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周叶】新建文本 全

伪父子梗


 周泽楷明白,这个男人估计就是他几年来唯一的依靠了,从父母一拍两散,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领走他以后,他就再清楚不过。
    
    他的家庭是怎样的?
    
    温婉的母亲会愤怒的咆哮,她精致的妆容会一团糟,午夜梦回之时他还可以听到女人撕心裂肺的哭泣。
    
    父亲不会回家,灯红酒绿的烟花之地就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他的手不知道摸过多少人的大腿。
    
    他的父母都爱他,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他们不懂得如何去爱他,也许一辆停在车库的豪车,还比不上另一个男人放学时倚着车门吸烟,看见他懒懒地打声招呼,接他回公寓的情景。
    
    这个叫叶修的男人是真的想对他好,不管是个人原因还是父母所托,周泽楷可以感受到叶修对他的呵护和尊重。
    
    他碾灭烟,看着周泽楷走出校园,路旁种的树木不知道品种,深秋里落了一地金叶,学生踩上去便发出细小的呻吟。大一的周泽楷平时是不回家的,最近家里出了这个事情,思考再三还是决定让他回家休息,虽然看上去他没怎么悲伤。
    
    “什么事?”周泽楷停下脚步,白衬衫的帅气男神疑惑地提问,远处女生们站在树荫下讨论他有多高,成绩怎么样的八卦问题,叶修听到了抿着嘴笑。
    
    叶修收回目光,“今天……不是你生日?”怎么看上去周泽楷没有什么欣喜的表情。
    
    周泽楷摇摇头。
    
    “那日历上画个圈,再加个蛋糕是什么意思?”自己好不容易订的晚餐没什么用处,叶修觉得有点小失望。
    
    周泽楷拉开车门,钻进车里,“雪球生日。”
    
    雪球是一只仓鼠。
    
    叶修抹了把脸,选择安安静静的开车。
    
    周泽楷在后座轻轻地笑。
    
    叶修工作很忙,刚毕业一年半他就去开了家公司,随着规模不断的扩大,他有时候忙的脚不沾地,有时候又悠哉游哉在家里打游戏。他所选择的生活都可以是他想要的样子,因为他强大。
    
    他可以晚上在网游里杀得昏天暗地第二天依旧文质彬彬地跑去上班。当然,这是在周泽楷不在家的情况下,为了不打扰周泽楷,他总是会在凌晨一点前乖乖睡觉,否则拔电源这种事情真的会发生。
    
    他们的生活状态比较像父与子,不过周泽楷比较像照顾叶修的父亲,叶修反而是会孩子气的一个。
    
    其实叶修是个很棒的父亲,或者说是一个适合爱与被爱的人。
    
    似乎高考一过就是离婚季,他的父母也汇入了离婚的潮流,两个人对于周泽楷的扶养权有些纠结。叶修就站在他身后,用冷静清晰的声音说道:“我可以帮你。”
    
    他是对周泽楷说的,对于他父母他一言不发,周泽楷已经成年了,叶修只需要负担他一部分生活费用。人情这方面的东西似乎游离于法律之外,他的父母爽快的把这个拖油瓶扔给叶修,母亲奔赴美国,父亲继续泡夜店。
    
    “我是你父亲商业上的伙伴,我叫叶修。”看上去比周泽楷大不了多少的人穿着松松垮垮的休闲装,领口大大咧咧的露出锁骨,怎么看都不会是一个负责的监护人。
    
    “为什么帮我?”周泽楷注视他良久,问他。
    
    当时叶修正在泡面,他慢条斯理地撕开纸碗和调味包,有一双漂亮的手做什么事情都是很赏心悦目的。“我没打算结婚,想找个人养老。”
    
    完全是借口,周泽楷心想,他和他的年龄只差了不到七年,等叶修垂垂老矣之时,他也差不多快满头白发,人越老,年龄差就越不会显山露水。
    
    不过他不会再多问,每个人心中都会有那么些秘密,你不需要去问,你只需要安然等待他说出来,这个时间有时候很短,有时候可能长过一生。
    
    叶修走到饮水机旁边,不怎么好意思的说:“我不会做饭,你自己随便吃点什么吧。”
    
    他看着桌子上两大袋零食,觉得这个人的生活习惯真是糟糕透顶,无可救药。
    
    几乎每天会在午夜偷偷摸摸爬起来上网,隔着墙都可以听见男人起身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走到书房。周泽楷有时候会醒来,大部分时候他都是默不作声的转过头继续睡。
    
    他不是他的父亲。
    
    后来他就会跑出卧室站在书房门前,叶修一般都在打团战,五花八门的弹药魔法炸的满屏开花,他戴着耳机,头发乱七八糟的,碎发还扎了个小辫子,没有用话筒,一双手在键盘上跳跃。
    
    光影变换,他一直都没有回头看门口一眼。
    
    再往后他们的关系终于发生微妙的变化,他希望叶修作为他的监护人可以活的更好一点,或者说陪他的时间长一点,再长一点。
    
    这个变化来得悄无声息,如同流水渗进石缝。他在不知不觉中就接纳了这个闯进他生活的人,他习惯了和他在一起,在放学的时候会有一个人开车来接他,比如今天这个仓鼠生日的晚餐。
    
    从牛排堕落成了海底捞,周泽楷可以看出叶修脸上的沮丧和无奈,雪球在笼子里扑腾,男人伸手戳它的后颈。锅里的汤水开始沸腾,他像是不经意地问周泽楷:“那你的生日到底是什么时候啊?”
    
    “十一月二十四。”周泽楷端起盘子往锅里丢食材,叶修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生日这件事明明应该让他有点生气,可现在他只觉得哭笑不得。
    
    雪球在笼子里自得其乐,叶修一边吃一边看着圆滚滚的白团子,惆怅的感叹周泽楷怎么吃不胖。
    
    周泽楷拦住对面人的筷子,“没熟。”
    
    “我们家小周真体贴。”叶修托着下巴笑,周泽楷不知怎么就耳朵发热,又往叶修盘子里夹了几个墨鱼仔。
    
    酒足饭饱后两个人就去看了电影,热门影片排的队伍太长,轮到他俩的时候只剩两个座位,一个天南,一个地北。
    
    落座的时候周泽楷还是觉得自己监护人那句“搞得像牛郎织女一样”炸的回不了神,漆黑的电影院里他抬起头往叶修那里看,碰巧屏幕亮光乍起,他也在看着这边,眼中带着笑意。
    
    最美好的是我看你的时候,你刚好回头,然后天变成白昼。
    
    他收回目光,感觉心跳加速,又毫无缘由。
    
    叶修其实根本没怎么关注剧情发展,他不喜欢电影,也许是人生过久了,他就觉得一辈子本来就是在演,现在看别人演没什么意思。
    
    当时接纳周泽楷算得上一时兴起,又称得上深思熟虑,他只是受够了家里的空旷,想要找一个长期合租的人而已。
    
    但是周泽楷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是个喜欢低调,浑身却闪着金光的矛盾体,他含蓄微笑的时候真是帅得出奇。
    
    他知道自己被吸引,但是他不在意,他的生活可以迎接任何打击和风浪,因为它是没有形体的。
    
    裤袋里的手机振动几下,叶修坐在走廊旁边,很方便的就走出放映室,然后就没有回来。
    
    周泽楷再看向叶修时,座位上已经空了,估计是公司又有什么事,他突然就觉得电影已经没什么意思。
    
     
    
    
  等叶修回来的时候,时针正慢慢悠悠的荡过十二点,他提着仓鼠笼子打开门,周泽楷正在看电视。“怎么不睡,你等我呢?”

“没有。”周泽楷头都不回,“等雪球。”

“是是。”叶修把雪球拎出来,仓鼠死死抓住他的手指不放,他走到沙发旁边把肥团子丢给周泽楷,“热烈迎接一下啊。”

仓鼠在他的掌心拼命挣扎,周泽楷合起手刚好把它捉稳,叶修绕过茶几走到窗前,客厅的落地窗外繁星满天,灿烂灼人。

“好久没有看过这么漂亮的星星了。”叶修感叹,右手不自觉的就想去碰烟盒,周泽楷靠过来抢走了打火机,他只能叼着没点燃的烟无语。

“吸烟不好。”他把打火机放到茶几上,拉开另一边的窗帘,也看着窗外。

夜凉如水,星垂如幔。

关于称呼,周泽楷一直很别扭叫叶修爸爸或者父亲一类,这个长期睡眠不足的大男孩似乎更像是他的父哥哥,或者同龄人。

一个会在午夜时分头发湿嗒嗒的跑出来上网,被抓包还假装伤风感月看星星的人,一个为此特意买了天文望远镜结果完全不会用的人,一个除了速冻就是方便面的人,看上去才是最需要照顾的。

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这种情况他需要一个妻子,但对于叶修而言,这种情况他比较需要一个周泽楷。

周泽楷会在他死活不肯停止游戏时干脆利落拔掉电源,会在他吃完无数桶泡面时忍无可忍订了外卖,会在他洗完头后看准时机用干毛巾砸他一脸。

也许叶修真的是找个人养老,或者一些其他的原因。

草莓的季节到了,叶修提着大袋草莓兴冲冲的跑回家,是真的相当大的一袋,让人怀疑是不是他把整个摊子都掏空了才搜刮来这么多。

“这么多?”周泽楷看着草莓数量有点懵。

叶修已经跑进厨房,哗啦啦的水声中传来他兴奋的声音:“草莓是很快就没有的水果,记得当时穷得饭都快吃不起沐橙又非要吃,简直急人……”

他说着说着戛然而止,周泽楷听得正入神,不由得用眼神催促他继续说。

“没有什么了。”叶修拉拉袖口解释道,“你帮我打个电话吧,叫个人过来。”

所以在长发披肩,年轻漂亮的苏沐橙进来之时,周泽楷莫名想到传说中的后母一类恶毒的女人,叶修看到苏沐橙就指了指桌上好几盘子的新鲜草莓,笑着招呼她去吃,语气中都是满满的宠溺。

周泽楷站在门口有些心塞,有了一种被忽视被遗忘的无力感,苏沐橙看着他愣愣地盯着地板发呆,笑着问:“小周不吃吗?”

叶修原来把自己早就跟她介绍了啊,在这种有些沮丧的时候不善言辞的周泽楷脑海里全部都是些没什么用的东西,像什么论文还差多少字啊,今天晚餐吃什么之类,整个人大脑都是死机瘫痪状态。

叶修走出来看着周泽楷,“小周怎么了?不喜欢草莓?”

周泽楷急忙摇摇头,就看见漂亮妹子扯着叶修衣襟非要他坐在她旁边,眼睛亮亮的凑过去耳语,过了一会还掏出手机看着屏幕笑。

旁边的叶修也就随她闹,不时应和几句,最后还笑着拍拍她的脑袋。周泽楷看着像是看默片的,甚至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棵树,不然怎么被忽略得这么彻底。

叶修被苏沐橙拽着强行坐下来,这个从小就古灵精怪的妹子和他熟得跟咬不动的牛排一样,她凑过来问他:“这就是你那个童养媳。”

叶修皱眉:“什么话,这是我……兄弟。”儿子这个话他半天扯不出来,想了想换了个说法。

苏沐橙笑弯了腰,拿出手机弄了半天,从图片中选出一张表情,是一个男人无奈的摊手,下面是一行黑色加粗台词:

我把你当基友,你非把我当兄弟。

在听完苏沐橙科普基友什么意思之后,叶修狠狠拍了拍她的头,示意她别闹了,才抬起头问周泽楷,“怎么不吃?”

周泽楷抓起草莓小口小口的吃掉,觉得这恐怕是自己这一生,吃过的最苦最涩的水果了。

清明节到了,周泽楷那边的亲人都健在,叶修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挂念。

清明时节雨纷纷估计不是诗而是一句诅咒,一大早上细雨就开始呢喃,放眼望去整个世界像长了一层白霉样。周泽楷放假没事做,今天也不想跑出去晨练,就缩在被子里睡觉。

然后叶修爬起来了,洗漱室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周泽楷一惊,马上爬起来往外走。

叶修很少起这么早。

等周泽楷穿戴好时叶修已经准备出门,正在玄关找鞋子,周泽楷在后面问他干什么,他只是交代了句给他带早餐。

周泽楷在家里走来走去,能想到的原因也就只有今天是清明节。果不其然,半个小时叶修就抱着一大束天堂鸟,提着两笼包子回了家,花束上还在淌水,衣服只湿了袖口。

祭奠亡者用这种花?

周泽楷的眼睛是会说话的,叶修把花放在餐桌上解释道:“他喜欢。”

两个人吃完了还热气腾腾的包子,叶修望了眼时间,“小周有空不?”

周泽楷对于这种满足好奇心的要求从来是来者不拒的,他点点头,叶修又叫他把苏沐橙叫上。

雨越下越大,打在脸上生疼,女生今天穿了白裙,像是一株馥郁的丁香。

“叶修哥。”她打了声招呼就没说话,手中也抱着一束天堂鸟,坐在车后座发呆。

“打算好说什么没?”叶修打开雨刷。

“这次不会一说就一天的。”苏沐橙笑了,“我保证。”

周泽楷明白这不是属于他的时间,叶修没跟他说这事情,他要他自己看。

墓碑被雨冲刷的干干净净,两术也摆得整整齐齐的,苏沐橙打着伞轻轻的诉说这一年的情况,周泽楷站在后面听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生叫这人哥哥。

叶修举着伞想抽烟,周泽楷这次没有再反对。

轮到叶修时他的话语简洁干脆,“我挺好的,你也知道。”

苏沐橙说他狂的跟什么似的,叶修也不反驳,还是那么云淡风轻的笑。

周泽楷始终没插足这两个人的怀念时间,他突然明白两个人宛若天成的默契来自哪里。

来自一段他不曾踏足,有哭有笑的曾经。

叶修在回家后介绍了苏沐秋这个人,眉目中写满了疲倦和怀念,但是没有悲伤,他说也许我在看你的时候想到了他,当时苏沐秋就是这么随意的把我带进他家。

“当然你和他不一样,”叶修碾了烟说,“他比你还是活跃不少的,最起码他不会跟个闷葫芦似的闷一整天。”

“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他如此说,紧接着伸长胳膊去够那本满是外卖号码的电话簿,“你想吃什么?”

周泽楷跟得上他话题的突兀转换,他看着电话簿半天,“白斩鸡吧。”



叶修把雪球的生日搞成周泽楷的,但是周泽楷记得叶修的生日,用便利贴贴在床头,没有标记在日历上。

周泽楷最近很反常,因为他闲来无事上了个论坛,披着马甲闲聊刷经验时开了个贴,聊了聊近况,结果一群人说他这就是深陷爱情不自知,也是一种要被烧死的秀恩爱行为。

他郁闷得要命,墨迹半天又不知道怎么反驳,一个号称情感咨询大师的人私敲他。

——年轻人,我看你眉目有含春之色,行为有作死之能,估计是暗恋别人。

这都什么跟什么,周泽楷还是耐着性子跟她解释。

——你说那个人总是不懂照顾自己,很让人担心是吧。

——嗯。

——那你照顾他觉得烦不?

——不。

——他有事你担心不?

——肯定。

——……猝不及防被闪了一下,你看你的帖子里面零零碎碎的全部是关于那个人的,恨不得列出个和关心一百条,说句实话,我觉得你这不是她爸,就只能是个痴汉,这是没有好结果的……

周泽楷认为自己估计是惹上精神病了。

——你说以上是不是真的?

他回了句真的,就打算下线。

——我去如果这都不算爱,还有什么好明白,你不是喜欢他才怪!!

周泽楷的手僵在键盘上,他看着苍白的聊天框,觉得那几句话在耳边烟花样的狂轰滥炸,炸得他快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然后他现在突然不敢看叶修的眼睛,他总觉得自己跟个罪犯没两样,暗恋自己名义上的父亲。

现在叶修的生日到了,结果他自己都不记得,还是睡到临界点冲去公司,一如既往的叼着早餐飞奔。周泽楷在家里坐了一会,想着无论如何还是应该去订个蛋糕。

最小的水果蛋糕,毕竟两个人都不喜欢吃甜的,一份火锅加上几罐啤酒,这大概就是最基本的两个人生日会。

叶修估计是在开会,周泽楷回到家他还是没回来,一直到夜幕降临,灯火通明时他都在外面奔波,尽管生活里他像个孩子,工作上却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周泽楷坐在椅子上等着他回来,想着这次等他终于不能用雪球当借口了。

仓鼠在笼子里东嗅嗅西瞅瞅,就是不安分,周泽楷看了一会没事做,干脆开了罐啤酒慢慢喝,他不是很喜欢这啤酒的味道,比起来他还是比较喜欢果汁。

他觉得那个人说得没什么错,也许他就是喜欢叶修,别人说爱一个人就是感觉和他过一辈子都不会讨厌的,周泽楷和叶修有这个本事过一辈子。

他的思维天马行空,一会跳到现在几点自己又喝了几瓶,一会又想到叶修和他说话的每一个细节和每一个神态,把它们烙在心里,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门开了,男人抱着大叠文件袋笑着问他:“怎么不睡?等我了。”

周泽楷抬头看他,恳切的点点头,突然就把叶修梗的没声了,他讪笑几声也坐到沙发上,看着啤酒罐子不怎么高兴:“喝这么多干嘛?”

“你生日。”周泽楷摆着罐头说道,他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有些冲动的念头。

这个想法就像是火苗,把那些困扰着他的年龄,身份,性别全部都烧没了,融化了,他看着叶修的眼睛:“有个秘密想告诉你。”

叶修清理着一团乱的茶几,“你说啊。”

“我喜欢你。”

他被这颗直球砸傻了,周泽楷真是一鸣惊人的典范,叶修顿了顿说道:“肯定喜欢我嘛,我是你……算是父亲吧。”

“不是。”周泽楷认真的纠正道,“是恋人那种喜欢。”

叶修没声了。

周泽楷扳过他的身子,眼睛亮的发烫,突然就使力把他压到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叶修舔舔嘴唇还想说什么,一个还带着酒气的青涩的吻就已经落到他的唇上。

他撑着身子想起来,结果周泽楷抱他像是螃蟹似的,体格上的劣势让所有挣扎都没了什么意义,他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扣住年轻人的手。

在亲吻的间隙里,他在周泽楷耳边说了句“居然让你抢先了”。


生活在我们没有相遇之前,都是在白纸上涂涂抹抹,每个人都是一份完全独立的保密文件。

从见到你开始,它就是合二为一的新建文本。

从此风雨无阻,苦乐无畏。

The   End


评论(4)
热度(94)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