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王叶】吃火锅吗? 全

王杰希把那口大锅在书房里安置好后,又去清理了一会书柜,紧接着把那些七嘴八舌的魔法书塞回书柜,才决定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

  
 

从魔法师社区搬过来的第一天,他发现对面住着是一个正常人,就是宠物有点问题——那只猫咪总是恶趣味的微笑。楼下是个小女孩,还不清楚楼上住的什么人。

  
 

他一边想着,一边捧着杯子去阳台透气,刚拉开门就愣住了。

  
 

一个套了件白色衬衫,穿了条卡其色裤子的男人,一只手攀着楼上的保险窗,一只脚踩在他的阳台栏杆上,头发被风吹得充满杀马特风味。王杰希看到的第一反应就是冷,现在是冬天,外面飘着鹅毛大雪,男人穿着件单衫跑到高处吹风,不是疯魔就是傻。

  
 

于是他“哗”一声又把门关上了,大魔法师王杰希坚信一定是刚刚打开方式不对。

  
 

深吸一口气,清醒头脑告诉自己没有做梦,也不是住在精神病院里……王杰希再一次打开门,男人还在那里,看到他还跟嘲讽地笑了笑,嘴张张合合不知道说了什么。

  
 

王杰希确定了,自己楼上住着神经病。

  
 

男人麻利地落在王杰希身边,身上的白衣细看更像是一条床单,天寒地冻里他看上去完全没感觉:“你是我楼下的新房客吗?”

  
 

王杰希觉得更适合他的台词应该是“你是我楼下的新病友吗”、“你吃药没?”诸如此类。特别是这人居然翻个窗子就到了他家阳台,社区的物业管理必须投诉,亏他还打算帮高英杰在这里看个房子。

  
 

“嗯。”王杰希应道,心里已经在回忆物业电话了。

  
 

“那……你魔法师几级了?”男人问得直白,王杰意识他在问什么的时候吓了一跳,马上选择了否定。

  
 

“普通人,不是魔法师。”王杰希镇定得很快,他在心里给自己的反应速度打了个及格分。

  
 

男人噗地一声笑了:“别骗人了,我都看到你的那口大锅了,不是魔法师拿大锅干什么?”

  
 

“做菜,我是……美食家,嗯,会做菜的那种。”王杰希撒起谎面不改色。

  
 

“那你会煮火锅吗?”男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那口锅就是用来煮火锅的,底料一般放得很多,锅不大点放不下。”王杰希完全忽视了自己的锅有一米高,完全不是筷子够的到的深度,也无视了自己已经快三十年没做过饭这个问题。

  
 

“很好!”男人看上去特别高兴,忙不迭地伸出手自我介绍,“我是叶修,普通人,住在你楼上的。”

  
 

王杰希为了礼貌跟叶修握了握手,叶修的手就像是一块轮廓漂亮的冰块,冷到骨子里,他开始猜测这人的身份:“你不会是妖怪吧?”

  
 

叶修回答特别自然:“当然不是。”

  
 

“那你刚刚在干什么?”王杰希也问他。

  
 

叶修理直气壮:“我是攀岩爱好者,刚刚训练。”

  
 

王杰希当然不会信,不过考虑到自己也是装成普通人,也就不跟这人计较。

  
 

“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吗?”叶修兴致勃勃。

  
 

王杰希愣了下,想到对于他人要和善的做魔法师原则,就很干脆地答应了,“是吧。”

  
 

“那你什么时候邀请我去你家吃火锅啊?”叶修满脸理所当然,王杰希则是一脸愕然。

  
 

“……为什么我要邀请你来我家吃火锅?”

  
 

“这不是很正常吗?”叶修倒像是被吓了一跳,“我们是朋友了,于是一起吃火锅啊。”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王杰希正要委婉拒绝,叶修突然动了动鼻子,大惊道:“我的厨房!”

  
 

然后他就匆匆忙忙爬回自己家了,身姿轻盈,驾熟就轻的感觉扑面而来,王杰希在心中再次提醒自己得注意防盗措施,见他半天没回来,就走回客厅,把楼上的神经病抛在了脑后。

  
 

楼上传来一声类似爆炸的巨响,然后焦糊味顺着阳台飘了进来,王杰希嫌弃的画了个魔法阵吹风,确定高英杰不仅不该来这住,最好也别到这里做客了。

  
 

神经病的风雨就让他一个人承担吧。


  
 

第二天的清晨依旧是寒风呼啸,王杰希洗漱后开始翻阅魔法书,用布条堵住了书本喋喋不休的嘴,再加上一杯可可,这着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始。

  
 

忽视阳台上传来的敲门声的话。

  
 

王杰希觉得自己是时候换个地方了,出于礼貌,他还是去开了门,叶修站在阳台上,还是那副不怕冻的装束,半个身子都积了雪,“你叫什么来着……我昨天问了没?”

  
 

“我姓王,你可以叫我王……”

  
 

“王大眼!”

  
 

“杰希。”王杰希觉得这时候把这疯子丢在室外或许比较好,就听见叶修笑了笑。

  
 

“嗯嗯……王杰希,我们什么时候开饭呢?”

  
 

“开什么饭?”王杰希茫然。

  
 

叶修循循善诱:“你记得昨天答应了什么吗?”

  
 

我记得昨天说要找物业处理楼上的精神病……王杰希在心里默默道,“我不记得我说要请你吃火锅。”

  
 

叶修一拍手,“你看你连火锅都记得,怎么会不记得这事呢?”

  
 

王杰希懊恼地想要咬自己的舌头。

  
 

“不过你也不用急,我一会再过来吃饭,你可以先准备一会。”叶修善解人意地点点头,然后一溜烟从窗子爬了上去,还不忘记甩下一句“不见不散”。

  
 

王杰希,冷静持重这么多年,今日终于遇到了克星,在屋里思考了一会人生后,他还是下楼买食材和食谱了。

  
 

刀子嘴豆腐心的准确翻译。

  
 

风尘仆仆的上门来,觉得便利店服务员看他的眼神哪里不对,后来才发现自己忘了换件衣服,一身睡衣就下楼了。王杰希觉得自己是时候占卜看看最近是否流年不利不适搬迁。

  
 

锅太大书房里的门受不了,王杰希只能把它缩小了往外搬,搬到一半叶修从上面飘了下来,衣服上算是雪花,身上还在滴水,整个人狼狈死了。

  
 

他站在风雪之中,衣袍像是白云样潇洒,下半身却是在慢慢凝聚,原料就是雪花,它们在空气中塑形,变得平整光滑,直到化成他的皮肤。这一幕看上去颇有点诡异。

  
 

王杰希念咒念到一半,锅砰的一声胀得老大,旁边他特有的星星阵法也闪闪发光,锅砸到他的地板上,整个房子都闪了闪。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

  
 

“……你还说你不是魔法师。”叶修先开口。

  
 

王杰希不甘示弱:“你不也是妖怪。”

  
 

“不能这样说,毕竟是你先骗我的。”叶修嘴硬。

  
 

王杰希不屑这种小孩子样的争论,指着大锅道:“你到底吃不吃火锅了?”

  
 

叶修皱着眉看了看那口大锅,“……你这锅平时干嘛用的?”

  
 

“熬药的。”王杰希淡淡然。

  
 

“吃了不会死人吧?”叶修惊恐状,“你平时没把什么巫女的头发,蜥蜴的尾巴之类丢进去熬药吧?!”

  
 

“怎么会。”王杰希边说,边把念了个决把书房里那些稀奇古怪的罐头隐藏起来,其中大概有两个罐头是蜥蜴的头,一个是尾巴。

  
 

“好吧。”叶修有点勉强地坐在了靠近窗子的地板上,窗外的大风呼呼地吹,他看上去很享受。

  
 

“你能把窗子关上吗?”王杰希坐在风雪里面无表情,“我冷。”

  
 

叶修睁大眼,“那样我会化的。”

  
 

“……那你是怎么住在家里的。”

  
 

叶修突然来了兴趣,“那是因为我布了阵法,我给你看看呗。”

  
 

王杰希的不卡在喉咙里,漫天飞雪已经在他的客厅下了起来,除了冷,他想不到任何有关浪漫的词语。

  
 

地板开始结冰,厚厚的冰层蔓延,冰霜结上他的大锅,又被叶修一挥手制止,过了不到十秒钟,王杰希坐在了冰天雪地里。

  
 

“怎么样?”叶修得意扬扬。

  
 

王杰希冷静下来,有一种非常平淡的口吻说:“你可以先把这一圈解冻吗?”

  
 

叶修一愣:“为什么?”

  
 

王杰希拎了拎塑料袋,硬是扯不起来,他强调道:“我买的白菜被你冻住了。”

  
 

而且他现在想把面前这人当火锅底料。


  
 

叶修在大锅旁边画了一个圈,寒气就全部阻挡在了外面,王杰希把自己买的一麻袋蔬菜倒进去,又加上满满半锅水,然后,他和叶修沉默地盯着大锅。

  
 

“……看上去好像什么都没放。”叶修感叹,锅实在太大,那一点点食物完全是杯水车薪。

  
 

王杰希想要起身去厨房拿点肉来,结果衣服后摆“嘶啦”一声裂了,冰块上多了一片黑色布条,他思考着什么时候去魔法师协会再拿一件袍子,一边说,“你能把这冰融掉吗?”

  
 

“我说了我会化的,”叶修再次强调,“你不一样自家地板上有个人形水渍吧?”

  
 

“可是我家地板已经是冰块了。”王杰希看了看破烂的衣服后摆,想到近两天一团糟的生活,语气也不怎么客气,“你这是惹麻烦。”

  
 

叶修摇头:“我真的会化的,要不你把你家冰箱拿来用用?”

  
 

不久,叶修钻进冰箱下层,窝在其中催促王杰希手脚麻利点,同时拎起一袋蘑菇,平地起了一阵旋风,蘑菇悬在半空里一个个排队跳水,与此同时塑料袋也一头栽了进去。

  
 

叶修打算挑出来,王杰希皱着眉制止,“我们应该换一锅水——塑料袋有毒。”

  
 

“还没开始煮了,再说你一个魔法师,我一个千年老妖,还怕有毒?”叶修舔了舔嘴唇,只想快点吃到热气腾腾的火锅。

  
 

“绝对不行。”王杰希严词拒绝,“对待食物不可以这么随便。”话一说完,叶修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大锅飘起来,飞向了卫生间,心都碎成饺子陷了。

  
 

叶修捂心口:“天啊我的火锅就被你喂马桶了,有没有人性啊?”

  
 

“我再去买一次,”王杰希站起身,走进卧室准备换个外套,叶修在冰箱里蹲成一团不舒服,蹦哒去了阳台吹风。

  
 

便利店在一个小时前接待了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五官还算端正,就是一只眼睛略微大了一点,行事彬彬有礼,还是很完美的一个人。

  
 

现在,这个人又来了,身后跟着个披着长……白色床单的人,看不清脸,如果是女子应该很高挑。营业员思考着,就见两人走过她身边,白色床单爱好者身边飘着一阵寒气。

  
 

他们去了食品柜台,期间在薯片专柜逗留了一会,发生了小口角,大体是那个男人不准白色床单吃膨化垃圾食品,最后白色床单输了。

  
 

结账时,营业员只能联系仓库——他们把整个货柜搬空了,特别是肉,他们几乎扛了一头牛走。营业员小姐目送两位顾客离开,另外两个行迹诡异的人也过来结账。

  
 

两个年轻人探头探脑往外看了一会,其中一个发话了:“高英杰你看到了吗?我说这其中绝对有问题,明天还是别去坏了师傅好事比较好。”

  
 

被称作高英杰的另一个人点点头,“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可是师傅不是要我们在他休假时每周拜访一次吗?”

  
 

刘小别一脸高深莫测:“等到时候喝了喜酒,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了。”

  
 

到了家门口,王杰希回过头,一脸嫌弃:“你这样像个女人。”

  
 

叶修扔了施过法术的床单,草草把一麻袋蔬菜一丢,土豆白菜满地滚,“别管了,吃火锅吧。”

  
 

两个会魔法的人做起事是很容易的,叶修再三强调自己用的是法术,同时亮出身份,来自东方的一只雪妖。

  
 

王杰希自动过滤为来自东方的一坨雪,一边把土豆切成片丢进锅里。

  
 

叶修继续讲述自己的故事,说他是百年前东方最高峰的雪,得灵智成形,遇上一股叫苏沐秋的寒流,带着一股叫苏沐橙的小寒流,游山玩水。

  
 

王杰希听他讲那些东方才有的瑰丽景象,一开始还将信将疑,有些不信,毕竟东方西方不对头这是人尽皆知的,过了一会,他好像也跟着叶修去东方走了一趟样。叶修的叙述很有意思,他也许记得某某山脉的一场雪压弯多少花枝,却不会记得这座山叫什么名字,挺诗意的记忆法子。

  
 

他们天南地北地聊,叶修是个很健谈的人,在他的经历里,都是少年嘻笑怒骂,恣意轻狂的故事,小巧的亭台楼阁束缚不了年少的梦,玲珑的水榭歌台关不上好奇的心,说起这些话时,他眉飞色舞。

  
 

“那苏沐秋呢?”王杰希问他。

  
 

叶修笑了笑,把水倒进大锅里,最后放上满满两大罐盐,“他死了,去了更远的地方玩。”

  
 

王杰希没接话,他看了一眼大锅,打了个响指,一簇火苗就在他的手心燃烧起来,飘到锅底“砰”的变大,红缨样的跳动。

  
 

叶修也不愿多讲的样子,饶有兴趣地盯着锅底那团火。王杰希忍不住瞟了眼他的侧脸,可能因为是雪妖的缘故,他的皮肤总是有点病态的苍白,映着暖融融的火光,像是突然泛起的红晕。

  
 

“那你呢?”叶修抬起头和他对视,最后反而是王杰希心虚一样地移开了目光。

  
 

“没你那种故事,很普通。”王杰希淡淡道,他的人生的确没什么跌宕起伏,别人遥不可及的,他成功了,别人伏首称臣的,他打败了,除了现在微草内部出现的问题外,着实一切平稳。

  
 

“那挺好的嘛。”叶修笑起来,眼睛里盛满温柔的火光,“火锅快了没?”

  
 

这种没相互挤兑的说话方式他们居然也能合拍,王杰希内心感叹几句,看着沸腾起来的汤水,还有对面裹在床单满脸期待里的人,突然觉得心里一松。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仿佛此刻岁月安好,眼前人就是心上人。

  
 

第二天雪霁,王杰希照样起床,今日应该是高英杰等人拜访的时候了,他整理好仪表,拉开窗帘。

  
 

屋外白茫茫一片,一夜春风造访千树梨花,玻璃上两个大字映入眼帘:

  
 

谢谢

  
 

后面跟这个哭不像哭笑不像笑的颜表情,字是雪拼成的,他的主人飘在窗子外面,衣如流风回雪,笑得明亮。

  
 

他拉开窗子,叶修就钻了进来,身上带着一阵寒风,冷得人一哆嗦,进了房子,他又披上了白床单,往地板上一躺。

  
 

“我今天有点事,我的学生会来看看。”王杰希道。

  
 

叶修翻了个身,一幅大爷派头:“哦。”

  
 

王杰希顿时觉得昨天的一切安宁都是骗人的,“那你……”

  
 

“我就找个地方睡一觉,没什么别的事。”叶修应了句,就团到角落里去了。

  
 

王杰希去了书房,半天没管他,再出来的时候他正望着楼下笑,听到脚步声头也没回:“你摸摸天花板。”

  
 

王杰希就碰了碰高处的墙,马上皱眉,“怎么这么烫?”

  
 

“很简单啊,他们想把我杀死在这里。”

  
 

叶修托腮,转了转眼睛,回过头对惊诧的王杰希道。

  
 

楼下的人群喧闹起来,从窗子那可以看见红色的大魔法阵,面对怀有恶意的攻击,主角却倚着栏杆问王杰希,想不想听故事的另一半。

  
 

王杰希眯起眼看那不断旋转的猩红色魔法阵,空气被烤得无比干燥,叶修倚着窗子斜着眼看着人群,脸上没什么愤怒,也没什么失望。

  
 

“我早就猜到了。”叶修道,“只是可惜了这座房子。”

  
 

“你打不过他们?”王杰希数了数下面的人,正好三十个,想着他要是不行,自己帮个忙也未尝不可。

  
 

叶修摆摆手,“怎么会,哥一挑百都有胜算。”

  
 

王杰希把自己的好意嚼碎了吐了,东西方能力不同,他也看不出叶修的能力深浅,看样子有空得收集下东方的情报,“那你就看着?”

  
 

“我不想打啊……”叶修应道,尾音拖得有点长,听上去还有点撒娇的味道,王杰希被自己搞得一阵恶寒。

  
 

叶修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跟他说话一样,聊得都是很久远的事,从并肩而行到背道而驰,这种故事屡见不鲜,但王杰希却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一个人,说起这些不痛快的,倒像是在谈论别人的闲事,风轻云淡的一描一抹,成了岁月书上的一道淡淡墨痕。

  
 

良久,叶修顿了顿,“我跟你说这些是不是挺无聊的?你别介意啊。”

  
 

王杰希摇摇头。

  
 

“老人家就是喜欢拉个人说话呗。”叶修抓抓头有点不好意思,王杰希觉得自己能看到他这个样子有点意思,毕竟这妖一直没脸没皮的。

  
 

“我只比你小不到两百岁。”王杰希强调,他觉得这个很重要。

  
 

叶修突然一脸严肃:“完了,只顾着聊天,忘了正事。”

  
 

王杰希被他的阵势搞得也紧张起来,“怎么?”

  
 

“我是来睡觉的,大事不能忘。”叶修说完,直接躺下睡了。

  
 

王杰希:“……”

  
 

他这一睡就是大半天,楼下的人都走光了。醒来时高英杰正在问老师问题,他瞥了一眼翻个身,打算继续睡,就听见王杰希道:“睡长了不好,你应该活动活动。”

  
 

地板太硬,叶修又不是变成本体一团雪睡的,起身时觉得浑身乏力,打了个哈欠抱怨:“你这地板真硬,我的腰疼死了。”

  
 

王杰希一挑眉,一边拿起笔在书上勾了几个字算是解答,“叫你去床上你干吗?”

  
 

叶修没回答,无精打采地往厕所走,高英杰刘小别目送着他,王杰希敲敲桌子,“你们看什么呢?”

  
 

“师娘。”

  
 

王杰希差点没把那只产自东方的凤凰羽毛掰断。

  
 

他正打算好好解释下这个误会,挽回自己直男的形象,尽管自己的确是有动过一些念头,但那都是意外。

  
 

都是意外。

  
 

叶修在厕所里磨蹭了一会,走到王杰希跟前站定:“我们去吃饭吧。”

  
 

这时王杰希正好解决了高英杰的最后一个问题,听到了也点点头,同时问自家学生:“你们也来吧。”

  
 

高英杰狂摇头,刘小别不停摆手。

  
 

废话,打扰别人谈恋爱会遭雷劈的。

  
 

这次叶修居然主动买单,不得不说他的钱包放在哪里这件事真是成迷。

  
 

出了店铺,叶修相当没形象的打了几个饱嗝,一脸不经意的说:“我就要走了。”

  
 

王杰希差点以为自己没听清楚。

  
 

“春天就要到了,我会化的,这次我又得往下一个地方跑了,等明年把火锅给我预备着呗。”叶修语气还是那股味道,好像把分别完全不放在心上。

  
 

王杰希只能点点头,把心里升腾起的情绪压制着。

  
 

叶修往前大跨几步,寒风顿生,他站在其中衣角带风,像是一堆雪一样倏然消失在了昏黄的灯光下。

  
 

就这么飘没了。

  
 

在原地站了一会,确定叶修真的说走就走后,王杰希埋怨几句,继续往小区走,路边的屋檐开始叮叮咚咚的化雪,这预示着冬天已过,春天就要光临了。

  
 

以往王杰希最喜欢这个时候,现在却改了心情,只觉得这个冬天未免太短了点。

  
 

不过没关系,春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他又笑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暖流光临大陆中部,本该到来的冬天又被推迟了,到此栖息的冰棘鸟无处可去,一只只哀鸣死去。

  
 

冰棘鸟毕竟是西方大陆的珍贵物种,西方大陆动物协会绝不会袖手旁观,他们试着邀请各个地区闻名遐迩的魔法师们前来助阵,向来不插手这种事的微草王杰希居然欣然答应,让许多人大吃一惊。

  
 

他想为叶修迎来冬季。

  
 

莹蓝色的魔法阵伴随着悠长的声声吟唱缓缓升起,整块天空像是上好的蓝水晶,完成仪式后王杰希回了那个住在叶修楼下的家,思考了一会去买了一大堆食材。

  
 

做火锅。

  
 

关于对叶修的态度——他的转变太快,也太突然,不管是出于朋友,还是一见钟情,这种感情都需要时间考验。

  
 

至少现在,他一点也不反感他。

  
 

对面换了个邻居,变成了一只大熊,送了他一罐蜂蜜后,迅速进入冬眠状态,隔着门都能听到它低沉的鼾声。

  
 

第二天一大早,王杰希睁开眼,就看见窗玻璃上又出现了那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早上好。

  
 

他爬起身,飞奔到门口,迫不及待地拉开门,这次叶修打着一把银白色的伞,伞里还在纷纷扬扬的下雪,雪花落到地上的火红色色六芒星里,全部消失。

  
 

“哟,大眼,急着干嘛呢?”他还是一脸气定神闲的样子,说这话的时候还转了圈伞。

  
 

这时候接茬绝对毁气氛,王杰希深明这一点,看着叶修似笑非笑。

  
 

“可惜你这么激动见我一场——这里的冬天不到一个星期就结束了,我又要走了。”

  
 

王杰希摇摇头,一字一顿说得清楚:“我和你一起。”

  
 

你追逐冬天,我追逐你。

  
 

叶修有点诧异:“你这样子说,我差点以为你喜欢我。”

  
 

“也许就是。”王杰希回答,后来这两个人成了大陆著名闪光弹情侣狗后,他把“也许”两个字删掉了。

  
 

然而最大的问题来了:

  
 

往东走还是往西游?

  
 

所以他们分手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异地恋是没有好结果的。

  
 

End

  

有病hhh

评论(6)
热度(101)
  1. 笑笑不说话金鱼草 转载了此文字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