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王叶】我的鸟掉你家了 全

大魔法师王杰希家里有奇鸟,虽为猫头鹰,可是浑身雪白,远远望去就是一朵凛然绽放的白莲花。

其鸟身材更是傲世群雄,要腹肌有腹肌要胸肌有胸肌,堪称鸟类中的战斗机,一双绿宝石似的眼睛闪闪发亮,站在王杰希肩头睥睨众生,威武霸气。

为了保持身材,王杰希选择了王不留行鸡汤,王不留行排骨汤,王不留行蔬菜汤……因为这只鸟最近长胖了一斤,所有的菜单全部被素食占领,吃得它苦不堪言。

“吃。”王杰希忍无可忍地敲敲桌子,催着这只鸟吃饭,鸟没有名字,因为每次给它起名字,它都一脸嫌弃。

鸟歪着头瞅了一眼今天的王不留行白菜汤,转过身拿屁股对着王杰希以示不满。

“不吃罢了。”王杰希想,这鸟迟早会妥协的,饿可不是能忍的。

然后鸟就离家出走了,因为饿它飞得跌跌撞撞,一头栽进了一户人家的阳台,那人正在阳台上午睡,鸟就在他肚子上弹了弹,也跟着眯起眼睛睡觉去了。

王杰希有点方。

他的鸟不见了,整整一周没回来。最近他忙着魔法师协会的事,一回头那只白鸟就不见了,实在让人有点方。

这可难不倒王杰希大魔法师,他动动手指就可以定位……这次这只鸟好像撞进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强有力的结界包裹的灰色地带,很难探测到内部情况。于是王杰希决定亲自走一趟。

他打听到了这户人家里住着一个叫叶修的人,听的时候他吓了一跳,以为听到的是那个早就神隐的元素师叶秋的名字,再三确认后,他彬彬有礼地扣开叶修家的门。

然后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眨眨眼,盯着地毯上那坨白色物体发呆,现在让我们回忆一下,开头那段外貌描写……

大魔法师王杰希家里有奇鸟,虽为猫头鹰,可是浑身雪白,远远望去就是一朵凛然绽放的白莲花。

其鸟身材更是傲世群雄,要腹肌有腹肌要胸肌有胸肌,堪称鸟类中的战斗机,一双绿宝石似的眼睛闪闪发亮,站在王杰希肩头睥睨众生,威武霸气。

好了字数凑完了,我们继续。

现在,这只鸟,这只曾经威武霸气的鸟,已经肥得不成样子,只能在地毯上球似的滚来滚去,旁边还摊着两包薯片——王杰希严厉禁止的高热量垃圾食品。

现在王杰希的心情就像是父亲看到自家的黄花大闺女被人糟蹋一样痛心疾首,他看着鸟丈量了一会尺寸,转过头有点恼怒地盯着开门的年轻人。

说年轻其实也没有,有魔法的人很会保养自己,你只能说这人看上去很有活力,虽然眼下一抹乌青彰显他的熬夜爱好,但是他看上去一派悠然自得,显然过得很好。

“你是小白的主人吗?”叶修开口。

王杰希愣了三秒才意识到这是鸟的名字,曾经微草众人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让其妥协的鸟,居然有了一个这么白痴的名字?!

王杰希正想说这名字这鸟肯定不要时,鸟已经抬起头看了眼声源,欢快地叫了一声。

对不起这种风骨它不是我们微草的鸟……王杰希只想捂脸。

叶修走过去戳了戳鸟的肚皮,小白翻个身一脸献媚,要知道在微草它的做派就跟大爷一样,到这里的服帖简直让王杰希气得想笑,但鸟再傻还是得带回去的,王杰希只能说:“这毕竟是我的鸟,你还是还给我吧,这几天多谢了。”

叶修把鸟丢到手心里揉捏,“手感真不错……啧啧,你们是有多穷,把只鸟养得瘦成那样。”

那是身材好吗?王杰希额上神经抽了抽,继续努力和颜悦色道:“我们养鸟有点不一样……叶修先生,可以把它还给我了吗?”

听到王杰希叫他名字,叶修终于抬起头看了来客一眼,估计了一会实力深浅,才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晌,“……你是王大眼?”

“王杰希。”王杰希诧异这人的随性和无礼,好像和他很熟一样。

叶修懒洋洋的隔空招招手,做了个魔法师之间打招呼的手势,“幸会幸会~”

他把鸟捧着走向王杰希,“它吃撑了飞不起来,你自己拿着吧。”

王杰希捧着一坨白色的的鸟,心中无比惆怅又无处诉说,只能强笑着道了谢,客套话还没出口就被叶修请出家门。

王杰希看着紧闭的门思考半天人生,上一次他被这样扫出门还是几十年前的事,做这事的正是大名鼎鼎的元素师叶秋。当时王杰希年少气盛,非要跟这个大神一决高下,结果脸都没看到就被扫地出门。

他站在叶秋召唤的呼啸而出的水潮里,狼狈得跟只落汤鸡似的,身旁一本本卷轴却被温和的风元素保护着。肇事者坐在二楼,长长的羊皮卷轴甚至垂到了一楼门口,羽毛笔悬空缓缓的在卷轴上逶迤出点点墨迹。自始至终,叶秋都没露面。

王杰希拧干衣角,暗暗发誓隔日再战。

现在王杰希望着简易的门,叫叶修的年轻人好像丝毫不在意他的身份,说送客就送客。

他也不会计较,转过身抱着鸟走了。

鸟终于在高压政策下减到正常身材,期间无数次想要逃跑,全部失败。

然后王杰希放松警惕的第一天,鸟哗的一声就飞走了,王杰希凝视着鸟的背影,念动咒语又去了叶修家,准备守株待兔。

叶修家里没人,鸟径直飞进阳台上晒太阳,王杰希再一次站在门前思考人生。

叶修家门没有锁,只是草草安上了一个锁闭法阵,发着蓝光,他跟这个小玩意斗了半天,只觉得小法阵大乾坤,他一时还拿这个没法。

就在他指尖亮起法阵打算破门而入时,极有节奏的脚步声从他身后响起。楼梯间里走出来的人穿着件松松垮垮的黑袍,手里握着一把银伞的伞柄——叶修皱着眉看着他,还有他正在蓄力的攻击。

王杰希尴尬的收回手藏在身后,假装若无其事地看天,叶修走上前开了门,“想做客就好好来,别搞什么恐怖袭击。”

王杰希留意着他的解锁方式,随口嗯一声,又补充道:“鸟进了你家阳台。”

“你说小白啊。”叶修把伞收进魔法回路里,那把熠熠生辉的银伞就变成了黑色印记,烙在他的手背上。“怎么,它又跑这来了?”

听到声音,小白已经扇动翅膀飞快撞进了叶修怀里,其热情的表现让王杰希有了种儿大不中留的即视感。“我现在就带它走。”

“别急啊,干脆把它买给我吧。”叶修摸摸小白的头,笑着说。

“不行,”王杰希伸手想抢,“这是我们微草的吉祥物。”

叶修手一顿,有点急切地问:“每个联盟公会都得有吉祥物吗?”

这种说法纯粹属于胡诌的,王杰希只能继续扯下去,“可以这样说吧……比如说蓝雨的鹦鹉,轮回的……周泽楷?”

叶修一脸“卧槽”:“看不出你还会幽默?”

王杰希只想把舌头咬没,有的话不说才好。

“看样子我们也得找个东西……你说一只鸡怎么样,养大了还可以吃。”叶修摸着下巴思考。

王杰希竖起耳朵,“你们要进联盟?”

“对啊,兴欣,记住没?”

这个名字几乎闻所未闻,叶修却说得理直气壮的,王杰希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心里把这个名字又念了几遍。

现在联盟台阶高的很,想进联盟,估计只有在今年的赛季中打败排在末尾的嘉世,虽是没落公会,实力也是顶尖,王杰希觉得这人简直痴人说梦。

叶修说完这话就去茶几那里拿零食,小白黏着他不放,看得王杰希脸一黑,拎着笨鸟的翅膀就走。

小白在他手里拼命扑腾,王杰希都有了负罪感,好像自己是画了条银河的王母娘娘,然后牛郎要跟喜鹊跑了……

叶修在他身后大笑。

第三次鸟逃跑,王杰希已经见怪不怪了,早就坐在叶修家里等着小白飞过去,叶修家里这次来了一群人,把原本有点冷清的房子挤的水泄不通。

苏沐橙坐在沙发上玩塔罗牌,听到动静抬头,跟旁边的短发女生嘱咐几句,迎了上来。

苏沐橙,著名强攻系元素师,把那些声讨她靠脸吃饭的人全部轰得落花流水,再笑眯眯地晃着吞日踩着硝烟离开,暴力和美并重。她身边的短发妹子抬眼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继续玩那些塔罗牌。

苏沐橙跟王杰希打了招呼,介绍道:“这就是魔术师啦,微草的。”

短发妹子点点头,很有礼貌的笑笑算回应,苏沐橙见她意趣索然,又道:“他很厉害,你可以和他切磋切磋。”

妹子眼睛一亮,上上下下打量着王杰希,“介意吗?”

“我介意啊。”叶修又从后面晃了过来,他刚刚进门,手里拎着火锅调料,“这是我的房子,你一打放火全烧了我去哪哭。”

能跟苏沐橙一起吃火锅,还邀请做客的人,实在世间少有,数来数去估计只有叶秋一个,王杰希自然明白这人身份不一般,却还是面色如常,“这里打实在不方便,下次有机会一定试试。”

短发妹子恹恹地缩了回去,叶修介绍道:“这是唐柔,火系。”

“这就是兴欣?”王杰希扫视一周,叶修给他一一介绍:“咯,这是老板娘,那是安文逸,还有罗辑……”

陌生的名字从他耳边划过,他耐心听完了,又问:“那你呢?”

叶修笑:“你不是知道吗?”

王杰希直视他:“你其实叫叶秋?”

“不是,”叶修一边清理餐桌一边道,“我以前用过这个名字,现在才是本名。”

王杰希挑挑眉,暗暗把兴欣这个名字记住了,有叶秋坐镇的公会,想来实力不会差,不知跟嘉世比起来孰强孰弱?

“留下来吃个火锅吧,”叶修邀请道,“有件事告诉你。”

王杰希看了一眼跟叶修如胶似漆的小白,默默应了。

餐桌上可谓乌烟瘴气,在火锅快熟时,魏琛光临,成功拉低下限,抢起东西来毫不客气,嘴上不停,筷子更是凶残。

“其实我是来找你要个人的,乔一帆,记得不?”叶修停了筷子问王杰希。

王杰希本来就没怎么吃,他想了想,乔一帆这个人没给他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属于生活在阴影里的那种人,不出色也不平庸。“记得,怎么?”

“把这人给我,成不?”

“不行。”

“啧啧,你们又不重视他,”叶修拿着筷子在桌面上写写画画,“他的属性哪里适合刺客…不会用人才就别耽误人家小年轻。”

几番劝说下来,王杰希勉强答应如果乔一帆想走,他绝不强求。

“你们微草,不适合让他生长。”叶修满意地笑笑,给王杰希夹了个丸子。

王杰希注意到,在他们谈话时,兴欣众人默契的放慢了吃饭速度,实际上,整个兴欣都给他一种向着叶修看的感觉,这种态度来源于绝对的敬佩和信任。

叶修或者叶秋,本质都是这种充满吸引力和领导力的强者,像是被围绕的恒星。

他低下头笑着咬了口丸子。

兴欣打败嘉世,进入季后赛这个消息,早就飞遍了整个大陆,王杰希趁着抓小白的机会前来问候。

谈到那场没进行的决斗,叶修笑着说:“下次季后赛见呗。”

王杰希捉着鸟:“我很期待。”

“我也是。”叶修看着这个如今光辉璀璨的魔术师,笑得越发灿烂,他记得他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王杰希还像个二愣子,现在已经是这样的强者了。

王杰希拿着灭绝星辰走上台,身后微草的粉丝群情激愤,高叫着“干死他”这种让人想入非非的口号。

叶修握着千机伞已是等候多时,他直起身子,看着王杰希,“那么,开始咯。”

“嗯,开始。”

后来,王叶二人过上了一起玩鸟的日子。


评论(8)
热度(118)
  1. 琴弦长短金鱼草 转载了此文字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