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问问自己,你在做什么?你未来想干什么?

  沉默者  

【周叶】晚安吻

练习室里键盘噼里啪啦的响,明日就是和美国队的决赛,这些站在荣耀巅峰的年轻人从未忘记自己夺冠的使命,一次次演练着战术,一次次尝试突破自己。

“够了啊。”叶修完成关于索克萨尔最后装备微调,举着茶杯磕磕桌面,“都去睡,别比赛时睡死在了键盘上。”

电子竞技同样消耗选手的精力,甚至完全不逊于体育项目,灵活的随机应变和稳定的手速,都是对身体素质的挑战。

靠着门口的楚云秀已经打着哈欠拖上苏沐橙往自己的房间走了,女生和女生之间相处总是很好的,相互之间串门也是常有的事。其他队员也三三两两出了房间,方锐看了看叶修,见他还没打算走,就自己先去和周公会面了。

“小周你还不走吗?”叶修一台台检查着电脑,周泽楷还在电脑前面看着一场美国队长迈克单人擂台赛的视频,几天下来,一群人连人家内裤什么颜色都快摸清了,这样随意一扫轻而易举就看出了这是哪一场比赛。

周泽楷摇动鼠标看了看进度条,见叶修满脸都是好孩子快去睡觉的表情,关了窗口开始关机。

“这家伙到时要是和王杰希对上,估计有得看。”叶修感慨,“他不是称为魔法师吗,你觉得谁赢?”

迈克职业魔道学者,手速跟刘小别有的一拼,个人资料里更加辉煌得不可一世,比卢瀚文只大几岁就出道,轻松打破新人墙带领队伍夺得冠军,被称为光一样的奇迹。

周泽楷摇摇头,关于荣耀他从来不会吝啬自己的语言,对于叶修也是如此:“不好说,都强。”

“算了,老王那家伙明天不会和他碰上。”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小周快点睡,明天看你表现咯。”

他目送着年轻人走出训练室,窗子那里才探出一个头,苏沐橙托着腮恨铁不成钢的打量着他。

“就这样?”女生把脸颊旁碍事的发丝伯到耳后,沮丧地嘟囔。

叶修早就发现自家一个队员没离开,也不意外:“不然呢?”

苏沐橙眯着眼有些诡异的笑,就是不回答,说了声晚安就转身去睡了。

女大不中留啊,叶修锁了门往自己房间走。

一个人全身心沉浸在荣耀的世界里,他醒着是在打荣耀,也许他梦里都是枪响和剑光。中国队一步步走向世界的领奖台,光是想想此次冠军的意义就让人心潮澎湃。叶修翻来覆去半天睡不着,睁大眼瞪了天花板好一会,拿上烟和打火机,打算去走廊尽头窗子那吹吹风。

窗子那里已经站了一个人,轮廓清清爽爽的,碎发有点长,湿漉漉地搭在肩头,听到声音回过头有点呆愣地看过来,月光勾勒出他的脸,正是周泽楷。

荣耀里雷厉风行、英姿斐然的神枪手放到现实里却是一个沉默寡言的青年,也是个可靠的后辈,和队里所有人都相处的不错。叶修和他的关系有点暧昧不明,苏沐橙才会开玩笑的抱怨两个人的迟钝。

“你不睡吗?”叶修只能把烟往裤兜里塞,明天的战术需要依靠周泽楷和孙翔苏沐橙的配合,如果他状态不好,恐怕对夺冠大有影响。

“睡不着。”周泽楷挪开身子让出窗外一轮大大的月亮,苏黎世的夜空澄亮清澈,银河呈一条光带延伸向远处涌动的群山,玻璃窗映着青年帅气的脸,这是个适合表白的凉爽夜晚。

叶修皱眉看着他还在滴水的发梢,“小心感冒。”他伸手想去拿放在他肩上的围巾帮后辈擦擦头发,又觉得这个动作太亲密,手一下子僵在半空中,只能不动声色的抽回来。

周泽楷没在意这个小动作,他只是突然有点紧张,这是一个特别适合发生些什么的夜晚,比如拥抱,比如亲吻。

叶修抬头看着窗外的夜景,就是不看青年若有所思的眼睛,“当时季后赛你岂不是也紧张得睡不着?”

“不紧张。”

因为轮回应该是冠军。

周泽楷在心里说。

“你就想着我们肯定是冠军,默念着睡觉算了。”叶修语重心长,还不忘记有点得意的炫耀道:“上次兴欣赢了,这次我们中国肯定赢。”

这话说得那叫一个嘲讽,美国队听着恐怕要吐血,他不像是跟一个强的出奇的队伍来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倒像是要去竞技场虐菜一样轻松自如,当时兴欣放言冠军的时候大概就是这个神态。

周泽楷一颗属于轮回的心开始动了,“下次轮回会赢。”

“你小心沐橙跟你拼了。”叶修轻笑几声,“世邀赛了,正经点,明天决赛后保证捧着冠军睡不着。”

周泽楷相信他自己,相信国家队每一个人,也相信叶修,他们夺冠这件事再难也显得近在咫尺,他伸长胳膊用毛巾擦干脑后的水,也跟着叶修笑起来。

两个人对着笑了会就停,也不怎么尴尬,只是气氛突然就往偶像剧的方向靠了几步。

过了好像一会,又好像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周泽楷动动嘴唇问叶修:“我有一件事。”

“嘘。”叶修眯起眼睛,手指抵着嘴唇示意周泽楷别往下说:“得了冠军再说吧,快去睡。”

周泽楷放下毛巾,伸手压着头上七拱八翘的乱发,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笔直往叶修这里走了过来,叶修也不闪开,只是看着后辈心中了然,笑得分外愉悦。

年轻人不喜欢费口舌之能,只喜欢用行动直截了当表明观点,比如催他戒烟就直接偷走他的打火机,比如七夕会找个借口出去走走,比如现在一步步往他靠近。

他们的距离慢慢缩小,眼眸里只剩下彼此的脸。夜风也识相地屏住呼吸,月光静悄悄的不再流动。

周泽楷仗着身高差稍微低下头,吻了吻叶修的额头,他的吻轻得好像夜中一阵湿暖的微风。耳廓通红还装得跟没事人一样往自己房间走,丢下一句有点慌乱的“晚安”。

叶修觉得周围空气升温不少,他在原地摸着额头,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他知道后辈大概想说什么了,刚好他也想。

“你还不睡?”叶修端着杯子赤着脚走到周泽楷身边,这已经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五年,途中艰辛也不用多提,至少现在两个人还是幸福地在一起。

窗外的月亮又大又圆,天下有情人,真的终成眷属。

——end——————

……发现了这篇旧文

评论(4)
热度(72)
© 沉默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