,温柔的像一阵风。

  
 

这大概是神的赐予,配音演员的声音总会被各种人生经历,先天条件所束缚,不适合的声音就是不适合,就像鹦鹉那样单调的重复是不会引起人的共鸣的。

  
 

然而一叶不会,他的声音永远都可以领着你走进一扇新的大门,他是情感的引路人。周泽楷觉得,只要听着他的声音,那些心弦细微的颤动,都变得真实可感,都变得动人心魂。

  
 

可是现在,他不会再听到了。

  
 

窗外轰隆一声,这场压抑许久的大雨,终于还是磅礴淋漓的下了起来,窗玻璃被砸得呻吟,漆黑的天空裂开白色的伤口。

  
 

透过模糊的玻璃,周泽楷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着,灯光给他镀上一层飘渺的轮廓。

  
 

[我顺着时光去找你的踪迹,你是否还在哪里?]

  
 

周泽楷刚出茅庐的时候,只能接些狗血无聊的偶像剧,念着羞耻play的台词。

  
 

这次他演的是个炮灰男配,可是那个男主角的声线并不适合那个冰山酷哥形象。

  
 

导演无数次挑剔主角的声音,然而却不怎么担心,有一大笔预算来解决这个问题——邀请一叶之秋来加入。

  
 

当时男人还特意来到片场,穿着一件破旧的夹克,双腿套着洗的褪色的牛仔裤,面无表情地看着男主演戏,嘴里还叼着没点的烟。周泽楷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当时他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后来前辈们才告诉他。周泽楷只是暗暗的用余光看他。

  
 

后来他就这样保持这个姿势,很多年都没有改变。

  
 

戏拍完时周泽楷都没有跟他说一句话,但是他看了那部剧。

  
 

那部剧的剧情尽管非常常见,可他就是忘不了,毕竟有那么一个声音贯穿全剧,逼得他看了一次又一次,到最后每一句都烙上心脏,在他失神时钝钝的闷响,像是古庙里的晨钟。

  
 

那场戏里好像有一场雨,男主角在雨里崩溃的呐喊,当时在片场里他看的想笑,听到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眼睛一湿。

  
 

我说你啊,声音那么神奇干什么?

  
 

这是粉丝曾经给一叶的评价,所言果然非虚。

  
 

时光骨碌碌的往前转,周泽楷第一次正式和一叶打照面已经是他的第四部剧了,就是这部电影《惊夜》,他一夜成名。

  
 

当时他扮演的是一个坚毅勇猛的青年兵,对自家哥哥成了间谍的事痛苦万分,又无可奈何。

  
 

他在家里反复磨练着戏感,对着镜子一次次重演那矛盾冲击的场景,得到的还是导演一声声cut的叫嚷。

  
 

他觉得有些尴尬,这个时候江波涛还没有成为他的助理,那个青涩的小助理只会一次次笨拙地鼓励着他,叫他一次次重来。

  
 

他面前突兀的出现一只莹白如玉的手,手的主人叼着根棒棒糖,对着他微微的笑。“你要不要和我对戏试试?”

  
 

配音演员和演员,只多了两个字,之间却是天壤之别。周泽楷当时也是心情烦躁,就这么愣愣地答应下来。

  
 

“你不知道……”一叶的声音压的很低,像是在思量一场亲情和利益的博弈,像是在酝酿一场暴风雨。

  
 

周泽楷定定神,台词接的非常顺溜,“我不知道什么?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

  
 

在戏里他是另一个人,他不吝啬用别人的壳子讲话。

  
 

一叶像是笑了,在剧里演员也的确该做这个动作,但是他做起来显得自然而嘲讽,接下来的台词像是疾风骤雨般裹着利刃而来。

  
 

“你能知道什么,你能知道为什么家中只偏爱你一个吗?你能知道为什么只有你一个能上学?”他的声音又快又急,是在断裂边缘挣扎的情绪终于寻找到一个突破点。

  
 

这个时候哥哥应该上来揪住周泽楷的领子,不等他说什么就继续咄咄逼人的发问,但是一叶没有动,他只是站在原地安安静静的看着他,并不是看着剧里那个弟弟。

  
 

“我……”周泽楷还是继续念着那些台词,声音不自觉的拔高,他能感觉自己已经开始有了那种状态,“这就是你自甘堕落的借口?!你知道会有多少人因为你的愚蠢而死去?!”

  
 

“那你知道,我会死吗?”他的声音就这么轻飘飘的传来,像是砍在剧里的弟弟心上,又像是敲在周泽楷心里。

  
 

一个张口国家闭口军纪的弟弟,一个叛国犯法无恶不作的哥哥,周泽楷要扮演的角色内心纠结无奈,千言万语都梗在喉咙里,只有几句迎上哥哥的重炮:

  
 

“我知道,你罪有应得。”

  
 

“真是……我的好弟弟。”一叶念到这里就戛然而止。

  
 

在周泽楷看来,一叶脱戏脱的飞快,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像是有些感慨的看着周泽楷,嘴角还是那种模糊的笑意。

  
 

“这不就行了?”

  
 

周泽楷想要道个谢,张张嘴又觉得一叶这个名字太别扭,半天都吐不出嘴,一叶就这么站着,好像是等着他道谢一样。

  
 

“叫我叶秋吧。”一叶伸出手,打破这迷一样的寂静。

  
 

周泽楷握住他的手,“谢谢你,叶秋。”

这是一只让人不想放下的手。

  
 

他没料到,连这个名字有一天都会失去意义,毕竟他曾经在他舌尖辗转这么多次。

  
 

[在意的人在哪都能碰到。]

  
 

从嘉世出来的时候,天光明媚。

  
 

今天明明是个相当好的天气,天气预报里却说今天有一场暴雨,真是天朝的谎言。

  
 

现在的叶修,曾经的叶秋顺着人群往前走,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所有人都往一个地方奔涌。

  
 

他原本不喜欢这种随波逐流的茫然感,也许是时光的魔力。

  
 

他听到旁边有个长发披肩的女孩,激动的叽叽喳喳,嘴里蹦出的都是一个人的名字。

  
 

周泽楷。

  
 

当红影星周泽楷,没有一点绯闻干净得要命的男神,红透半边天的影帝。

  
 

新作是《旧时光》,用着青春的名号,狠狠赚足他人的眼泪,毕竟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段旧时光,埋在心底发酵。

  
 

不以情感夺人眼球,紧紧围绕几人的友谊,成长大下文章。周泽楷在其中扮演一个学渣似的角色,在最后都没有找到自己的救赎,孤身去了东北。

  
 

男神背着旧行李箱也这么帅,不少粉丝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犯着花痴,电影院里一片抽泣声。

  
 

对啊,叶修也去看过这部影片,但是一点眼泪也没有流,毕竟他看的根本不是故事,是故事里那个光一样的周泽楷。

  
 

得了什么奖他也忘了,只记得直播里影帝举起手中的奖杯,笑得开怀。

  
 

其实还是很内敛的,周泽楷就是这么个人。

  
 

他突然就不想往那里走,转过身有点艰难的往反方向走去,对着那些年轻激动得面孔频频说着抱歉。

  
 

“这个声音……”女生的疑惑淹没在人海中。


  
 

[我没有找寻,因为你一定在那里。]

  
 

叶修对于第一次会面没有什么很深的印象。

  
 

好像是自己接过无数偶像剧中的一部,他闲的没事做就去片场看看,找找感觉。

  
 

这个时候他看到一个年轻人,面孔陌生,并不是什么有名的演员,但是很亮眼,如果有实力绝对会是巅峰人物。

  
 

娱乐圈还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他好不容易从陶轩和苏沐橙的严加追堵里偷渡一根烟,却碍着场地不能抽,只能叼着干发愣。

  
 

这表情一定像是没糖吃的小孩,他暗暗的自我揶揄。

  
 

那个青年一直没有回头看他一眼,只是坐在椅子上,沉静得像是深不见底的潭水。

  
 

莫非本质是座冰山?

  
 

实际的接触来得挺快的,叶修对时间没有什么明显的概念。

  
 

这个男生被导演指出不足时会咬一下下唇,叶修总是喜欢关注一些无关痛痒的细节并以此为乐。

  
 

他突然想要去招惹一下这个人,这几天苏沐橙管烟简直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他打滚卖萌都只得到一捆棒棒糖,各种口味。

  
 

大概是口里没有滋味,就想找找心里的?

  
 

他想到那句恋爱的滋味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就笑了起来,紧接着又暗暗在心里把自己狠狠嘲讽下:

  
 

我在想什么鬼?

  
 

他走过去,看着周泽楷眼里的错愕愉悦地勾起嘴角,叼着根棒棒糖的样子肯定有些搞笑,但他的邀请还是很正经的:“你要不要和我对戏试试?”

  
 

这场戏,也不知道怎么就把自己给栽了进去,入戏入了很多年。

  
 

在片场围观这么久他还是记下来几句台词的,他沉吟一会,把自己完完全全变成那个背叛国家孑然一身的哥哥:“你不知道……”

  
 

他揣测着人物内心的声音,用语气最完美的体现出来,配音演员演绎情感的武器只有声音。

  
 

他看到周泽楷开始试探着进去这场戏,眼睛里酝酿着情感的云朵,再下成一场磅礴的质问大雨。

  
 

“我不知道什么?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

  
 

叶修不了解周泽楷,最起码他不善言辞这一点是知道的,他这么顺利的说出台词,却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一个敢于进去污浊与光辉共存的娱乐圈追逐梦想的人,绝不会因此停下步伐。

  
 

他笑了,这是个让人感兴趣的人,他会发光的。

  
 

“你能知道什么,你能知道为什么家中只偏爱你一个吗?你能知道为什么只有你一个能上学?”

  
 

这一段语速得快,情绪应该激动,叶修在脑海里冷静的演练着。每一句话说出口都是要在他脑海里循环很多次,只是为了一个更好的演出。

  
 

他只听演员的台词,至于动作他还真没有什么印象。

  
 

那么他就看着周泽楷这张可以下饭吃的帅脸,做一个万能的注视动作。

  
 

“我……这就是你自甘堕落的借口?!你知道会有多少人因为你的愚蠢而死去?!”

  
 

他在入戏,角色和扮演者的灵魂正在沟通交融,正在彼此碰撞中趋于完美,从这一刻起,他就不再是周泽楷,他是一个纠结的弟弟,站在国家和亲人的跷跷板上犹豫摇摆。

  
 

他还需要再推波助澜。“那你知道,我会死吗?”叶修那捏着这份情绪,他期待周泽楷会以怎样的方法回应他。

  
 

他是个不称职的哥哥,周泽楷要扮演一个冷酷的弟弟,所以这句话才这么冷漠,才这么让人痛心。

  
 

“我知道,你罪有应得。”

  
 

像是刀子一样插进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叶修满意的在心里叫了句“ok”,觉得自己起了兴致继续对下去。

  
 

“真是……我的好弟弟。”如同尘埃落定的叹息,叶修还想接着上演这场手足相残的悲剧,结果猛然一卡顿,大脑只剩下几个鲜红大字:

  
 

“忘词了。”

  
 

他帅气的结束这场对戏,满意的看着周泽楷没有发现任何让他尴尬的端倪,

  
 

“这不就行了?”叶修鼓励着后辈,已经放弃回想没印象的台词。

  
 

后辈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些什么,叶修生怕他再来一句台词,急忙伸手自我介绍道:“叫我叶秋吧。”

  
 

周泽楷很乖巧的握住他的手,客气地道谢:“谢谢你,叶秋。”

  
 

叶修长舒一口气,周泽楷没有发现

自己忘词就证明自己在他心中形象还是很高大正经的。

  
 

可喜可贺。

  
 

〔雨水就这么冲刷回忆。〕

  
 

叶修往家里走的路上,雨就尖叫着跳了下来,一个个急得跟送死似的,完全没有考虑没带伞行人的心理。

  
 

雨越下越急,打在脸上像小石子那样坚硬,有些疼。

  
 

沿路几家咖啡屋糕点店都是爆满,点心的甜香和人群呼出的二氧化碳混合在一起,黏腻得让人不想再挤进去。

  
 

叶修索性不再避雨,直接往前冲,装着人的出租车甲壳虫一样穿梭在这场大雨里,他突然想到周泽楷《旧时光》里,所有人毕业的那个夜晚。

  
 

也有这么一场雨,非常碰巧,周泽楷拍这场戏的时候真的下了雨。更加有缘的是,叶修当时就在那里看着他,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没看他。



  
 

[我发现我没忘记。]

  
 

周泽楷其人,低调,冷静,但绝对是一个称职的演员,他所获的荣耀,全部都来自于他自己的努力和一部分天分。

  
 

这场戏应该是一场告别,是剧终前各人毕业的一场戏,剧里所有人被这场大雨淋了个透心凉,曾经以为考得会很差的橙子考上北京的一个大学,她的闺密愤怒地喊她“学婊”,然后抱头哭泣。

  
 

周泽楷就是在这个时点从雨幕中走出来的,他考得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失败,被从家里赶出来,浑身都湿透了,刘海滴滴答答的往下淌水。

  
 

他就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原本他们五个是约好考完聚会的,结果现在只来了三个人。

  
 

橙子的闺蜜抬起头,用颤抖的声音念出本剧最重要的台词——

  
 

“你告诉我,努力不是一定有回报么?

  
 

“那为什么,我还是什么都没有呢?”她的声音越来越尖,到最后几乎已经是嘶吼,带着哭腔的问题直接掷向周泽楷。

  
 

这个时候周泽楷要扮演的比她还要崩溃无助,却总是固执着那个所谓大男子主义的茧,明明眼眶都红了,还是要说着那些还有明天我比你没有好到哪里去的台词。

  
 

周泽楷是个实力派,这一段的情感激烈冲撞,不仅要对神态动作有极高要求,对于语气更是一个挑战。

  
 

为了演好这一段,演员们在雨里站了快三个小时,女演员们回去都是病了几天,周泽楷也咳嗽了一段时间。

  
 

叶修在三个小时里始终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准确来说是看着周泽楷,捕捉着他每一个表情泄露出来的情绪,每一个动作抖落的态度。他为他的成长骄傲,为他的表演而惊艳。

  
 

周泽楷眼角像是有泪,雨太大却看不清,只能听到他的声音穿透雨水,钻进叶修的心脏。

  
 

“我也没有啊。”

  
 

剧里飞扬的青春,三年的努力,全部都沉没在这一句回答上,最后的最后,他们都会不回头的踏上另一条旅途,有时再回首看看这段旧时光。

  
 

叶修的脚就像钉在原地一样,就这么注视着周泽楷一次次完善自己的表演,直到最完美的一次。

  
 

大雨在戏拍完后不到二十分钟就停了,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破开阴霾,周泽楷换上新衣服,坐在椅子上喝着姜汤。

  
 

叶修犹豫着要不要去打个招呼,苏沐橙的电话就打来了,他回应着自家妹子的问题,还是转身离开。

  
 

也没有再回来。

  
 

[我发现我记得。]

  
 

周泽楷接到《旧时光》的邀请时,他本来是有些犹豫的。

  
 

一个从未尝试过的不良少年少年角色,一个从未表现过的心路蜕变,最终还是骨子里的冒险因子主载他选择了同意。

  
 

枪王出演这部剧带来不少激烈的讨论,每个有所了解的人都在期待这部剧的出现,有怀有善意的,也有带着恶意的,周泽楷清楚。

  
 

他看着剧本,对着最后雨中那场戏发呆,尽管每一句话都已经念叨得快魔怔了,始终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如果可以找叶秋……

  
 

这个念头被掐灭在了心里,他下意识躲避这个人,却又想靠近他。



  
 

夜已深,他看着窗外高楼林立,华灯璀璨,也不知道其中会不会有那么一个他挂念的人,正在行走。

  
 

这段话他把自己快逼得精神分裂,连跟镜子说话这招都用上了,结果还是不怎么尽人意。

  
 

他突然想到叶秋粉丝曾经做过的一个剪辑,把她认为自家男神说过的最好的话全部放在一起,美名其曰睡前听一听。

  
 

周泽楷犹犹豫豫的注册论坛,明明没有一个人看着他,他却偏偏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结果千辛万苦上了论坛,居然经验不够必须升级。

  
 

他的粉丝要是知道,他们男神大半夜偷偷摸摸在家里水经验,发帖求升级,恐怕会哭晕在厕所里。

  
 

那些粉丝们别出心裁的版面设计,帖子里追忆一路走来一叶的作品路程,看的周泽楷突然觉得自己又离叶秋近了一步。

  
 

他窝在电脑椅里,敲打键盘写下他眼中光一样的叶秋,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脑残粉,又为自己和叶秋有那么多接触兴奋不已。

  
 

他看着那些跟帖,有说楼主恐怕是一叶脑残粉,有说楼主这么了解莫非现实里见过的,有说是不是跟踪的……这些带有善意的打趣,周泽楷突然就红了耳朵。

  
 

带着耳机听到叶秋声音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他精神却还是很好,当叶秋早期念过的一段旁白响起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记得这是哪一部剧里哪一段词。

  
 

“我以为这就结束了,其实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这是冒险者踏上大陆之前所说的,叶秋用旁白始终讲述冒险者的种种奇妙经历,剧里的声音慵懒好听。

  
 

戴上耳机就好像他只说话给你听一样,像是恋人在枕边窃窃私语,周泽楷听到了下一段的时候,绝望地感叹自己怕是睡不成了。

  
 

“我喜欢这里,因为你在啊。”

  
 

这是那部他出演男配的电视剧,叶秋配的男主深情款款,炸响在周泽楷的内心。

  
 

“和平,为了和平我可以不顾一切。”这是那个少年将军的配音,周泽楷最喜欢的作品之一,闲暇时他把这部影片看过一次又一次。

  
 

……

  
 

周泽楷发现,每一句话他都可以想起在哪里听过,他以为的熟悉其实已经融进血肉刻进骨头,所以他才会那么容易想起叶秋。

  
 

他的声音就是这么奇妙,周泽楷对此魂牵梦萦,直到接触这个人,他才发现有比声音更吸引他的东西存在。

  
 

那就是叶秋本身。

  
 

他顺着声音一路漫无目的的走,结果在尽头邂逅一个人,然后怦然心动。

  
 

他发现,他真的记得。



  
 

[也许是时光让耳朵,变得宽容]

  
 

叶修对抽烟是一种又爱又恨的态度,知道烟对他的嗓子是一种伤害,却又欲罢不能,只能在抽和不抽中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平衡点。

  
 

这个时候他就会想起周泽楷。

  
 

是哪一部剧?似乎是让周泽楷得到枪王之称的那部动作片,神枪手骑士带着公主逃出重围,去往森林过上幸福的生活。

  
 

叶修配的是其中一个使臣的音,作为旁观者看着这个注定悲剧的故事。

  
 

他看着骑士披着火红的披风,擦拭着自己的枪和剑,像是对待信仰一样把它们擦拭得干净纯洁。

  
 

可是他的公主最后回到那个牢笼,嫁给一个完全不喜欢的王子,他的枪还是没有守住所爱之人,只是做了最基本的挣扎。最后他在夜晚坐在他和公主居住过的小屋上,唱了一首歌。

  
 

这首歌是周泽楷唱的,叶修又唱了一次作为片尾曲,周泽楷的声音青涩,粉丝们照样买单,但是叶修当时作为叶秋时接下来这首歌实在是出人意料。

  
 

他第一次用一叶的名字唱歌,声音飞散在吉他的伴奏里,高潮部分突然响起的吹笛声更是让粉丝感叹耳朵都要怀孕了。

  
 

这首曲子是一个叫做秋木苏的人做的,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叶秋愿意包揽这首歌的创作,满足了许多粉丝对自己男神的超苏幻想。

  
 

我以为跨越千山万水你就会和我在一起

  
 

可你最后还是离去

  
 

我以为今夜星光璀璨你我定下约定

  
 

就不会有人迷失在物欲的森林

  
 

叶修中途也闲逛去过片场,因为苏沐橙喜欢那里茂盛的森林,他去的时候就看到周泽楷穿着紧身的骑士装,腰线利落,手中拈着一枝还沾有露水的玫瑰,向公主诉衷肠。

  
 

英俊的骑士屈膝俯下身子,问他的爱人是否幸福,他的爱人没有回答。

  
 

叶修昨天有透露自己要来的事情,他的到来有不少人打招呼,一个已经成为神级配音的人物在娱乐圈有不小重量,大家自然愿意去接触。

  
 

玫瑰是从市区新买的,火红娇艳,周泽楷下巴轮廓立体,摄像机还特意来了个特写,更加帅的人尖叫。

  
 

休息的时候叶修咳嗽了几声,周泽楷走过来对他笑了笑,递过来一个保温杯,“雪梨汤。”

  
 

叶修的疑惑写在脸上。

  
 

周泽楷指了指自己的背包,“有两瓶。”

  
 

叶修配合地道了谢,打开热气腾腾的保温杯,雪梨剔透玲珑,甜到他的心里。

  
 

杀青宴要喝酒,周泽楷坐在他的旁边给他挡酒,一杯又一杯坦荡得他都不好意思,同时惊叹周泽楷的酒量。

  
 

然后周泽楷就醉了。

  
 

年轻人醉的不动声色,啤酒白酒好像都奈何不了他,他只是沉稳的接过再小口喝下,偶尔还会言简意赅地向叶修推荐什么菜肴比较适合他,都是些清淡的美食。

  
 

说着说着,突然就没了声息,头一歪就睡在了叶修的右肩膀上,半眯着双眼,眼角微红,带着酒气的呼吸敲击着他内心,小心翼翼叩响心门。

  
 

你不说话也没关系,我自然会有一天知道。


  
 

[在娱乐圈里,喜欢的话就要大声说,爱的话就要小声说出来。]

  
 

周泽楷意识到自己喜欢叶秋已经是他们相识的第四个年头,而这时叶秋已经不见了,在他事业最如日中天的时候,那个笑得张扬的人孤身消失在冷雨中,就此销声匿迹。

  
 

好像是惊鸿一瞥又非要在记忆里刻下深深地伤痕。

  
 

是什么时候开始动心的?是无意间看见他正在教导新人如何改变自己的声音。两个小时都没有喝水那次吗?

  
 

他的神态当时温柔而细致。

  
 

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深陷的?是听到他那句带着笑意的要不要和我对戏试试?

  
 

他的态度认真而诚恳。

  
 

那么是什么时候终于无法自拔,是一次次在深夜里听着他的声音,突然在电台空降讲述他的故事?

  
 

他的语气冷静却悲哀。

  
 

周泽楷戴上耳机,重温男人的各种声音,好像这样,每一年的时光他就是陪着他度过的那样。

  
 

伴随着嘶嘶的电流声,少年音干净纯粹,说着那句用烂了的台词:“喜欢一个人就要大声说出来!”

  
 

周泽楷想干什么呢?他总是患得患失的思索一些问题,当时扮演骑士时他完全可以顺势递上玫瑰,在苍翠的大森林里表白,叶秋可能不在意环境,但对喜欢的人总是想要给他好的。

  
 

这些都不行,娱乐圈里,出柜对于艺人而言就是毁灭性打击,他不想一时任性害了两个人。

  
 

而且下落不明的叶秋,是否也和他一个想法?

  
 

周泽楷沮丧的想着,要是对方示好真的只是出于好人卡,那他自己这场暗恋就完完全全成了单恋,从头到尾都是个单人剧场。

  
 

可是只要你和我在一起,世界反对,都没有问题啊。

  
 

新的影片布置得紧张,周泽楷即将迎来更高难度的挑战,当然不是演技,毕竟新接的动作戏实在是小菜一碟。

  
 

是如何在七夕那天的粉丝见面会上脱出重围,捍卫自己衣服的完整。

  
 

当周泽楷身心俱疲的回到家时,最近新出现的兴欣工作室正在开歌会,他还是听其他小演员不经意提到其中有个叫君莫笑的,声音相当不错。

  
 

名气大成这个样子,这么高调的姿态最容易使周泽楷联想到那么一个人。

  
 

歌会已经进行到一半,满场都是玫瑰花束,新人开口音色甜美,紧接着就是一声慵懒的问候,评论区飞速滚动,满满的都是君莫笑这几个字。

  
 

这个声音和一叶有些许不同,它显得更肆意,更懒散,更富有创造力和可塑性。

  
 

周泽楷心跳漏了一拍,这个君莫笑和一叶共同点和巧合之多,他几乎可以把一叶的声音记在灵魂里,他已经可以确信,君莫笑就是叶秋。

  
 

“我相送给我暗恋的人一首歌,祝ta七夕不快乐,毕竟他快乐我就得单身啦。”

  
 

君莫笑的声音围绕在周泽楷耳畔,他感觉有什么长久以来的秘密就要揭开,就要坦露在他的面前,嬉笑着告诉他一个他只能想象的故事。

  
 

“我要唱……分手快乐。”背景音里笑成一团,据说兴欣都是住在一起的年轻人,搞搞艺术唱唱歌。

  
 

粉丝在评论区也是笑翻一片,表示连大神对于情侣狗怨念也是非常深重。

  
 

他的声音柔柔软软的,却并不是分手快乐的歌词,居然是一首重名的原创歌曲。

  
 

恭喜你 和过去的平凡告终

未来的生活肯定有灿烂的梦

祝贺你 和过去的悲伤分手

你终归拥有灿烂的彩虹

  
 

……

  
 

如果你回头了

  
 

别忘记我还在这里了

  
 

“我喜欢的人,不怎么说话,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喜欢他哪一点,但就是喜欢上了。”君莫笑的发言好像在应证周泽楷的幻想,周泽楷忍不住伸出手揪一下自己的脸,看看是不是还在做梦。

  
 

“总之,我喜欢他啊。”

  
 

评论区安静了大约三秒,马上爆炸成原子弹,接踵而至的问题几乎是要把电脑卡的死机,君莫笑带着笑意的表白太过于深情感动,粉丝们一边叫着失恋了,一边高喊着在一起。

  
 

“透露下姓氏倒是可以啦,”君莫笑的互动还是骨骼清奇,都有人怀疑这是不是虐狗专用频道。“他姓周。”

  
 

周泽楷已经激动得快说不出话来,传说中下楼跑圈没准指的就是这种心情,他想要沿着赤道跑的心思都有了。

  
 

你相不相信心有灵犀,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周泽楷原本是不信的,现在他才发现,其实只是他还没有遇到那个让他相信的人。

  
 

上帝是个顽皮的孩子,他总是在山重水复之时,给人柳暗花明之景。

  
 

那么好想告诉你这份心情,即使暂时不能向全世界宣布,是不是也可以先向他说出来?


  
 

我是个被领养的孩子,我每天都要遭受残忍的虐待,那就是,看父亲和爸爸秀恩爱。

  
 

他们现在估计又在哪条大河旁边的庄园,享受生活,偶尔干些会被和谐的事情证明他们婚后生活和谐。

  
 

我的双亲是十多年前在美国完婚的,据说我的父亲工作不方便宣布这一消息,但是结束光辉闪烁的工作之后,他还是不假思索地牵起爸爸的手。

  
 

或许这就是真爱吧。

  
 

我的电话又传出那首爸爸的中文歌分手快乐,接起电话,我就听见父亲的声音:“怎么……哄他高兴。”

  
 

你绝对是做过了吧,情趣过度了吧?

  
 

我暗暗说道,口里说出的还是相当正直的安慰方法,“做饭,玫瑰花什么的,你不是很在行吗?”

  
 

“试过。”

  
 

“那你给他唱首歌嘛。”

  
 

这句话我是想都不想就说出口来的,当我听到那首分手快乐的时候,我突然就在想,父亲是不是也可以去对爸爸唱一首歌。

  
 

“嗯。”电话挂了。

  
 

我经常怀疑父亲的话费是不是充值得太少了,不然怎么每次打电话都简单成这个样子。

  
 

或许他这一生不在戏中的话,绝大部分都是说给爸爸听了吧。

  
 

诶对了,苏沐橙阿姨马上要来拜访我,据说当初她不动声色的按头助攻才凑成这么一段美好姻缘。

  
 

我先去泡壶茶……

  
 

The end

  

唔……不满意,但是是个重要的记录=-=

评论(8)
热度(94)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