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周叶】说给岁月的耳朵

以前的文,拿出来看看。

【1】

距离父亲的去世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我的母亲也开始适应失去爱人的生活,她看上去真的就像很多年前她说的那样,知性优雅,活的自然。

满头华发微笑依然,这是我最欣慰看到的局面。虽然她的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但是年轻时候她已经跟着父亲去过很多梦想的地方,不管是七月奔上长白看满山遍野的花,还是奔跑在一望无际的戈壁滩,父亲在沉默中总是会纵容她那些荒谬但是浪漫的念头,相片里温婉大方的母亲和没什么正形的父亲,看上去真是般配的得很。

她眼睛不好,总是戴着老花镜去翻看那些相册,在如今电子相册泛滥成灾的世界里,她仿佛只要抱着那本厚厚的相册就能到地老天荒。

父亲母亲骨子里都刻着不约而同的固执,父亲在遇到母亲之前光辉璀璨,曾经披着国旗站上世界中心,母亲大部分时候都是在看他恋爱之前的一段时间,看得嘴角上扬,心里脸上都是骄傲和幸福。

父亲职业的特殊性让我不由自主的去关注他的人生轨迹,不得不说,他的路途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跌宕起伏不可思议的。他这个人没什么炫耀的意识,也不会哪天一时兴起,坐在沙发上回忆年少峥嵘岁月,跟我说上那么几句,例如“你爸我可是……”

我确信父亲朋友黄少天可能会有这个兴致,但是父亲绝对没有。很多人以为的艰辛和困苦,在他眼里或许不值一提,他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旅人,一路上只想着攀登高峰,也明白想要登上更好山峰,只有先从山巅下来的道理,在这一点上他比很多人都看得透彻,他不同凡响的生活经历和处事方式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他是什么研究机构的院士,而不是一个中学就跑出家门的叛逆青春期男生。

我的父亲他叫叶修,是一个荣耀网游的丰碑式人物,在他的年代里,他可是呼风唤雨的荣耀教科书,曾经作为领队带领国家队夺得第一次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在此之前他还领着一个草台班子创造奇迹,我只是看着百度百科上那些图片和文字就可以想象他当时荣光加身的帅气。

网游荣耀在父亲去世前三年就闭服离开众人的视线,它算是开服时间最长的网游了,父亲在世的时候还会上线玩玩,从一个村落走到一个城镇,看着他倾注小半生的另一个世界,眼里都是依恋和爱。

母亲曾经娇嗔的责怪父亲最爱的其实是荣耀女神,父亲只是握着鼠标笑,母亲明白荣耀对他的意义非凡,她从不为此介意。准确来说,母亲其实是他的脑残粉,最后父亲抱得美人归也有很大功劳是拜它所赐,可以说荣耀就是父母之间的媒人。

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总是会在我不经意间冒出来,我很享受被它们吞没识海的感觉,记得父亲刚走的时候我最怕这种状况,当时我觉得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他的影子,落地窗那里他会在低着头玩那些植物的叶子,电脑桌前面他会移动鼠标撑着脸看着角色逛来逛去。当时整个心里满满的都是他,丈夫经常会说我魂不守舍,然后叹气。

这一年发生太多事情,几乎可以涵盖我的大半生。


第一次探索是清理遗物的时候。

在我们家乡,人死后要把衣物和一些棉絮用品,烧在坟墓前的,现在对环境不好,就只是清理一下,母亲是无心做这些事情的,我只能自告奋勇冲进书房。

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你打理一个死去亲人的东西很简单就可以想起他的一点一滴,这些凑成一个人最真实的样子,汇入死亡的潮流全部不见。

想想我就止不住泪流满面。

我打开一个干干净净的布包,父亲把它们放在桌上最显眼的地方,里面是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帐号卡,足有几十张之多,这都是父亲用过的,所有职业应有尽有,我以前就随便抽出几张玩玩,记得那张职业是神枪手,名字叫是是非非。

父亲看到了还愣了一会,满脸感慨却一言不发。

把目光往书柜移动,可以看见各式各样联盟的手办,奖品,还有擦拭得发亮的冠军戒指,不多不少六枚,兴欣在父亲离开后好几个年头里又夺了两次冠军,联盟特意为他打造了戒指,父亲最喜爱的就是这两枚,母亲也喜欢得不得了。

父亲也留下不少文字,大多数都是些战术分析之类,还有一些我更感兴趣的生活记录他一般放得都不怎么用心,得满世界翻箱倒柜地找。

在世邀赛期间的一个文件袋里,我看到一张白纸,上面写的内容让我有点哭笑不得。

小周,在吗?

这真是父亲特有的恶趣味,这看上去是一张小纸条,就像童稚时期我们在同桌前后传递的密报一样。

我继续往下看。

接下来好几句都是抱怨最近天气热得要命,不能熬夜打游戏很无聊失眠,提到失眠这个叫小周的人还给了不少建议,这应该是个特别关心同僚的好人。

这场会议没什么用又要开,太烦人。

……

父亲这句话的确不怎么好回答,但是这个人的回答有点小幽默,我看着不由自主的想要去了解他,这事儿非常简单,当时国家队里只有一个人姓周,他就是周泽楷。

起初我看到两个人的谈话还觉得这只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但是看到那句加粗加大的把烟拿来我就开始感到不对劲,这四个字里有一些晦暗不清的东西在流动,这也许不会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交流。

我问丈夫的时候,没有提及我的父亲,他只是说男人之间再怎么兄弟也不会管这么多,并且表示这个人有点像我,在我再三强调这是两个男人的谈话之后,他试探着问了一句“这不会是弯的吧。”

我吓了一跳,说他太武断。

他也说是。

不过怎样我对这件事就有了目标,周泽楷这个人在百度百科里已经被我摸了个透,也是一个传奇人物,看照片还是个帅哥,站在哪里哪里就是一道风景,职业神枪手,帐号卡一枪穿云。

我认为这事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也没告诉母亲,只是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溜去书房找点东西,父亲不擅长清理,他也不会特意把旧物丢掉,于是我看到角落里甚至还有用了大半包的安神茶叶,现在肯定是不能看的,我是从标签上辨认的,里面还有一张泛黄的纸条,写的是好好休息。

我摊开纸条和那张会议上的密信好好对比,加上自己一些揣测,确信这就是那个周泽楷给父亲的。

特别关注?

我继续在塞得满满的书柜里找东西,有时候是一片夹在书里的落叶,书页有一段文字下画着线:

我始终相信,一切高贵的情感都羞于表白,一切深刻的体验都拙于言辞。

那种签字笔的粗细,画的线还比较直,旁边标识着一个周字,直直划进我的心里,留下浅浅的沟壑。我心里咯吱一声,好像是滑坡上一颗石子被撞击滚下,又好像抱在手上的石头突然砸到脚上一样。整个人都呆在了桌前,半天回不了神。

哪个人不会有初恋,又有多少人能和初恋共白头,这种撞见父亲年轻时风流韵事的时候不见得就是悲剧,只是对象的特殊让我不由得多想,父母恩爱合拍有目共睹,逢场作戏几十年也未免太难,事情的另外一个男主角是否还是终身未娶?父亲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然后我就看到一张红得像火的喜帖,艳的灼人,新郎那里正巧就是周泽楷的名字,一笔一划清晰简单,直接把答案摊开在我面前。

落款日期是父亲结婚后一年半的样子,我不由自主开始脑补被抛弃的另一半另觅新欢以求报复之类狗血的故事,又意识到这是对他人的极大不尊敬,急忙刹住思维。在这故事里,先结婚和后结婚就像是谁更长情的竞赛,这个念头其实是很愚蠢的。我又想知道父亲到底去了这场婚礼没有,去了又做了什么。

我都不知道,知道这些的只有父亲的朋友和母亲,我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去问问父亲还在世的朋友,最好找的莫过于和父亲来往密切的黄老,不过最近他也身体欠安,我还是费了几番功夫找到另外一个人——韩文清。

当年霸图队长,如今老去还是严肃得跟军人一样,很符合硬汉这个称呼,我心里感叹着岁月不饶人,又委实佩服这种气度。

说明来意后我一直注意捕捉他的面部表情,很遗憾我没有感觉到任何迹象证明他是这段感情的知情人,他说周泽楷的婚礼非常正常,完全没有我想像里什么抢亲斗殴的无聊镜头,郎才女貌的一对,跟我老爸老妈一样让人羡慕。

提到我父亲的死他的表情还是有所动容,他们是纠缠多年的老对手,只是比命长这件事上我父亲算是输的一塌糊涂,这种事情不提也罢。

最后我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多挽留,跨了好几十岁的两代人说话总是不怎么自在,我下楼时突然听到他无意间感叹一句“这些孩子真的都没玩网游”,意识到他的意思之后我突然就眼眶一湿。

他大概也察觉到了我情绪的变化,又说了句“开心就好”,我再回头看时只剩下一个背影。

这个当时放弃世邀赛只为霸图的男人,用我来自百科的了解就知道,他这一辈子都过的一如既往、坦坦荡荡的。


可是我父亲的疑惑还是没有解开。

我不死心的继续在他的位置翻找,我努力说服自己父亲对母亲的爱是真真实实的,可是还是有些疑虑,尽管这都没什么意义,周老在半年前也已经西去了,故事的另外一个直接参与者都走了,哪还有什么解密方法。

我试着登父亲的QQ,这是个退役后的新号。很遗憾他的密码居然是有密保问题的,我也不知道当时他到底回答了什么鬼,我试来试去都答不出来。

两个问题——

您和爱人第一次见面在哪?

您的宠物叫什么?

第一个问题就足以让我绞尽脑汁,这个爱人到底是谁就让我有点崩溃,我试探着输入H市,错误。

看到这里我就开始埋怨父亲,怀疑他的爱人没准真是我想的那个人,我输入S市,甚至苏黎士都没有对。

萧山体育馆?静安区青少年活动中心?

过了好一会这个问题我都没有答对,眼看着机会不多。另外一双手敲着键盘输入一个公寓的名字,我抬起头看着那个人,我的母亲。

她看着我笑:“我知道你在纠结什么,几十年前这个问题我就纠结过了。”

她指着这个公寓名字:“这是我和他第一次正式见面的地方。”

母亲不是一个很喜欢讲故事的角色,她总是简明扼要地提出重点,然后让你自己去挖掘,她说我看过的东西她很多年前都看过,她比我还要急,她直接去质问了父亲。

连离婚的结局都想好的母亲,听到父亲的回答选择了相信。

父亲把那一段称为不够成熟的爱情,他没有祈求原谅,实际上这根本不能算是他的错误,他表示他是真的爱母亲,周泽楷算是初恋,然而已经过去了。

我问母亲当时父亲是怎么解释两个人的分别,母亲的回答简单粗暴:

不是爱错了,就是错过了。

当时勃然大怒却又委屈的母亲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里斗争,又是在怎样的语言下选择了坚定不移的信任,父亲的一生从来没说过假话,他说冠军,那就是冠军,他说爱你,那就是爱你。

他这次也的确没有说谎。

我再一次翻看那些颜色五花八门,穿越好几年的帐号卡时,突然就有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念头:我想知道它们的名字,或者登陆上去看一看。

登陆这件事被工作人员明确的拒绝,查看帐号名这件事还是得到了答复,我的丈夫在商界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出面帮我完成了这一请求。

几个星期下来,我接到了他们的通知,于是去公司领了一张类似于报告单的文件。

名字取得还是挺搞笑的,什么中二类型的神说要有光,什么自恋狂的无敌最俊朗,有几张帐号卡特意捆绑在一起,都是些低级小号。

第一张名字叫周 而复始。

第二张名字叫我 是个传说。

第三张名字叫叶 里飞刀。

第四张就是我用过的是 是非非。

我念了几次。

周,我也是。

原来父亲也是会浪漫的人,虽然方法拙劣得可以,简直让我笑出来。

也许很多年前,几个小号和几台电脑,在世界上吼着有的没的,只为了给另外一个人一个答复,或者一场温暖的表白。


想见见他的子女这个念头不是一两天了,我最近终于付诸实践,约一个恰当的时间,在一家午后时光的咖啡馆,用母亲提供的电话轻轻松松就约了出来。

他有一个儿子,这是我唯一知道的。

坐在我面前的是个风姿斐然的大帅哥,穿着一件米白色风衣,发型整整齐齐的,看上去是个上流社会的商界人士。

他知道我的身世后就笑了,说他刚好也想见见我。

我们就都明白彼此了,这一幕有点搞笑,又有点奇怪。

最让我觉得碰巧的是,我们都带上了自己家庭的全家福,两张照片里明明都是不同的人,偏偏笑得一样高兴,我们想告诉对方的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周大帅哥说他不是什么心细的人,是父母主动告诉他的,他就想见见我,他说自己的父亲不善言辞,但是母亲和他合拍,两个人生活得相当美满,前几年母亲走了,后来父亲也去了,两个人生前去过很多地方……

我打断他,问他去过哪里。

他有些莫名其妙,还是耐心地回答说去过长白山,去过大沙漠,还去过西藏……

他见我半天不语,掏出手机调出相册,上面是周的笔迹:

如果日后我们在一起,有些地方想去……

后面是两个人的字,好像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看着就让我想到那个虚胖脸嘲讽的前辈是怎么煞有介事的和后辈讨论这些以后的。

最后是一句父亲的话 :

如果没有在一起,就和爱人一起去。

最后,我想父亲和周一定恩爱非凡,只是万水千山,他们最后还是陪另外一个人走的。

他们各自踏上不同的路程,曾经深爱,但是他们更爱现在的路,也更适合现在的人。

End

写在后面:

当时想着什么我写下这篇文呢……只是突然觉得,周叶这对西皮好像和我在一个世界里,他们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都是存在的。

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2)
热度(33)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