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周叶】喵呜 全

  【1】

    “你要什么?”吧台的女生漂亮非凡,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肤色在昏黄的灯光下突显得由为细腻,别人叫她橙子。女生看上去没什么烟火气息,面对其他客人不怀好意的调戏招惹也应对自如。
    
    周泽楷坐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愣了半天,这个环境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这里要是提什么借酒消愁,恐怕会被震成聋子。
    
    “一杯白开水。”
    
    女生的手顿在半空中好半会,才回过头眨眨眼,“你在开玩笑吗?”
    
    周泽楷摇头。
    
    玻璃杯“duang”一声砸到他面前的桌子上,女生不满,“那你来这干嘛?”
    
    他又摇摇头:“没想好。”
    
    两个人交流的时候,台上那个尖叫不停的人已经下了台,周泽楷刚刚觉得那个歌手的声音简直是学生时代老师削尖的粉笔,摩擦在黑板上的声音。
    
    橙子愣了下,捂着嘴笑了起来:“算了算了,你就玩下吧。”
    
    她又细细看了看男人的脸:“可别被人揩油了。”
    
    喧闹的重金属音乐终于停了下来,那种油腻腻的感觉包裹着周泽楷,他刚刚浑身都不太舒服。这里人算是比较少,舞台离这里还比较远,这个时候没什么人会坐在这里。
    
    舞台上静了一会,就听见话筒里传来重重的撞击声,一个白色衬衫的男人抱着把吉他坐上舞台角落的一把椅子,刚刚他的吉他磕在了话筒上。
    
    橙子撑着脸笑得开怀:“几乎每天都要磕个角,吉他都要缩水了。”
    
    男人看上去不紧不慢,他偏着头对台下交待几句,从周泽楷这里才刚好看到他的正脸,男人长得算不上多么英俊,胜在一种悠然自得的气度,在吵吵闹闹的酒吧里格格不入。
    
    周泽楷视力再好,男人坐得太远他还是什么都看不清楚,索性偏过头慢慢喝自己白开水。
    
    吉他的声音从背后缓缓飘了起来,男人声线很有质感,不急不缓的唱一首周泽楷从来没有听过的歌曲:

初遇的雨并不大

打湿了谁的脸颊

……

【2】

大概唱了半个小时,男人背上吉他打了个招呼,迅速从台上闪了下去,周泽楷也没在意,看着空了的杯子许久,抬起头对橙子说:“我要一杯橙汁。”
    
“你敢不敢喝酒啊?”
    
“不敢。”

“呵呵。”这一句呵呵不是橙子嘲讽的,刚刚还在台上的男人从后面走了过来,跟女生熟稔地打招呼,“你还在这?”

女生从柜台上取下一个高脚杯,“你还没走嘛。”

从这对话里周泽楷听得出来两个人的关系匪浅,就坐在原地安安静静地喝橙汁,女生泡了杯绿茶递给男人,“你又弹吉他啊?不试试钢琴。”

周泽楷竖起耳朵听着男人的回答,他莫名对他起了兴趣,忍不住自己前去搭话:“会?”

“什么都会一点。”男人盯着自己面前的绿茶,淡淡回答。

这个装逼我给十分。

“规矩戒烟。”橙子伸手敲了敲杯壁,周泽楷这才注意到男人的手,放在吧台上像是灯光下的艺术品,指甲修剪得一丝不苟,不知道是不是弹奏乐器的原因,手指比常人略长一些。

“为什么不弹?”周泽楷继续问道。

橙子笑嘻嘻的丢了根吸管到周泽楷的杯子里,“有人说他弹钢琴像是表白。”

“哥可是很专一的人。”男人这才注意到周泽楷的一张好脸,都说人靠衣装,这种颜值即使穿上乞丐衣服也能说是潮流,倒像是娱乐圈的哪块小鲜肉。

“是是,全天下你最专一。”橙子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你谈过恋爱一样。”

男人被哽住了,喝了一口绿茶,满脸都是生无可恋地想推开,还是被女生强行灌了一大口,周泽楷觉得两个人自己估计是插不进去,就沉默的喝水去了。

一杯橙汁见了底,周泽楷掏出手机玩了几局消灭星星,酒吧正式进入夜晚营业阶段,男人和女孩并肩离开了,周泽楷鬼使神差的跟上两个人,同时安慰自己是去取车,完美忽视自己其实没开车的事实。

夜晚冷空气刀刃一样擦过夜风,周泽楷冻得一哆嗦。看到刚刚酒吧里的男人正蹲在路灯下,穿着件略显老旧的灰色大衣,女生站在一边笑。

路灯杆旁边盘了只黑色猫咪,四蹄踏雪,男人伸手想去碰它。

猫咪往后缩了缩身子,低低的叫了一声。女生按住男人的手腕,提醒他注意自己的手。

男人眯起眼睛笑了,看上去跟眼前的猫咪一模一样。他有点执拗的伸手去抚摸那只傲娇的猫,小猫凑上前舔他的指尖,钻进他的怀里。

男生和女生商量了一会,把猫咪揣在自己怀里离开了。周泽楷站在停车场发了一会呆,意识到自己根本没开车之后,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许是天性使然,周泽楷爱猫发自内心。他也养过一只猫,纯白的,因为工作原因搬家时跑丟了,他一直在找,却已经渺无希望。

他抬头看了看酒吧的招牌,打算下次来问问黑猫的下落。

【3】

夜幕落下,万籁俱寂,星辉灿烂,安静照耀着吵闹的酒吧。

男人总是在傍晚过去午夜未到时出场唱几句,欢呼声还没消失时就溜下台,台下有人流泪有人欢笑他都不在意,像是游离在热闹外面的人。

周泽楷看着男人穿了件白衬衫,扣子一直扣到轮廓完美的下巴,袖子高高挽起露出白皙的手臂,那双漂亮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怀里的黑猫。恍然间那里好像坐了两只猫。

男人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抬起头看了这边一眼,抱着猫走了过来:“有什么事吗?”

“猫很漂亮。”周泽楷不怎么会挑起话题,只能露出一个万能的微笑。他挺想跟男人聊聊什么,比如天气啊,怎么养猫啊之类,他觉得这人很熟悉,虽然他从来没见过。

好在男人健谈还很善解人意,他也笑了笑,“路边看到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主人……现在养猫的人真不负责,喜欢的话就应该养它一辈子,我说的对吗?”

周泽楷配合地点点头,“丢猫……很过分。”

叶修有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自我介绍道:“我叫叶修。”

周泽楷也没多想,顺口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周泽楷。”

“那我叫你小周吧。”

叶修的笑容有点……像小孩子恶作剧得逞的样子。

【3】

周泽楷捡到那只白猫的时候,雨下得很大,狂风怒吼着穿过大街小巷,他举着伞往家里跑,一只白猫蜷在屋檐下,隔着水帘看向他。

它的毛已经湿透了,耳朵耷拉着很有点可怜,一双眼睛却还是亮亮的,好像对自己的处境浑然不在意,尾巴还在悠哉悠哉的摆动。

周泽楷慢慢靠了过去,白猫也不怕人,一人一猫抬头看着灰色的天空,像是在赏雨。

他当即就决定把猫带回家,给猫洗了个澡再吹了吹毛,抱着猫咪在床上滚了滚才进入梦乡。

接下来他就成了个彻头彻尾的猫奴,猫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他都一股脑买回来,每天签快递就用掉了一只笔。

他叫那只小猫宵夜,随口起的个名字,因为白猫很能吃,一天不吃四顿不肯罢休。

后来……搬家公司的车辆开走了,他想找找宵夜,宵夜却不见了。

好几天他的梦里,都是一只小猫在路上孤零零地走。

【4】

周泽楷已经成了这的常客,每次一杯果汁就能打发,钱却给的很大方,把果汁收成红酒的价钱都没有意见。

叶修正好抱着吉他上台了,又磕在麦克风上,撞击着所有人的耳膜,橙子见怪不怪地擦着杯子。

歌才唱到一半,叶修突然跑下台找那只黑猫,找了半晌都没找到,就直接冲出了酒吧。

周泽楷紧随其后。

街道,巷子,院落都找了个遍,猫咪还是不见踪影,叶修有点生气,蹲在地上半天不说话,周泽楷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听见他说:“我把他弄丢了,我也很过分。”

周泽楷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我也弄丢过。”

“那你找了吗?”叶修问他。

周泽楷点点头:“一直在找。”

“你怎么找的?”叶修好像有点不高兴。

“把寻猫启示……贴在它看得到的地方,等他回家。”

周泽楷准备退的房子没有退,一切保持原样,因为他一直在等着那只猫咪回家。

叶修突然就笑了,他想着俊朗的年轻人走街串巷,弯着腰在墙角贴寻猫启示的样子,心里一动。

“也许它变成人形也一直在找了,在找你在找它的证据。”叶修嘟囔着,继续找着走失的猫。

黑猫喵喵叫着,从拐角走过来。

【5】

“叶修呢?”周泽楷没看见他,问橙子。

苏沐橙笑了笑,光彩照人:“他回去找东西了。”

“哦。”

又冷场了,周泽楷有点着急。

“对了,听说你在找猫,”橙子推来一杯果汁,“它很快就会回来的,我是指猫。”

周泽楷愣了愣:“谢谢。”

【6】

难得的艳阳天。

周泽楷推来门,一只白猫蹲在门口,大爷似的摇着尾巴,看他来了还打了滚。

“宵夜?!”

“是叶修哦。”那只猫咪懒懒地说道,然后跳进了他的怀里。

End


评论(8)
热度(118)
  1. 琴弦长短金鱼草 转载了此文字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