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问问自己,你在做什么?你未来想干什么?

  沉默者  

【周叶】O权主义 章二


章二.

谈起周泽楷是怎么栽进情网里,不得不提叶修的手段,跟无数旧社会委婉含蓄的omega不同,堪称新时代典范。

当时叶修正蹲那里吸烟,周泽楷后来才知道他是剪节目剪到太晚,当时他拍了夜戏,正巧过电视台,见到脸熟的前辈上去打招呼。

叶修抬起头,眼底都是血丝,面色黑沉沉的,瞧见一张俊脸,眼睛一亮,抖了烟灰道:“这么晚?”

“拍戏。”

“哦,拍戏。”叶修声音低了下去,又打了个哈欠,像是憋不住了絮叨起来,“节目理起来真是麻烦,这也不能播那也不能放,说个不背台词的花瓶就被喷的体无完肤,关注国家大事就是违禁词汇,我还能说什么呢?”

他回头看了眼工作室,又笑了下,不过怎么看怎么辛酸:“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周泽楷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看到的就是发光的机器和电脑,苏沐橙估计是被叶修打发回去了,却也没有助理跟他打下手,传言叶修在嘉世独木难支,恐怕和实际八九不离十。

他没做声,叶修也没指望他说些什么,摇摇晃晃站起身,一个踉跄差点倒进周泽楷怀里,丢了烟头走进了办公室。

周泽楷踌躇一会,去买了罐咖啡递进去,叶修还在跟屡改不过的带子做斗争,那些民生疾苦,那些家长里短里的血雨腥风,被一堆文件压着不动声色地删个精光,就有了太平盛世。

“啧,雾霾都不准多说了,”叶修接了,喝时太急,咖啡顺着脖子流到锁骨处,他伸手抹掉。

他行事一点不像个传统omega,笼子里的金丝雀那样小心翼翼,尤其是早期的节目,提问都是咄咄逼人。当时嘉世还会罩着他,如今整个嘉世不再像曾经发誓的那样,做群众的喉舌,更像是一条搁浅的鱼,好死不死扑腾着,随波逐流的倾向越发严重。

叶修不再抱怨着什么,他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了一会,继续跟各种热点话题打擦边球,眼下的乌青在屏幕光下越发慎人。

周泽楷又有点疑惑,又是了然,他盯着叶修忙忙碌碌的背影半天没动弹,只觉得口舌干涩言语无用,似乎面前的人已经进入某些不清楚的世界里。

他正窥探着这个世界的一角。

节目最后过审时,周泽楷还特意抽空看了看,叶修在他随口一问下把首播日期发了过来。

节目中的叶修还是叶秋,他眨眨眼,念出了开场词。

“我要写一部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

你不得不说,对于有些人所坚持的事,可以不理解,但是不能不尊重。

周泽楷和叶修的第二次见面则更加有趣。

当时有个村子,说是什么戏之乡,随便拉个村民就能来段二胡唱几声,说家常时还会拖出腔调来。

周泽楷不幸在这村子拍戏,正好碰到叶修。

来拍这种节目差不多就是古代发配左迁的意思,叶修最近节目档次越来越低,跟苏轼一样搞出个黄州惠州儋州的下台阶。他穿件崭新的衣服,没精打采地站在田埂上抽烟。

他看到他时,似乎叶修总是在跟烟缠绵。

这次是叶修先凑了过来,拍着他的肩道:“几天不见又帅了啊,小周。”

周泽楷本来在发呆,回头看他,化的妆还没洗,看上去灰头土脸的,叶修莫名觉得还是很顺眼,却跟前句不符。察觉后辈眼底的笑意,他干咳一声说:“帅是气质,像小周这种,在泥里滚几圈爬出来我都觉得秀色可餐。”

他说着,忍不住掐了下周泽楷的脸。

Tbc
回忆杀情节
颜控需理智,三观不合无法谈恋爱。

开场白来自怀念老舍的某篇文,四世同堂写得真好,没有尾声也很可惜。

没有尾声的原因则很可怕。

慢热啦:)只想写点自己想写的东西

还有,听说你们觉得这是块小甜饼????

评论(8)
热度(77)
© 沉默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