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周叶】英雄,恋爱吗? 上

班主任周×学渣叶

 

 

班级里没有多少人知道,总是坐在倒数第几排的万年倒数学渣叶修,其实曾经是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网游大神叶秋,更没有人知道他深不可测的家境。

  
  

当然也没有那么夸张,他只是一个比较有钱有权的家庭出生的网瘾少年,曾经被母上大人五花大绑搞去心理测量,不仅没有解开网络游戏痴迷这一问题,还被怀疑有着出柜风险,谁知道那个奇怪的医生能玩出这么多花样来。

  
  

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知道叶修其实还有一个秘密,尽管他脸皮厚度已经达到一定境界,但还是没有勇气对那个人说一句我爱你。

  
  

原因简单得让人咂舌,因为那个人是个男人,而且好巧不巧的是他班主任。

  
  

网游荣耀可谓家喻户晓,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的人随处可见,号称圈中邪教。高手一叶之秋一枪穿云和夜雨声烦等人简直就是偶像型角色,一群网游大神在游戏初期关系就不错,其中轮回阁的一枪穿云和嘉世府的一叶之秋简直就是出入成双,所到之处野图,隐藏boss就已经是两人所有的夫妻(并不)财产。

  
  

大概在首杀记录等在世界频道滚动不到五分钟之后,沐雨橙风就会放出竞技场门牌号,欢迎各种玩家前去观光,看看平时仙气四溢的神人是怎么为了蓝白晶骷髅剑鞘等东西杀的不可开交。

  
  

枪叶党的妹子一看到就要哭死在厕所里,材料这种绿茶婊。心机深沉非要逼别人相杀相爱,简直惨绝人寰。

  
  

两个人聊天喜欢聊天,只是一叶之秋、一枪穿云都偏爱高冷地打字,只能说高手任性,无人能挡。

  
  

现在,一边批改着作业一边忍不住打开荣耀的周泽楷数学老师加班主任,有点沮丧的登上一枪穿云的大号,屏蔽刷满消息区域的工会问候,不出意料地看到一叶之秋的头像还是灰色的,心情沮丧得呆毛都奄了,钢笔还在无意识的画着勾。

  
  

又没上线,连续一周加四天没有上线了,嘉世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是满世界频道找着会长。

  
  

荣耀著名玩家一枪穿云,神枪手职业,双枪玩得百发百中,枪体术练得英俊潇洒的无解的枪王,遇上了一个万万没想到的难题——暗恋的人突然总不上网,怎么办?

  
  

对没错,枪王对面前发光的屏幕对面一个完全不知道颜值年龄成迷的一叶,产生的某种荷尔蒙分泌增多友达之上恋人已满的感情,没谈过恋爱的人就是让人着急,意识到这个问题他用了半年,接受这个问题又用了一个月。

  
  

然后一叶就不再上线了,不管野图刷新还是副本记录被破,那一片叶子始终都是灰白的,周泽楷都快忍不住怀疑这是不是上天在劝他放弃。

  
  

改作业改的寂寞如雪的周泽楷上了线,响应工会号召去打了几个本,然后找了个花时间的日常任务耗时间,一叶之秋的头像就在这时亮了起来,他手一顿,心一横就想着今天要不表个白。

  
  

开个小号还是谎称真心话大冒险?

  
  

周泽楷在内心鄙视了自己的没信心,然后以巴雷特狙击的果断点开了窗口,犹豫片刻发出了一句在吗。

  
  

不一会就有了回复,周泽楷看到那几行小字的时候心都凉了。

  
  

——不是本人,他有事。

  
  

男的女的不是重点,年龄大小不是问题,重点在于能够把自己的号给别人登的那个别人究竟占了别人内心多大位置啊?女生就是女友,男生就是基友什么的不会真的实现了吧?!

  
  

好不容易看中的一颗白菜还没下手就被人挖了怎么办?在线等。

  
  

周泽楷敲了个没事,就陷入了突然失恋的恐慌中,恋爱的人都是傻瓜。

  
  

叶修快要崩溃了。

  
  

他已经快两周没有上荣耀,他的手掌迫不及待地想去拥抱鼠标,手指想去亲吻键盘,前提是他把期中考试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干掉。

  
  

可以用战矛戳死吗,他用一叶拿着却邪的姿势握着笔,在画的乱七八糟的草稿纸上继续涂鸦,函数和受力分析重重叠叠,他头疼的要命。

  
  

叶父下令,不考进前两百就没收电脑。

  
  

叶秋表示大快人心,次日就被锁在了厕所里只能爬窗户,叶修晃着钥匙笑得灿烂。

  
  

高三了啊,叶修看着窗外斑驳的树影发愣,怎么过了一年他的暗恋还是这个样子呢?

  
  

叶修家在城市郊区房产好几套,主要住的还是上林苑的那座小别墅,因为只有这座房子离家比较近,他家是不会出现父母开车送子女上学这么温情脉脉的场面的。叶父就希望两人一天跑个三四公里上学,路上艰险得跟长征似的。

  
  

即使冬天赖床也敢一盆水泼醒,军队出身的叶父总是虎着脸,每次看到叶修的成绩单时脸色已经是暴雨倾城。

  
  

没有小说中那么牛,在网游里叱咤风云的叶修大神,搁学校里就是个成绩垫底的学渣,踩着分数线又找关系塞进了重点班,成绩还是在年级三百名外徘徊。

  
  

学渣唯一拿的出手的成绩是数学,毕竟喜欢的人教的科目,肯定必须认真听才行。

  
  

所以说恋爱里的的人也不都是傻瓜。

  
  

叶修是在高二的寒假遇到周泽楷的,当时年关将至,整个城市都洋溢着过年的喜庆,日渐变冷的天气也阻拦不了网瘾少年的热情。

  
  

揣着暖水袋,坐在空调房里的叶修如是说。

  
  

然后叶父就把他拎出家门派了把扫把,命令他扫雪为人民作出一份贡献。

  
  

叶修戴着手套手指还是冷冰冰的,抓着扫帚本来童心大发想玩玩,雪一抛就飞起一米高,刚好甩到了从角落靠过来的一个帅哥身上,深灰色的风衣马上开了几朵白花。

  
  

两个人相顾无言,周泽楷是天性使然的话,那么叶修无疑就是被这人惊艳了一把,年轻人发型利落,脸型帅气,双眼深邃,准男神一枚,放在软绵绵的雪景中硬是变成了点睛之笔。

  
  

叶修抓着扫帚柄,很多年后他还是会遗憾当时的见面不够美好,也许诗情画意也许更加符合当时的意境。

  
  

其实只要人是遇到了,怎样都是没有关系的。


  
  

叶修很久以后想起这件事,在意的不是墙角那棵伸出高墙的红梅,也不是周泽楷的表情,而是万幸自己没有一时脑热作出骑扫把的不雅动作……

  
  

喜欢的人面前这个脸丢不起。

  
  

说起来叶修第一次看到周泽楷,内心其实完全是被颜好两个字刷屏的。当年冬天本来就冷,雪初霁时地上还没有多少人的脚印,一大早上天空灰蒙蒙的,一个俊美的男子突然在墙角闪现,手上还抓着豆浆油条等食品。

  
  

叶修看着来人身上的水渍下意识地把扫帚往地上一扔,好像小孩子撒气样,觉得不对又弯腰捡了起来,脱口而出了一句对不起,附带一个捡东西的深鞠躬。

  
  

真是有够傻的,叶修拿着扫帚柄自我嘲讽,只看着年轻人把被寒风吹到身前的围巾拨了拨,摇摇头然后笑了笑。

  
  

美色误人这话果然不错,他一笑整个冬天好像都升温不少。叶修当时没有这么多矫情的念头,只是日后动心时倒带重放,心里才喜滋滋的被这些细节填满了。

  
  

美人一笑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个不经意的笑成了叶修想要了解一个人的契机,当他充分了解这个人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喜欢他,还想和他过一辈子。

  
  

结结实实完完全全的一辈子。

  
  

周泽楷提着早餐还是站在原地,叶修抓着扫帚柄纳闷这人还想要些什么,只能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帅哥点点头又摇摇头,有话说几个字写在脸上却半天说不出话来,诡异的沉默一会之后,他才开口请求道:“借手机一下可以吗?”

  
  

“没有手机,怎么呢?”叶修摆正扫帚开始扫雪,因为他可以猜到自己的父亲估计在阳台上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没带钥匙。”周泽楷指着不远处的一栋居民楼面色懊悔。

  
  

叶修顺着看过去,面色如常的记下了帅哥的大概住址,会很热情地建议他到自己家里坐坐,同时可以名正言顺地逃离扫雪。

  
  

感觉自己手中的豆浆热量渐渐散尽的周泽楷犹豫不决,叶修已经冲上前拽住他的袖口,说着自己会把衣服烘干坐坐没什么关系的欢迎词,他就干脆跟着这个矮他半个头的人往另一侧街道走。

  
  

叶修抓着身后人的袖口往前走,身后的人也配合,脚下的积雪柔软厚实,留下四条弯弯曲曲的脚印。

  
  

“你要找个锁匠吗?”叶修换下靴子,自家不苟言笑的父亲估计已经去上班,他甩下扫帚激动得要飞起来。

  
  

周泽楷看着叶修脚上那双毛茸茸的兔子拖鞋,兔子吧唧吧唧的响,叶修低下头无奈的解释道:“妈妈比较喜欢这种风格。”

  
  

周泽楷瞟了一眼鞋架上的另一双拖鞋,也是毛茸茸的兔子形状,叶修耸耸肩:“我还有个弟弟。”

  
  

他站在玄关处吼了几声“叶秋”,没人应声,他一边往饮水机跑一边解释,“大概是出去了,他总往外跑。”

  
  

叶修家里装修简单朴素,却很有讲究,即使是茶几上的茶具也看得出价值不菲,周泽楷环视一周有点局促,叶修端来一杯茶疑惑:“怎么不进来?”

  
  

“鞋……”周泽楷只吐出一个字,叶修马上会意,把茶水递给他就弯下腰找拖鞋,然后蹦蹦跳跳地跑去换衣服。

  
  

叶修换了件套头衫跑出来,看到周泽楷还是站在门口,伸手指向埋在茶具中的座机,“电话就在那,去用吧。”

  
  

他道了谢走上前,眼睛却在看沙发上的叶修,叶修抱着个抱枕托腮笑嘻嘻的看着他,目光尺子一样让他不怎么自在。

  
  

过了一会叶修不知道从哪里捣鼓出一个计算器,周泽楷打着电话就看见他时不时看一眼自己,时不时按着计算器,像是在严谨地做什么数学题。

  
  

然而叶修此时心里感叹的,的确是正经的数学知识:果然人的帅是符合黄金比例的……

  
  

Tbc

  

评论
热度(58)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