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喻叶]沸水煮青蛙 壹

【1】

这个城市有太多街道了,从第一到第十,极其单调的起名风格让人审美疲劳。

然而这里没有第五大街,至少普通人眼里是这样的,顺着中央广场一条条的数下去,应该竖着第五大街牌子的地方只有一条黑洞洞的小巷,完全没有本该有的繁华大街的派头。

走进小巷,在倒数第二块地砖那里闭上眼睛,默数五个数,慢慢念出我们的口诀——

五彩斑斓的纸鹤像鸽子一样扑棱棱飞过,形形色色的房屋鳞次栉比,一轮月亮和一轮太阳同时待在天上,银色的月亮叫缪尔,金色的太阳名喀斯特。

欢迎欢迎,你已经来到了第无大街,世界的,无街区。

天黑了,夜晚的朋友在黑暗里睁开了眼睛,他们手中的尖刃璀璨如光。

叶修作为吸血鬼的一员,坚持着昼伏夜出的好习惯。缪尔之月美轮美奂,慢慢点亮他的眼睛,他的风衣,和身后无数的追击者。

他猛地收起千机伞,身形隐成一只蝙蝠,撞进一扇开了大半的窗户,进去之后又砰的变出人形,完美撞到躺在床上的人,一下子就被抱了个满怀。

床上的人好像早就料到,掀起被子就把他抓住了,两个人鼻子碰鼻子,都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彼此的眼睛,两双眼睛里都是愉悦的笑意。

那人捂住叶修的嘴,翻身压在他的身上,凑到他耳朵边低声道:“你的气息太浓,他们会找到的。”

叶修眨眨眼睛,嘴角弯了弯,“那你说怎么办呢,文州?”

喻文州试探地碰了碰身边人的嘴唇,然后吻了上去,他没有什么接吻的经验,只是小心翼翼的吮吸着叶修的嘴唇,吻得细致而耐心。

叶修的嘴唇并没有仔细打理过,吻着可以感觉到唇瓣上干裂的死皮,喻文州不急不缓地一点点润湿,一点点熨平,从上唇过渡到下唇,最后侵占所有的领土。

做这一切的时候他始终盯着叶修的眼睛,他不喜欢强迫别人,一旦叶修皱眉,或者作出任何抗拒的神情,他会立刻放手。

走进一个人的内心,拥有一个人占有一个人的内心需要很长的时间,只要对手是叶修,喻文州愿意死磕到底。

叶修没有什么多余的神情,看上去他一直作出一幅无所谓的懒散模样,然而从耳后到脖颈,已经烧成一团火。喻文州的神情他看在眼里,烫在心里,把他的整颗心脏都点燃了。

这种无声对垒他当然不会示弱,急着找回主动权的他咬了口与他缠绵的嘴唇,往后缩出一段距离,“我听到他们走了。”

喻文州被子一样盖在他的身上,他们两个腿缠着腿,额头抵着额头,把彼此的神色都能看得分明。喻文州笑了笑翻身下来,躺在他的身边。

蓝雨的钱多床大,喻文州平日里觉得不错,今天却想拿刀直接砍个一半下来。他和叶修背靠背闭上眼睛,关于嘉世,他和他站在不同立场,他一句话都不该问。

叶修翻了个身看着喻文州的后背,蓝雨顶尖赏金猎人虽然不擅长体术,身体素质还是在常人之上的,后背的线条流畅结实,充满力量和爆发性,难怪刚刚被压时推都推不动。

“前辈一直看着的话,我会失眠的。”

“行行,不看。”叶修脸朝上合了眼,在嘉世的几天他都睡得不舒坦,现在跟喻文州同床共枕,反而一夜好梦。

叶修醒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清醒多时了,翻着羊皮卷轴,为了防止打扰叶修,他只是点了盏昏黄的的魔火,一半的脸庞沐浴着微弱的光芒,勾勒出的线条摇摇晃晃,像是某些神秘的咒语。

“嘉世发布通缉令,”喻文州把卷轴放到床头柜上,“悬赏两百万金币,杀死背叛者叶秋。”

“啧啧,我工资都没有这么多过。”叶修扯开被子,坐在床边闲聊,“刘皓应该更想亲手杀了我,文州你怕不怕他马上杀过来?”

“我不喜欢他。”

喻文州很少极端直接表达对一个人的讨厌或者喜欢,他不喜欢刘皓,一部分因为其人的品行不讨人喜欢,一部分是因为叶修。

说说无妨,叶修也就抛在耳边,下了床去拉窗帘,作为新世纪吸血鬼他已经不再害怕阳光,只是习惯性地选择夜晚活动。

“你不进食吗?”喻文州突然问。

叶修一震,回过头看着床上的人,“吃点血剂就够了。”

“对身体不好吧,”喻文州状似无意地拉拉衣襟,露出锁骨,索克萨尔的黑色纹身也在那里。

“我不会标记你的,”叶修拉开视野,“你别对那件事想太多,是我的错。”

他丢下这句话就有点狼狈地跑开,走过门槛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喻文州看着他的动作,眼里翻滚着情绪的乌云,最后一切放晴,变成了然的笑意。

喻文州用温水炖了这只青蛙四年之久,现在终于打算加柴加火,沸水煮青蛙。


评论(4)
热度(31)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