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填坑。

  金鱼草  

【叶修+叶粉】叶修的饭头的赞歌

为老叶疯狂尖叫!!!

我也要写生贺啊爱他一辈子!!!

我超帅。:

For知名不具的某位妹妹


感谢这位妹妹的友情出镜XD






“你好。”叶修说。


“你好。”粉头说。


他们正在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周围是白茫茫的一片,在叶修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这个地方又变成了上林苑里的训练室。


“它好像还挺智能。”叶修忍不住赞叹道。


粉头说:“是呀。”


叶修沉吟了一下,“听说你是我的粉丝。”


粉头说:“是这样。”她的语气突然变得兴高采烈起来,眼睛闪闪发亮,“我已经粉了你六年了。”


“哟!”叶修惊叹道,“那可真是不短。”


粉头说:“那是当然。“


 


“一开始,是有个朋友带我入坑的。“粉头陷入了回忆,”那时候我是自己玩荣耀,根本不知道还有职业比赛呢!她邀我一起去看比赛,她说她粉你。我问她,哪个是你本命啊?她跟我说,赢到最后的那个就是你。“


叶修笑了。


粉头诚恳地说:“你打得真好。“


叶修说:“谢谢。“


沉默了一会,粉头说:“后来她出坑了。“


“出坑?”


“出坑,就是不粉了。”粉头解释道。


叶修笑了起来:“人的爱好总是会变的。“


“你看,明明说着一生推,转头就忘了。 “粉头说,”我记得那个时候好像是第四赛季,你慢慢赢得少了。“


“我看到网上有人嘲讽你说你打法过气了。她一开始很生气地跟他们掐,说事实会打他们的脸。她说你会赢回来的。”粉头说,叹了口气,有些惆怅,“可是她还没等到那一天,就不粉啦。”


叶修说,“是吗?”他想了一下:“大概是我让她等得太久了。”


“有些时候我们确实会觉得很困难。我也可以理解她。”粉头认真地说:“但是我还一直相信你会赢回来。”


她思考了一下,补充道:“我们都是这么相信的。“


 


“最困难的时候……”粉头想了想,“有两段时间。”


叶修说:“是什么?”


粉头回忆起来:“第一段时间是嘉世的成绩跳崖式下滑的时候,大家都要疯了。有些粉受不了脱了,有些疯狂甩锅说都是队友的错,还有些自称理中客地说你都25岁了,也没啥好不满足的了……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那时候我们群里每天都在吵架。”


“哇,“叶修说:“那可真不容易。”


粉头说:“这也没办法,我们群里一半兼着嘉世粉呢。“她提到嘉世的时候,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她沉默了一会。


“后来实在掐得受不了,就干脆把群解散了。“


叶修安静地等了一会儿,粉头慢慢地叹一口气,似乎有些怅然。


“后来我看到以前群里认识的人的账号在论坛上黑你,拿着以前群里我整理的资料当论据。“她说,”我都要气死了,冲上去跟他理论,我说,XX你要不要脸?“


“但他一看我的号,就不说话了。“


 


“千人群解散之后我们又建了个小群。”粉头说。“我当时怕掐,这次只加了你的唯粉进来。“


“唯粉,就是不粉战队吧?“叶修猜测道。


粉头点了点头,“对。“她看着自己本命的目光特别慈蔼,觉得他至少与世隔绝了五十年。


她又接着说。


 “后来这个群也没坚持多久。你就退役了。“粉头说,”然后你用叶修复出和嘉世对上了,这就是第二段艰难期了,那时候我们群一个月没有说话。“


这大概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


粉头沉闷地说:“一个月后,为了媒体说你人品有问题的事,我们群死灰复燃大掐了一次。“


“嗯。“


“然后又解散了。”


“我觉得,”叶修沉吟了一下,建议道,“要不你们还是别建群了。”


 


“你说得对,当时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粉头再次叹了口气,“我看着小群的解散对话框,心里不爽死了。后来我出去大吃大喝了一天,回来之后心情稍微好一点了,但是放弃建群了。“


“那时候心累,断了一段时间的社交网络,每天只跟圈外基友交流,微博也不刷QQ也屏蔽,整个一与世隔绝的状态。直到后来有一天突然有人来微信敲我,那是我现实里的一个老朋友,知道我喜欢你。”


“她说,xx,兴欣挑战赛你看不看?“


“我说兴欣是什么?”


“她说就是你在的那个网吧。“


粉头顿了顿,“我说什么玩意,滚,鬼才去看。”


“然后呢?”叶修忍不住笑了。


“然后我去看了。”


 


 “我玩得晚,那次还是第一次看到散人。说实话我技术也不好,你换了个职业我就看不出什么个人风格。当时我第一反应是这搭配怎么那么丑啊,还是一叶之秋好看。”


“……但是你又赢了。“


“你赢一次,然后又赢了一次……”粉头低声说,“后来你一路赢下来,跟嘉世进了决赛。消息出来的时候我都傻了,我心想真的到了这一天了,怎么办?比赛前我又去上网搜你的信息。”


叶修猜的出当时网络上是什么评价。


“我操,全是黑你的,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她又沉默了好一会儿。“第八赛季末都没这么惨。”她咬着牙,又重复了一遍。“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我又去看微博,好友圈有的不说话,说话得哭得要死了。我一个朋友吐槽说声音都不敢出,什么都不说都会被人找上门在评论里指着名字骂。”


叶修看着她,等着她再次开口。


“我当时想,我做错了什么吗?”粉头说,语气有点激动,“你又做错了什么吗?”


叶修说:“你觉得呢?”


“我觉得去他妈的,”粉头说,“我立刻发了条微博,叶修必胜。”


叶修忍不住笑了起来。


“嗯。然后,你赢啦。”粉头笑着说。


 


“你知道毒唯吗?”粉头忽然问。


“什么?“


粉头说:“毒唯。“


叶修有点茫然。


“在咱们圈说的就是那些讨厌战队和队友的单推。“粉头慈爱地向自己爱抖露科普。


“哦。”叶修诧异极了:“这可挺不容易吧。“要他来说,爱战队爱队友仿佛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有一个朋友,“粉头目光犀利地说,”在全网黑你说人品有问题的时候脱坑的,后来她回坑,变成了一个毒唯。”


叶修说:“为什么?”


粉头说:“因为电竞杂志曝出来你退役之后,住在网吧的储物间。她要哭死了,说想穿越回去给你打钱。”


“那时候跟风黑的也都闭嘴惊艳了,我已经成了大粉,我们又建了几个大群。“


“你知道的,嘉世和兴欣都是网吧,我们群里都说如果有人穿越回十年前,一定要去杭州开网吧,赚钱了就给你写工资条,要多少写多少。”粉头严肃地说。


“哈哈哈。“叶修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们是说真的。”粉头说。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


她端详他半天,小心地说:“我发现,你好像一直都不在意这件事。“


叶修又笑了一下:“也没有吧。”


“是吗?“她犀利地说:“我觉得有。”


“比如呢?“叶修真诚地问。


“比如后来嘉世挂牌的时候,你还在记者发布会上给嘉世说好话,他们都那么对你了。“她看起来耿耿于怀,“你就算是拿块砖头去砸嘉世都弥补不了叶粉的心灵创伤。”


“嘉世……”


叶修短暂不语。


粉头张了张嘴,犹豫地看着他。


他想说,这只战队带给了他很多东西。


他想说,如果一个人给一棵玫瑰浇灌了自己所有的心血,当这个人不得不离开,回头的时候,他怎么会希望看到这棵玫瑰已经枯死?


他始终比任何人都希望那棵玫瑰永远璀璨瑰丽。


“比起那个,后来我获得了我最想要的东西。“叶修轻咳了一声,“比如说,冠军?”


 


“哦!冠军!”粉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高兴了起来。


“嗯。冠军。”


粉头的眼睛明亮起来,“你知道吗?我去看了你的总决赛!”


叶修说:“哦?感觉怎么样?”


“你赢了!”她高兴地快要跳起来,“你赢了!“


叶修说:“这一点我正好知道。“


“你赢了!“她又重复了一次。


她显然有点激动,平静了一会,才笑起来说:“你打得真好。你知道吗?“


“我知道。“叶修得意地点点头。


“那天,”粉头回忆起来,”我们群包了一排去看总决赛。我当时看到君莫笑进场的时候,想起了第一次我去看你比赛的时候……那时候整个赛场才几个人啊,我和带我入坑的基友两个人就占了一排。“


“你刚回联盟的时候,赛场上也没有几个叶粉。因为大家一年来都被吓怕了。”


她忍不住吐槽道:“现在可以看出,我们都是废物了。“


“然而那个时候,半个赛场都是在叫你名字的声音,我身边的所有人都是你的粉!”粉头快乐地说,“说句实话,我们互相也都没见过面,以后可能也不会见面了,但那又什么关系?”


“不管未来能爱多久,不过过去爱过多久,那一瞬间我们都爱着你!”她热烈地说。


 


“时间好像快要到了。”叶修忽然说。


他们两个人一起看着周围逐渐淡下去的环境。


“今天跟你聊天很有趣。”叶修说。“但是好像我们该再见了。“


粉头依依不舍地站了起来。


他们一同站了起来,抬头看着天光逐渐从外面泄了出来。


“我一直觉得非常幸运,“粉头忽然说,声音有些紧张,”有幸能够诞生在这个世界上,有幸能够遇到你。“


“我一直,一直都觉得非常有幸,能够成为叶粉。“


“谢谢。”叶修诧异地笑了起来:“但是有幸诞生在这个世界上有点夸张了吧?”


 


在消失前,我们的粉头认真地瞪大了眼睛说:“不。“


“也许就在我们不知道的哪个世界上,真的会有做梦都想和诞生在与你一个世界的叶粉呢!“


 


END


 


一个小番外:




粉头又说:“今天能离你这么近,我真的太高兴了。可惜我没有带我的大炮。“


“你的什么?”叶修礼貌地问。


粉头说:“我的单反。”


叶修说:“哦!”


他们都沉默了一下。


终于,粉头幽幽地叹了口气:“唉,粉你六年,依然只有做梦才能当个炮姐……“

转载自:我超帅。
评论(1)
热度(2133)
© 金鱼草 | Powered by LOFTER